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觀察:中共為何以新冠病毒虛假信息激怒美國?

◎中共正積極地用轉移視線、「洗腦」和「威脅」策略,使中國人民和世界「忘記」其導致病毒大流行的事實,轉而「感謝」中國「拯救」世界。


3月1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通電話。

根據美國國務院發佈的聲明,蓬佩奧「對中國將新冠病毒的責任推到美國的行為表示強烈反對」,他還強調「現在不是散播虛假訊息及荒誕傳言的時候,世界上所有國家都該一起對抗這個共同的威脅。」

中共喉舌新華社對蓬佩奧與楊潔篪通話的報導僅有5個段落,其中3段包含了有關中共如何應對疫情爆發的宣傳和虛假信息,有一段則是指責美國「诋毁」中方,對中國進行所謂的「污名化」,反擊中共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虛假信息。

中共為何要冒中美關係緊張升級並減少雙邊應對疫情合作的風險,通過外交電話,再度傳播虛假信息和宣傳呢?

生存與稱霸

我們以前曾解釋過,對於中共來說,生存與稱霸是一枚硬幣的兩個面(請參見此處和此處)。新冠病毒傳播對中共政權構成生存威脅,損害中共的稱霸進程,因為:

1) 中國人民將譴責中共早期應對疫情不力,漠視生命,使人民陷入貧困。雖然中共毫不顧惜人民的福祉,但其極端的防疫措施比瘟疫本身對經濟的殺傷力更大。中共必須保持經濟增長,否則會有失去執政合法性的風險。

2) 世界擔心中國再次爆發致命疫情,最終將要求中共對全球大流行負責,並在經濟上與中國部分「脫鉤」。

因此,為了生存與稱霸,中共正積極地用轉移視線、「洗腦」和「威脅」策略,使中國人民和世界「忘記」其導致病毒大流行的事實,轉而「感謝」中國「拯救」世界。通過利用宣傳、虛假信息、外交以及醫護用品的貿易和生產,中共釋放大量煙霧彈,讓中國人民和世界忘記這場危機的起源。只有清除迷霧,才能看得更加清楚。

以下是中共宣傳中運用轉移視線、「洗腦」和「威脅」策略的幾個例子:

1.中共將自己裝扮成「世界救世主」。

  • 中共宣傳製造諸如「中國為世界贏得時間」等輿論,並將口罩、呼吸機和其它醫療用品「捐贈」給一些國家。
  • 中共宣傳中國成為新冠病毒的「避風港」。中共通過推動復工復產,釋放政治信號(習近平視察武漢,洩露兩會召開時間表等信息),在世衛組織公佈全球疫情大流行的第二天宣稱「中國疫情流行高峰已過去」,暗示中共已「控制」疫情。
  • 這種宣傳是為了讓世界對中國感激,不要從中國撤走供應鏈,以減輕疫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

2.中共試圖主導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話語權。

  • 中共正在通過外交部、外交官、官方和半官方媒體以及社交媒體傳播虛假信息,說美軍或中央情報局要對武漢新冠病毒傳播到中國負責。
  • 中共還辯稱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之說是將問題「政治化」。
  • 這種虛假信息的目的是讓人們陷入有關虛假信息的辯論中,爭論以發源地命名疾病是否「政治正確」,而不是迫使中共允許國際社會進入中國展開全面調查,公佈至今尚無定論的病毒起源。

3.中共宣傳指控將COVID-19稱為「武漢病毒」或「中國病毒」是「種族歧視」。

  • 與改變新冠病毒來源的說法類似,中共推動「政治不正確」標籤是為了分散中國人民和世界的注意力,讓他們忘記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公正的調查。

4.中共正在利用「紅色駭客帝國」和「大外宣」推動或協調宣傳和虛假信息傳播。

  • 例如,世衛組織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有一段短時間)將台灣標識為「台北和周邊地區」,這是中共更喜歡的稱呼。近年來,中共向大型組織和公司施加壓力,要求它們以更符合所謂的「一個中國」原則提及台灣,此舉有助於中共壓制台灣,並使中共「統一」 台灣的進程向前邁進。

5.中共利用對生產的控制權,將其他國家作為「人質」。

  • 中國生產世界上大部分的口罩、呼吸機、原料藥、醫療用品和其它必需品。在全球大流行期間,這給了中共對許多國家的極大的影響力;尋求從中國購買商品的國家將不太願意站出來,公開質疑中國疫情的官方數據,揭露中共的宣傳和虛假信息。
  • 中共官媒和黨媒已經發出威脅將禁止向美國出口口罩和藥品。

6.中共正在籌備第四次台海危機。

  • 我們先前觀察到的跡象表明,中共正在製造台灣海峽的另一場危機。
  • 正如我們之前所述:「中國大陸的經濟活動一旦全面恢復,中共可能會認為它的宣傳和虛假信息不足以『維穩』。當中國人恢復工作和正常的社會活動時,中共無法阻止人們談論這場疫情。人們會關注中共如何處理公共衛生危機,實際死亡人數和確診人數,地方政府的腐敗,物價上漲等敏感問題。為了轉移中國人民的注意力,中共勢必會製造外部『危機』。」台灣因出色地應對新冠病毒疫情贏得了國際讚譽,與中共的嚴厲措施形成鮮明對比。從中共的角度來看,激怒台灣是「完美的」 圍魏救趙。

解決方案

1.在1月24日發出的《緊急預警》中,我們提到,為了避免在中國乃至世界發生嚴重的人道和人權危機,世界可以考慮採取三種應對措施。這三種措施目前仍然有效,尤其是美國和世界要「敦促中共發佈有關武漢病毒的準確信息」,以及「呼籲中共立即停止其宣傳並試圖掌控全球疫情話語權的努力」。

2.美國和世界必須向中共施壓,逼中共允許國際專家進入中國,對新冠病毒來源進行公正的調查。

3.川普政府將COVID-19稱為「武漢病毒」或「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是一種對抗中共宣傳的、及格的策略。儘管實際上是準確的,但在美國和其他地方的真正種族主義者,有可能籍此襲擊當地的華裔(非中國 /中共)和其他東亞人等少數族裔。

反宣傳更有效的方法是將COVID-19稱為「PRC 病毒」或「中共病毒」甚至「中共瘟疫」。「PRC」是指中國的共產政權,而不是種族。正是由於中共在最初2個月的不作為,並在病毒已經傳播時允許500萬武漢人未經檢查地離開武漢,導致病毒全中國傳播,最終全球大流行。

然而,按照孫子兵法,以命名COVID-19達到反宣傳效果是最糟糕的「其下攻城」策略。美國需要新穎的策略達到「上兵伐謀」,糾正國際上中共製造的虛假信息,從中共手中搶奪話語權,將其置於被動中。「透視中國」有這些新穎的策略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