政治觀察:香港暴力事件與中共派系鬥爭

◎ 隨著香港局勢惡化,可能觸發大陸的黑天鵝事件。


7月21日,一群黑社會成員在香港地鐵站無差別襲擊反送中遊行後回家的抗議者和記者。抗議者強烈批評警方「失蹤」,縱容凶徒。香港政府雖然也批評暴力襲擊事件,但在襲擊發生的幾個小時前,港府與北京一起指責抗議者在香港中聯辦外涂鴉和弄污國徽。

我們早些時候曾分析過,中共對香港看似「非理性」的行為是「黨的求生本能和派系鬥爭的產物」。在香港最近發生的暴力事件中,我們看到了這兩個因素的作用。

背景

7月21日和22日事件

1. 7月21日下午,數萬名香港人從銅鑼灣遊行到中環終審法院,抗議香港政府試圖通過送中條例。該法案若獲得通過,將令生活在香港的人,包括在香港轉機的人,都面臨被捕並被引渡到大陸的風險。7月21日的抗議遊行要求撤回該法案,取消港府對6月12日抗議活動的暴動定性,以及立即實行雙普選等。抗議遊行組織者估計有43萬人參加了遊行。

當天,來自香港及臨近國家的法輪功學員亦舉行遊行,他們從香港北角英皇道遊樂場出發,行至西環中聯辦,紀念法輪功和平反迫害20週年。

2. 7月21日晚,一些「反送中」抗議者前往中聯辦。抗議者在中聯辦大樓外牆噴漆塗鴉,向前門和國徽上投擲雞蛋和裝滿墨汁的氣球。隨後,在中國大陸社交媒體上,故意破壞的抗議照片廣泛傳播。

在破壞中聯辦後,抗議者移師香港中央的部分區域。香港警方使用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驅散抗議者。

3. 根據香港各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報導,香港時間7月21日晚上約9點,在香港西北部的元朗有一群身穿白色T恤的男子。目擊者稱,這些人在晚上9點30分左右開始在街上襲擊抗議者。大約晚上10點,穿著白色T恤的男子,其中部分沒有戴口罩遮臉,開始攻擊元朗地鐵站內外穿著黑衣的抗議者。這些人揮舞著木棍、籐條和其他武器毆打手無寸鐵的抗議者。至少有45人受傷,包括一名孕婦,一名記者和一名立法議員;其中一人危殆,另有五人受重傷。根據報導,香港警方接獲元朗襲擊通知約半小時後才出現在現場,雖然在前往地鐵站途中與白衣人士擦身而過,但並未將他們逮捕。

身著白色T恤的男子後來被公眾和一些媒體機構認定為黑社會成員。一些公眾人士亦發現,這些白衣人乘坐政府租用巴士前往元朗。根據法新社的報導,「一群身著白衣的男子後來被拍到乘坐粵港車牌的汽車離開現場。」在網上廣為流傳的一段視頻中,親北京的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Junius Ho)豎起大拇指,向白衣人鼓掌。何還與兩個白衣人握手。當一個白衣人告訴何是他的「偶像」時,何回答說,「你們所有人都是我的英雄。」

4. 7月21日,民主派24名立法會議員發表聯合聲明,譴責香港警方與黑社會「勾結」並「縱容」元朗襲擊事件。聲明說:「這種情況讓人們想知道特首林鄭月娥是否接到共產黨的指示,造成公眾分裂。」

根據香港電台的報導,同一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譴責攻擊中聯辦的行為是「挑戰國家主權,觸碰『一國兩制』底線,傷害民族感情」。她還批評了元朗的襲擊事件,但聲稱香港警方勾結暴力分子的指控「完全無根據」。

中國也譴責破壞行為。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表示,抗議者的行為挑戰了中央政府的「權威和尊嚴」,「嚴重傷害了包括700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感情。」其他處理香港事務的中國機關也發表聲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說:「部分激進示威者的有關行為已經觸碰了『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絕對不能容忍。」黨報《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支持特區政府採取的一切必要措施,確保中央駐港機構的安全,維護香港法制,懲治犯罪分子。」

相關信息和事件

1. 香港《蘋果日報》7月15日報導,6月16日香港200萬人遊行後,中南海派遣大量安全與統戰系統的人員到香港「調研」。隨後,習近平綜合了他的智囊與中共港澳系統的意見,發出了針對香港的簡短「最高指示」,可歸納為「不動用駐港部隊、不流血、加強全面控制」。

《南華早報》7月18日報導,負責香港事務的中國官員正在製定一項「綜合戰略」,以解決目前的政治危機。《南華早報》消息人士稱,「北京仍然相信這場危機最好留給香港政府處理,不應該直接介入。避免流血和保持香港『基本穩定』的原則並未改變。」此外,「儘管有相反的猜測,但他們堅決不考慮出動軍隊解決問題。消息人士稱,北京認為處境艱難的香港警察部隊是維持穩定的關鍵因素。」

