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觀察: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任新職再顯中共危機

◎ 許多觀察家認為,劉士余的人事調動是貶職,為近年中國股市暴跌而受責。但我們對此有不同的看法。


1月26日,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調任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由第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曾任中國工商銀行行長和董事長的易會滿接任。

背景 :

大陸股市近年來一路下走,跌到歷史的最低點。2018年中國股市爆發股災,截至12月28日最後一個交易日,市值蒸發13.9萬億人民幣(約2.02萬億美元)。據互联网金融数据服务商同花顺财经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的數據,有94%的股民虧損,每位股民人均虧損9.1萬元。2019年1月2日、4日,中國股市收盤指數和最低指數跌出歷史新低。

大局:

中美的貿易談判正在進行,以確定是否可以在3月1日之前達成貿易協議的框架。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告訴CNBC,美國和中國距離解決方案還有很遠的距離。

我們的分析:

1. 許多中國問題觀察家認為,劉士余的人事調動是貶職,為近年中國股市暴跌而受責。

我們認為,中共確實希望給股民一種印象,即劉士余正在為糟糕的股市表現「背鍋」。然而,根據我們長期對中共派系鬥爭的研究,劉士余的調任是為應付中共未來面對的執政危機而作的人事安排,而不是被閒置。

我們認為,中共調動劉士余的目的是:
1)向股民發出信號,中共準備要推出利好政策救市:
2)如果中美談判破裂,中共要進行半閉關鎖國,為此需要提前作應急準備,解決社會動盪。

2. 在考慮中共高層政治中派系鬥爭的重要性時,我們認為,劉士余是習近平心腹,出任中國證監會主席時,曾助習近平打擊政敵,表現突出。

簡要回顧劉士余在中國證監會的工作表明,劉清理資本市場亂象和發出重要政治信號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2015年中國A股發生股災,我們認為這涉及江派借機對習近平發動「股市政變」。2016年2月19日,劉士余履新中國證監會主席,在任期間掀起監管風暴,警告股市「大鱷」。劉在任證監會主席的3年期間,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數量和罰沒金額屢創歷史新高。

2016年底,劉士余曾脫稿演講猛烈抨擊「野蠻收購」的險資是「妖精、野蠻人」。劉警告說:「陌生人變成了野蠻人,野蠻人變成了強盜。當你挑戰刑法的時候,等待你的就是開啟的牢獄大門。」半年之後,被暗批的七大保險系之一安邦保險集團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小暉被調查。

2017年10月,劉士余出席中共十九大代表團分組會議發言時,他形容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等落馬江派官員的案件是「篡黨奪權」。這等於是中共高官首次證實江派針對習近平的政變存在。

3. 劉士余離開中國證監會對中國市場來說應該是個好消息。

劉士余對大陸股市施行鐵腕政策得罪不少利益集團,亦令股民心寒。恢復資本市場信心是北京扭轉當前經濟趨勢的必要條件。尤其今年是上市公司限售股票的解禁高峰期,中共政府必須想辦法阻止大股東們減持套現。

如果中國股市繼續暴跌,有可能會引發中國的金融系統危機。因此,中共需要出台利好政策或消息來刺激股市,以穩定局勢。最好的方法是調走劉士余,否則只要劉仍然留任,股民都有可能對任何新政策持懷疑態度。

4. 劉士余調任全國供銷合作總社表明,中共正為中美貿易談判不成功的最壞打算作準備。

2018年6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對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關稅後,我們曾經分析,中共應對美國加征關稅可能會作兩方面準備,一方面可以繼續加快中國經濟開放;另一方面,中共可以放棄改革,逐步閉關鎖國。其中,恢復計劃經濟時代的全國供銷系統就是為最壞的政治危機作準備。

2018年1月15日,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第五次全體會議報告稱,供銷合作社系統自2013年以來,在中國恢復重建基層社1萬多家,使得基層供銷社總數超過3萬家,鄉鎮覆蓋率從2012年的56%提高到2018年的95%。

2019年1月15日,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第七次全體會議工作報告稱,供銷合作社有近100萬個經營服務網點,80%分佈在縣和縣以下。2018年全系統實現銷售總額5.9萬億元(佔GDP近7%),不過實現利潤只有468億元(利潤率不足1%),資產總額1.6萬億元。

在全國供銷社系統擴張的同時,中國面臨著糧食的危機。我們在2018年9月的高級通訊中分析,中共故意掩蓋糧食存在巨大危機的真相。2018年中國糧食歉收超過30%,糧食自給率只有66%(安全線為95%)。

與此同時,中美貿易戰加劇了中國的經濟惡化,大量的企業倒閉以及失業率上升。

如果中美談判失敗,中國的局勢可能會迅速惡化,社會出現動盪。中共有可能會調動軍隊並利用其「奧威爾式」監控系統(「社會信用評分」制度,人臉識別技術)對民眾進行嚴控。全國供銷社系統的任務是必要時在農村地區恢復供給制,以阻止農村失業人口(所謂的「低端人口」)在大城市聚集,以防發生顏色革命。[1]

劉士余是習近平的心腹,不怕得罪人,在關鍵時期可以聽命於習近平。由劉士余來掌管全國供銷社系統,這在社會動盪時期就顯得非常重要。

5. 總之,我們認為,劉士余的人事調動是中共高層預期中共政權存在重大危機的另一個跡象(請參閱文章1文章2)。在極端狀態下,中國有可能會採取半閉關鎖國的管制措施。

更多透視:

未來中美關係的發展趨勢決定著中國未來政局的走向,監控中共派系鬥爭及其人事變動,可以捕捉到中共高層對未來的預期,以及政策走向的趨勢。

企業、投資者和政府只要成為透視中國的會員或者訂閱2019年關於中美關係的特別報告,將能在這個動盪一年中規避風險,把握先機。

說明:

[1] 為了確保政權生存,中共一直重視關鍵時期對民眾的控制。

在大躍進時期,中共曾利用民兵對農民進行嚴厲監控,農民餓死也不能出外逃荒。現在正在重複其慣用的手段,利用先進技術來對新彊的少數民族、維權的退伍老兵和其他異議人士進行嚴厲監控。

1月17日,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在中國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提出,防範抵禦「顏色革命」是公安機關的重大政治任務,並要堅持和發展新時代的「楓橋經驗」(六十年代中共煽動群眾鬥群眾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