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的「正常化」

◎我們強烈懷疑,華盛頓可能發生了大多數人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更新:2020年1月9日 00:47

1月6日,數十萬川普支持者湧入華府,抗議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出現舞弊。川普總統向聚集在白宮外華盛頓紀念碑前的人群發表講話,隨後,抗議者前往國會大廈,繼續舉行「拯救美國」活動。當天,統計選舉人票的會議在國會大廈中進行。

午後早些時候,少數激進抗議者進入國會大廈。警方,激進分子向保安使用「化學刺激物」,強行闖入建築。據報道,衝擊國會大廈事件導致4人死亡。包括聯邦調查局在內的其他執法單位隨後趕到現場。聯邦執法部門官員表示,他們在現場找到兩個可疑裝置,已經確認裝置沒有危險。

華盛頓特區實行宵禁,後來宣佈延長到15天。華盛頓特區、弗吉尼亞州、馬里蘭州紐約的國民警衛隊被派往華盛頓;據新聞報導,陸軍部長萊恩·麥卡錫(Ryan McCarthy)和代理國防部長克裡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Miller)在副總統彭斯的批准下出動了華盛頓特區國民警衛隊。

事件導致認證民主黨人喬·拜登當選總統的會議程序中斷多個小時後才繼續。社交媒體刪除了川普總統的一些貼文,並暫停了總統的帳號(在撰寫本文時,Twitter宣佈封鎖總統帳號12小時;Facebook和Instagram宣佈封鎖24小時,甚至無限期)。

主流媒體、專家和政客帶頭呼籲通過彈劾或第25條修正案罷免川普。他們還呼籲對那些反對選舉團投票認證或堅持談論選舉舞弊的人進行懲罰。1月7日上午,川普總統在一份聲明中說:「儘管我完全不同意選舉結果,事實也證明了我的觀點,不過1月20日將進行有序過渡權力。」

主流媒體、專家和政客也將衝入國會大廈事件定性為川普煽動的「暴亂」,盡力將所有1月6日到場支持川普的民眾貼上「暴徒」標籤,儘管當時只有極少部分人是激進的。

根據視頻和在集會現場的「透視中國」員工的觀察,絕大多數在場的川普支持者是和平的。不過,我們的工作人員發現,有少數人使用擴音器煽動聚集在國會大廈外的人群衝進大廈,但幾乎沒人理會。大多數抗議者沒有被煽動起來使用暴力,而是保持和平,這一點並沒有被主流媒體或專家提到,他們反而關注激進分子,並指責川普。

觀察家們注意到,圍繞著國會大廈受衝擊事件,出現了一些奇特現象:

  • 主張無政府主義的共產主義組織安提法(Antifa)成員似乎混入衝進國會大廈的激進分子中(見這裡這裡這裡這裡)。
  • 國會大廈警察似乎移除障礙和打開門「允許」激進分子通過。
  • 「Tim Cast IRL」節目1月6日的嘉賓在社交媒體上關注了國會大廈的情況。他們指出,在暴力事件爆發前,人們「記錄著空蕩蕩的街道」,彷彿在「等待著什麼事情的發生」。

我們的員工目睹了事件的過程,並對隨後的新聞報道進行了分析,聯想到2019年7月香港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事件

  • 香港警察神秘地「撤離」現場,「允許」激進示威者進入立法會大樓。
  • 警務處長盧偉聰為撤防闢謠中說,警方撤防原因之一是立法會內部的電箱被人破壞,切斷大樓照明,還有人朝警方施放白色煙霧。
  • 闖入立法會事件發生在當天由55萬港人參加的「七一」大遊行之後。同樣,參與暴力活動的人只佔香港和平抗議者的一小部分,但他們的行為卻被用來抹黑整個反送中抗議運動。
  • 我們當時寫道:「香港7月1日的暴力事件明顯有中共策劃煽動的痕跡」。「中共是靠搞學生運動、暴力革命起家的,最擅長鬥爭,經驗豐富可以說無人可及。在中國大陸對付藏人、新疆少數民族的武力反抗,對付天安門和平請願的學生,對付有組織和行動力的退伍軍人,幾乎都可以發現中共使用特務手段策劃煽動暴力事件,然後醜化抗議者,逐個分化瓦解,一一打擊。」