2. 7月20日,香港「自媒體」評論員報導了一群「土生土長的香港政府政務主任」洩露的信息:
• 在一次高級別政府會議期間,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強烈表明,她不會「撤回」條例,也不會再次道歉。林鄭還表示,她不會成立獨立委員會來調查警方的行為,並指示各局長製造其他話題以「轉移注意力」。
• 林鄭表示,西環(暗指中聯辦)已經部署了大量「互聯網水軍」打輿論戰,還僱傭數百名當地暴徒施暴。此外,泛民內部潛伏的「內鬼」也會出動對泛民進行抹黑和內部分裂。
• 林鄭說,「有關當局」已安排數千名「身份不明的人」代替警察應付勇武派和年輕抗議者的衝擊。一位與會者表示反對,但是被否決。
• 林鄭說,各地區的「勢力」已動員起來干擾抗議遊行,毀掉香港各處的連儂牆,警方可以利用此作為不贊成遊行的藉口。

3.7月20日,親共《香港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在撐警集會中,煽動集會者用「籐條」和「塑料水管」毆打年輕抗議者,並稱這不算行暴,而是「教子」。

4. 香港多個意見領袖在自媒體上發表評論,非常擔心港府會對7月21日遊行進行設陷,算計示威者,加深香港的社會矛盾。他們都希望雙方冷靜,不然造成人員傷亡,就很難和解。

我們的分析

1. 根據上面引述的《蘋果日報》和《南華早報》報導,習近平希望「避免流血」,「保持穩定」,「加強對香港的控制」。這符合我們在早期分析中提到的中共求生本能的反應,但是中共求生本能和其政策的實施間存在矛盾。

中共官員在實施政策時總是「寧左勿右」。這是因為官員在以「左」的方式(壓制、暴力、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原則)執行政策時若犯了錯,最多只要自我檢討。但是,當官員以「右」的方式(溫和、妥協、改革思想)執行政策時犯了錯,會因「政治不正確」而受到處分。因此,監督香港事務的中共官員以粗暴的方式執行習近平的命令是很自然的,即使習無意使香港的緊張局勢升級。

2. 在分析闖入香港立法會事件時,我們表示「煽動是中國共產黨最喜歡的策略」,而且眾所周知,中共利用「代理人滲透團體,破壞團體及其事業,並引發與當局的暴力衝突,從而令中共有一個現成的理由來發動鎮壓。」

我們看到在7月21日元朗暴力事件中以及港府和中共機關的官方回應中有煽動的痕跡。此外,香港警方似乎正在製造一種「恐懼氣氛」,加深香港社會的分裂,這是我們之前就指出的問題。

3. 我們以前曾寫過,習江之間「你死我活」的派系鬥爭「在香港特別激烈」。中共長期滲透香港社會的各個層面,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對香港「地下黨」、錯綜複雜的情報網絡以及中聯辦影響最大的派系是江派。我們有理由懷疑香港7月21日暴力事件背後有複雜的中共派系因素。

川普政府最近的人權牌,包括關注中共鎮壓法輪功(由江澤民下令)和迫害新疆維族穆斯林,會刺激江派打香港牌。我們認為江派將升級派系鬥爭,以維護江澤民的政治遺產,阻止習近平利用美國對中國人權的關注清除江澤民及其派系。江派能夠給習近平帶來真正麻煩的途徑之一就是在香港。

黑社會成員所表現出的公然暴力和肆無忌憚(不遮面孔和無差別毆打)和林鄭月娥裝模作樣的譴責,將進一步撕裂香港社會,增強國際社會關注,讓習近平平息緊張局勢的工作變得不可能。最終,江派將促使習近平動用軍隊製造流血事件。在世界的聚焦下,習近平手沾鮮血,從而無法以反人類罪清除江澤民和江派官員,派系鬥爭朝著有利於江派的趨勢發展。

4. 雖然北戴河會議期已到,但官方信息顯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尚未聚集在北戴河。一個可能的原因是,中共高官忙於公務,可能會在稍後前往北戴河。今年可能不開北戴河會議的另一個原因是,習近平不希望中共高層和元老聚集一起「妄議中央」。

在之前的分析中,我們注意到,「中共現在很可能認為美國已經按下了人權『核』按鈕」。如果我們的分析是正確的,那麼不舉行北戴河會議可能會大大提升習江鬥的力度。習營不希望在北戴河舉行會議,以防止江派制定政變或其它措施「破壞和分裂黨」。與此同時,江派可能會擔心習近平當局正在準備拿下他們。

下一步

1. 香港民眾對港府縱容黑社會行惡非常憤怒,形容香港管治已回到六七十年代的黑白勾結。我們認為,香港緊張局勢將繼續加劇,香港人將越來越反對中共。

2. 香港政府可能實施拖延戰術,從經濟、名譽各方面施壓,拖垮示威者,逼「勇武派」離港躲避抓捕。一些來自「勇武派」的抗議者已經在台灣尋求庇護,更多人也可能效仿。

3. 隨著香港局勢惡化,可能觸發大陸的黑天鵝事件。習近平可能被迫進行「自上而下的革命」(通過結構性改革清除派系競爭和勢力)以防止「自下而上的革命」(香港全面向大陸輸出革命),威脅中共政權。

英文版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
Filter by
Post Page
政治 推薦文章 香港反送中 會員
Sort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