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觀察:中共宣佈召開四中全會 暴露政治危機

◎人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中美貿易協定已讓習近平領導層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


中共中央政治局8月30日召開會議,決定今年10月召開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

據中共喉舌新華社報導,中共四中全會主要議程有:

  • 聽取中央政治局工作報告;
  • 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若干重大問題;
  • 推進中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從上述情況來看,中共將在即將召開的四中全會上審議保黨、保政權、加強社會管控的方法。而這個議程通常是每屆中央委員會第三年舉行的全體會議的黨建工作主題。黨建議程還意味著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將「跳過」通常為第二年全會的經濟議程[1]

我們認為,即將召開的四中全會的時機和議程表明,中共的派系鬥爭非常激烈,這證實了我們早前對中國政治危機的評估。

我們的分析

1.四中全會的議程 ——「保黨、保政權、加強社會管控」—— 表明面對著目前的中美「戰略競爭」、中美貿易和科技戰爭、 資本外逃和人民幣貶值、 食物短缺、病蟲害等,中共已感到滅頂之災。

2.四中全會上是中共高層要為政權制定政策和議程定調。習近平在即將召開的四中全會上選擇「跳過」經濟議程表明,他無法讓黨內在此問題上達成共識並定調。

我們認為,習近平被迫推遲四中全會並「跳過」討論經濟工作,是因為他未能在黨內就中美貿易協議達成共識。習近平似乎也缺少足夠的「權威」 [2]來迫使中共高層與他保持一致。

3.從中共的角度和派系鬥爭利益出發,習近平幾乎不可能讓中共高層就如何處理中美貿易問題達成共識。 事實上,人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中美貿易協定已讓習近平領導層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

一方面,習近平如果放棄與美國的貿易談判,會傷害他個人和黨的利益;如果繼續談判,那麼就有可能達成協議,結束貿易戰,拯救中國迅速惡化的經濟,並避免金融危機。現在擺脫貿易談判的另一種方法是將中美貿易戰升級為全面的「冷戰」。與美國的全面對抗將大大增加中國經濟和金融危機爆發的可能性,反過來又大大提高了政權崩潰的可能性及習近平的政治風險。

另一方面,習近平領導層若在當前形勢下繼續進行貿易談判,會給自己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川普政府明確表示,只會接受很棒的貿易協議,即中國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設立可行的執法機制;停止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並使貿易協議透明化。所有這些要求都是中共不能接受的,因為協議的全面實施最終會導致政權崩潰。已有數家媒體報導,中共越來越相信,美國的貿易協議是為了遏制和顛覆中國。除非習近平能夠讓川普做出大的讓步,降低目前的部分要求,或至少造成美國妥協的印象,否則習近平將被視為與「敵人」美國談判出賣黨的利益。

與此同時,習近平的政敵和反對他的其他人,也會毫不猶豫地將黨的原教旨武器化打擊習近平,阻止他繼續與美國貿易談判、達成任何形式的貿易協議,讓習宣佈取得勝利。因為習近平的勝利將使派系鬥爭的平衡轉為對自己有利,大大提升「權威」,並可能給予他足夠的優勢來消滅政敵。如果習近平與美國和平解決貿易問題,各黨派和利益集團的政治籌碼將會大大減少,他們就會盡最大努力阻止習近平在中美關係上得勝。

4.根據我們的觀察,從過去一年的派系鬥爭發展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習近平沒有足夠的「權威」來迫使中共高層就貿易與美國達成共識,從而為黨的經濟工作定下基調。  值得注意的事件包括:

  • 2018年第四季度的軟政變(見這裡這裡這裡);
  • 2019年1月高調舉行「防範重大風險」研討會(見此處);
  • 習近平盟友劉士餘被邊緣化和清洗(見這裡這裡);
  • 受到江派控制的情報系統反擊(見這裡);
  • 受到江派控制的政法系統反擊(見這裡);
  • 4月,中共元老、習的政敵江澤民和曾慶紅公開露面(見這裡);
  • 習近平參觀中共紅色根據地(見這裡這裡);
  • 5月,北京在貿易協議上突然變卦;
  • 6月的20國集團峰會前後,習近平在實施「結構性改革」和實施「結構性安排」兩種說法之間的「翻來覆去」(見這裡這裡);
  • 香港的亂局和中共在處理抗議活動方面的「混亂資訊」(見這裡這裡)。

幾乎肯定的是,習近平會嘗試在中共體制框架內打破目前高層中的僵局。如果習近平按照中共的原則行事,他會在推行自己的主張前,強調政權危機關頭需要政治強人,來提升他的權威。因此,通過四中全會的保黨、保政權、加強社會管控議程,習近平似乎再次加強「習核心」、重申「習權威」,要全黨跟隨他解決政權面臨的多重危機。

下一步

1.中共的歷史表明,派系鬥爭中的妥協只是暫時的,為了各自派系利益,共識可以隨時打破。因此,習近平不可能在四中全會上以「保黨」提升「權威」中獲得任何實質的好處。換句話說,只要習近平在中共框架下尋求答案,他就無法解決中國的任何危機問題。

2.黨的原教旨和習江派系鬥爭引發了中共嚴重的政治危機。如果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堅持貿易協議要求,中共的政治危機將阻止習近平領導層與美國達成貿易協定。

附註

[1] 從常規的議程來看,第十九屆四中全會應被視為三中全會。三中全會按照時間順序列為了四中全會,因為中央委員會在2018年1月召開了一次「額外」會議,該會議將習近平思想寫入憲法,廢除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

[2] 「權威」一詞,「權」字源於「權力」或「權利」。「威」字源於「威望」或「威信」。在談到中共領導人的「權威」時,我們談論的是他正式的和非正式的權力、權威和威信的總和。例如,前中共主席華國鋒憑藉頭銜在政權中擁有較高的「權力」,但沒有鄧小平的「權威」,最終被趕下臺。

「權威」的英文翻譯通常用「authority」。當用於統治或政治時,「authority」具有法律和形式上的權利和權力的內涵。 但是從上面段落中的例子可以看出,「authority」未能準確地表達「權威」的全部含義。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