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觀察:武漢瘟疫窒息中國經濟 威脅世界

◎中國爆發瘟疫,導致生產、旅遊停頓供應中斷,嚴重衝擊著中國貿易夥伴的經濟。


中國爆發瘟疫,導致生產、旅遊停頓供應中斷,嚴重衝擊著中國貿易夥伴的經濟。

1月20日,中國確認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可以人際傳播。三天後,當局對武漢市實施封鎖,湖北省其他地區也採取了類似的緊急措施。

2月6日,負責監督防疫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孫春蘭表示,中國進入「戰時狀態」。2月12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聲稱疫情防控是一場「人民戰爭」。

在中國經濟深陷困境的情況下,北京願意花費數十億美元防疫,顯示出這場危機的嚴重性。

中國新年假期延長至2月10日,但許多政府的限制措施仍然有效,大多數公司因此無法恢復正常運營。路透社2月11日報導稱,蘋果供應商富士康計劃在2月底之前將產量恢復至正常水平的一半,到三月份恢復至80%。

中共的「戰時狀態」,對於國內經濟和金融前景,對外國合作夥伴而言,都不是一個好兆頭。除了物流緩慢或中斷外,許多國家頒布的旅行禁令還抑制了亞洲及其他地區的旅遊業。

「戰時狀態」的弊端

鑑於中共採取極端的措施對抗疫情,「戰時狀態」和「人民戰爭」不僅僅是辭令。中國許多城市處於嚴厲的封鎖之下,封區、封路、封樓、封家門,民眾被封閉在家中。中國南方富裕的一線城市廣州和深圳甚至已通過立法,允許政府徵用「疫情防控需要」的私人財產。這些極端措施以及媒體披露的信息表明,感染武漢肺炎的人數遠遠超過官方公佈的數字。

在經濟放緩和中美貿易戰背景下,嚴重的疫情會進一步加大中共政府的財政壓力。中國財政部2月10日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的公共預算赤字增至4.8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比2018年的赤字(3.78萬億元)增長28.3%。

中國的中小企業和服務業對突然而至的「經濟寒流」特別敏感,尤其是在中國新年消費期間。 根據清華恆大研究院的估計,在中國新年假期的七天(2月3日至9日)中,僅餐飲零售、旅遊和電影三個行業,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就超過一萬億元。大型火鍋連鎖店「海底撈」日均虧損8千萬元。

中小企業是中國經濟的基石。根據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的數據,截至2018年底,中國有3,000萬多家中小企業,7,000萬家個體商戶。這些實體提供了80%的就業機會,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

2月5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在《中歐商業評論》上,發表對995家中小企業財務狀況的問卷調查。調查發現,34%的受訪企業表示,如果疫情持續下去,企業的現金流只夠維持公司運營一個月。可以維持運營二個月、三個月的分別有33.1%和17.9%。只有9.7%的企業表示,可以維持運營六個月或更長的時間。

截至2019年底,中國就業人口有7.75億,其中6.2億在中小企業。如果疫情持續到三月底,中國三分之二的中小企業將面臨破產的風險,影響數億人。

據瑞士投資銀行瑞銀集團(UBS Group AG),即使武漢肺炎能夠在2020年第一季度得到控制,中國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幅也僅為3.8%。投資銀行Evercore ISI董事長埃德·海曼(Ed Hyman)沒有那麼樂觀,他表示,他們團隊的結論是「中國第一季度GDP增速為零」。

海曼在CNBC的節目上表示:「不是病毒,重要的是商業。人們不出門、不購物,自然會給中國經濟造成特別大的傷害。」

衝擊全球

在全球化經濟中,長期以來,中國一直是世界工廠。冠狀病毒的爆發癱瘓中國的製造業和服務業,對包括運輸和能源在內的全球供應鏈造成巨大壓力。

汽車製造商代表著大量投資中國的跨國公司所面臨的困境。在過去的幾十年中,美國、歐洲和日本的汽車公司紛紛投入巨資在中國設立工廠,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汽車消費國。

《日經亞洲週刊》報導說,由於中國產零部件短缺,日產汽車位於九州的一間工廠已停產,成為第一家由於疫情供應鏈斷裂的外國汽車公司。

由於湖北省的汽車產量佔中國總產量的9%,武漢肺炎的爆發使汽車生產和銷售急劇下降。

電子產業也嚴重依賴中國的供應。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在最新報告中指出,蘋果公司的iPhone 生產是在 EMS(電子製造服務) 組裝廠。

由於停產和延長假期,截至2月中旬,蘋果合作夥伴富士康尚未恢復在中國的主要工廠如鄭州工業園區的生產。

富士康原預計 2 月 10 日復工,目前延遲至少約一個星期,即使工廠重新開後,估計復工率約 40%~60%。

根據郭明錤的報告,蘋果供應商舜宇光學(Sunny Optical)和立訊精密(Luxshare Precision)(生產iPhone的相機和AirPods)表示,只有30%至40%的員工返回工作。

口罩的普遍短缺也減少了供應商和客戶之間的面對面交流,進一步影響生產。郭明錤表示,消費者信心也將受到損害,預計將在3月下旬趨於穩定。與2019年相比,今年的中國新年支出下降了60%至70%。

華爾街也感受到了蘋果公司的供應危機。2月10日,受此消息影響,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106.85點,至28995.66。

2月14日,彭博新聞社報導說:「2020年2月將成為歷史時刻,這一刻受冠狀病毒影響,全球供應鏈出現斷裂。」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商品經濟學家卡羅琳·貝恩(Caroline Bain)表示:「所有跡像都表明,全球供應鏈和大宗商品貿易也出現了嚴重錯位。」

透視中國在1月24日警告說,武漢肺炎將導致中國的供應鏈斷裂。

新加坡:案例研究

除了當地衛生部門確認的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外,武漢肺炎對跟中國有緊密關係的新加坡經濟構成嚴重威脅。

在2月14日的視頻採訪中,李顯龍(Lee Hisen Loong)總理形容這次疫情暴發情況「非常緊張」,經濟衝擊更會持續好幾個季度。隨後,李顯龍在樟宜機場對媒體說,不排除新加坡經濟陷入衰退的可能性。

自2月1日起,新加坡禁止所有近期到訪過中國的旅客入境。

緊急旅行禁令對新加坡旅遊業造成沉重打擊,加劇了中國工業問題導致的新加坡貿易困境。

中國是新加坡第三大遊客來源國,僅次於印度尼西亞和印度。中國遊客佔新加坡入境外國遊客的五分之一。根據新加坡旅遊局發佈的統計數據,2018年,新加坡旅遊收入為269億新元(193.2億美元),其中中國遊客花費39.1億新元,佔總數的14.5%。

旅遊局表示,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新加坡今年的入境遊客數量和消費可能會下降25%至30%,旅遊業或迎來比2003年SARS更嚴重的衝擊。,2019年第一季度統計數據顯示,新加坡旅遊業收入為50.7億美元,佔同期GDP的5.56%。

根據我們的估計,即使在中國成功阻止肺炎疫情進一步蔓延的情況下,新加坡最早會在四月取消從中國入境的禁令。

新加坡經濟規模相對較小,容易受到全球貿易動盪的影響。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與新加坡之間的貿易總額為206.2億美元,佔當年兩國進出口總額的22.9%。這一數字佔新加坡2019年GDP(3284.2億美元)的6.2%。

下一步

對於中國而言,疫情防控的艱鉅和成本勢必在今後的數月內嚴重影響商業活動。儘管中共為緩解外界的擔憂,最終會宣稱抗疫取得勝利,但是,冠狀病毒只會給各國政府和企業施加更大的壓力,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