同時,隨著國會大廈事件的展開,至少有另外三點加深了我們的懷疑:

  • 國會大廈受衝擊消息傳出後,美國股市幾乎沒有下跌,並在次日繼續攀升。相似地,去年中共通過港版《國家安全法》後,全球股市也出現上漲。
  • 1月6日,中共根據港版《國家安全法》,拘捕了50多名香港政治人物和泛民主派人士。
  • 2020年11月28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資深教授翟東昇在一個論壇上吹噓,中共在美國權勢核心圈有「老朋友」,幾十年來一直在利用他們的「權力和影響力」。翟東昇承認,中共無法「搞定」川普,「但現在拜登當選了。你們可以看到,傳統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非常密切。」

我們的分析

「透視中國」譴責參與1月6日衝擊美國國會大廈的激進分子。正如我們在2020年11月寫道:「無論選舉結果如何,美國人都需要忠於美國的傳統價值觀和原則。無論選舉結果如何,都有幾乎半數的美國人會感到失望,但和平地妥協才是秩序的體現,而不是訴之暴力和衝突。」

在撰寫本文時,有關國會大廈受衝擊事件的消息仍不斷傳出。但是,根據公開的信息和我們對共產黨和中共運作的深入瞭解,我們強烈懷疑,在華盛頓可能發生了大多數人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情,即共產黨對美國策劃了一場政變,並成功將美國的共產主義「正常化」。

根據不完全的信息,我們認為,兩種可能的情況之一已經發生。

在第一種情況下,造成國會大廈混亂的激進分子並非受任何黨派指使,出於擔心國會在統計選舉人票時不會認真對待選舉舞弊指控,所以採取了極端的行動。反川普/親中的政客、專家和媒體後來抓住極少數人的行為,對川普的其他支持者進行抹黑,徹底切斷總統利用民眾支持的途徑,將川普置於控制之下,並有效地讓白宮中立。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可能沒有直接參與華盛頓特區事件,而是利用美國的「民主失敗」來推進其稱霸世界議程。

在第二種情況下,激進分子被計劃「叛亂」的左派/共產主義分子滲透和煽動,成為其阻止所有關於選舉舞弊的討論並趕走川普總統的努力的一部分。反川普/親共的政客、專家和媒體隨後以我們在上一段中闡述的方式作出回應。中共或者以某種身份參與了這一行動(華府再現2019年香港立法會衝擊事件令人質疑),或者是被告知了這一行動;無論哪種情況出現,都可以解釋為什麼在國會大廈事件的同一天,香港泛民主派人士遭到瘋狂的大規模拘捕。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在兩種情況中,我們傾向於認為第二種情況的可能性更大。

1980年代中期,克格勃叛逃者尤里·別茲梅諾夫(Yuri Bezmenov)概述了共產主義顛覆的四個階段:去道德化、去穩定、危機和正常化。他隨後指出,儘管蘇聯曾預計這一過程將花費15至30年,但它已經成功地使美國社會去道德化。假設我們上面提出的第二種情況是準確的,那麼在總統選舉過程中,中共和美國的親共勢力似乎要讓美國匆匆地經歷共產主義顛覆的所有四個階段(在之前的去道德化和去穩定化的努力之上):去道德化隨著媒體宣佈拜登獲勝和跨黨派報道的加強而出現;去穩定化是在選舉舞弊指控被法院以程序理由駁回後,一部分川普支持者感到他們的司法之路被堵住從而變得激進;危機是1月6日下午發生的國會大廈事件;目前正常化正在進行中。

下一步

我們希望逆轉我們對目前局勢的評估,並在獲得更多信息後予以修正。同時,我們再次敦促美國人民堅持美國的傳統價值觀和原則,無論未來會發生什麼。暴力和極端行為只會招致更多的專制措施,進一步縮小美國人揭露真相、揭露共產主義的空間。

中國共產黨一定會利用美國的混亂局面。美國政府需要對中共對美國及整個世界的威脅保持警惕,並迅速做出反應。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