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telegram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email

爲什麼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可能無法得他所有圖謀?

◎許多評估習近平政治實力的人沒有考慮到他的侷限性。

◎許多評估習近平政治實力的人沒有考慮到他的侷限性。


英文原文於2022年10月6日在VISIONTIMES發表

作者:透視中國高級分析員Larry Ong

 

隨着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將在本月舉行的中共第二十次黨代會上打破常規,任命親信官員擔任重要職務,許多觀察家認爲,這位69歲的總書記可以公開將自己提升到毛澤東後從未有人達到過的高度。

在分析中共將在二十大上修改其黨章的官方公告時,一些人認爲,習近平可能會拋棄「集體領導制」,通過重新設立黨主席的職位,使政權返回到毛澤東式的獨裁專政。《經濟學人》寫道:「恢復(黨主席職位)將是對後毛澤東時代共識的象徵性拒絕,也是習近平影響力的一個明顯標誌。」

然而,許多評估習近平政治實力的人也沒有考慮到他在中共二十大面臨的局限。儘管在宣傳上把他吹捧成一個有力的強人領袖,但習近平並未能實現他在2012年首次上任時設定的許多目標。在他的領導下,中共的政策爲他贏得了殘酷鎮壓、打擊私營部門和在外交上聲名狼藉的惡名,使外部世界對中國產生了很大的戒備。

有證據表明,黨內對習近平的不滿情緒普遍存在且與日俱增,習近平在黨內的權威更多是建立在宣傳上而非實際的成就上。隨著習近平繼續與中共精英中的派係對手鬥爭,官方渠道發佈的信息也暴露出對黨的意識形態基礎的信心正在減弱。

「共識」和怨恨

北京在8月底宣佈中共二十大將於10月16日召開,這表明黨內很可能已經就習近平連任和關鍵人事調整達成了共識。

然而,黨內對習近平二十大的議程達成的共識並不意味着中共精英們對他的領導感到滿意。中共二十大宣佈以來的局勢發展表明,無論是基層還是政權精英都對習近平存在着不滿情緒。

中文的美國之音在9月20日發表了一篇文章,採訪了未透露姓名的中共太子黨和「紅二代」。這些精英聲稱,自從習近平在2018年3月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後,他在太子黨圈裏越來越不受歡迎。儘管當局極力壓制和審查言論,但據稱習近平的「紅二代」們有時也會要求他下台。一位要求匿名的長期在體制內工作的「紅二代」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她接觸的人中有90%不支持習近平連任。

9月下旬,關於習近平被政變或被軟禁的傳言甚囂塵上,因爲他結束中亞外訪後就從公衆視野中「消失」了。幾乎所有的謠言都沒有證據,或者不符合中共派系鬥爭和中共正常運作的邏輯;習近平從中亞回來11天后的公開露面也表明,他只是在遵守中國的10天「清零」隔離要求,而不是以某種戲劇性的方式失去權力。然而,這些傳言的流行暗示,許多人恨不得習近平下台。

習近平通過安撫宣傳和恐嚇來回應對其統治的持續反對和不滿的怨恨。習近平領導層在9月的第二至最後一週對「孫力軍政治團伙」的7名公開成員中的6人進行了判決,並在9月28日將第7名成員的案件移送司法。

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和其他被指責的「政治團伙」成員屬於中共退休領導人江澤民的派系,江澤民在幕後仍有影響力,是習近平的主要政治對手。在同一時期,其他江派成員或潛在的政治黨羽也被調查或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10月1日,中共中央意識形態刊物《求是》雜誌發表了一篇3400字的文章,內容摘自習近平32000字的中共十九大報告。在文章中,習近平要求「全黨」「勇於直面問題,敢於刮骨療毒,消除一切損害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的因素,清除一切侵蝕黨的健康肌體的病毒。」

習近平的激烈言辭和他最近在公安系統的舉動,顯然是為了警告那些仍逍遙法外的江派高級官員和其他可能計劃在中共二十大之前破壞其領導的人。

同時,習近平似乎向那些對他領導的政權方向感到擔憂的黨內精英們伸出了橄欖枝。在10月1日的《求是》雜誌文章中,習近平說,中共不會「走封閉僵化的老路」,這是向那些支持鄧小平「改革開放」的人表明,他不打算恢復毛澤東的徹頭徹尾的極權主義和搞「閉關鎖國」。

習近平還承諾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是對黨內左傾和毛左分子的保證,即他不會接受「西式民主」,而是將「始終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習近平認爲有必要重提他在5年前的中共十九大期間做出的承諾,這也表明中共的「紅色」精英對習近平缺乏信任,而習近平自己對精英們被他的方案說服也沒有信心。

更多客戶見證請看這裡

依靠宣傳維持

習近平依靠宣傳來掩蓋他失敗的政策並強調他的政治實力,這凸顯了他缺乏實際的政治成就以及他的「權威」的脆弱。

例如,新華社和其他宣傳機構一直忙於為習近平領導層的災難性「清零」政策「將喪事當喜事報」,將政權化解疫情危機歸功於「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但宣傳機構沒有提到,北京的政策導致了一場「政治疫情」,並使中國的疫情狀況急劇惡化。

政權的宣傳也迴避了「清零」政策帶來的經濟和地緣政治的負面後果;自從今年上半年上海和其他地區爆發疫情後實行封控以來,中國的經濟明顯惡化,而外國資本和製造業因擔心北京嚴厲的疫情防控措施而紛紛撤離大陸。

然而,習近平的「清零」政策的影響是中國人民最能感受到的,黨內精英也在更大程度上清楚這一點。無論怎樣的宣傳都無法抹去人民在嚴酷封鎖政策下的痛苦,也無法扭轉習近平因此而招致的不受歡迎的局面。

除了中國國內的經濟萎靡不振之外,北京還面臨着來自美國及其盟友日益增長的地緣政治壓力,以及全球經濟環境的挑戰。

美聯儲的反通脹措施和貨幣緊縮措施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至歷史新低點,並加速資本外流。以作應對,中國央行已經警告投資者不要押注「人民幣匯率的片面升值或貶值」,同時指示券商在中共二十大之前不要拋售股票。

同時,在西方對中華民國的聲援激增,以及俄羅斯在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中出現逆轉之後,北京在「統一」台灣的話題上採取了更加溫和的語氣。習近平退而求其次收斂其野心以防西方可能會進行報復,這是為了在二十大爭取更多的權力。畢竟,宣傳只能幫助他的領導層掩蓋缺陷和維持其權威。

江河日下的意識形態

習近平遠沒有把自己確立為第二個「毛主席」,因為在其執政十年內,在意識形態信心和實際成就方面都存在不足的情況下,他不可能試圖對黨的權力進行重大的擴張。

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上修改黨章,更有可能是為了鞏固其在十九屆六中全會上通過的「歷史決議」中的宣傳敘事和主題,包括「兩個確立」、「自我革命」、「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等內容。除非發生黑天鵝事件,否則習近平能夠任命自己爲「黨主席」或對中共體制進行其他重大變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中共宣傳中對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喋喋不休表明了中共意識形態的破產,這種言論除了空洞的自我安慰外沒有什麼作用。習近平通過「新四史」、《復興文庫》或「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等項目,不斷宣傳中華民族主義和「中國優秀傳統文化」,進一步強調了這一點。這些舉動不僅與中共旨在摧毀中華古文明、「破四舊」的文化大革命背道而馳;更根本的是,它們與馬克思主義最終淘汰所有國家、民族和階級的目標相反。

最重要的是,中共擔心如果中國人民不再把他們的國家和文化與共產主義政權聯繫起來會發生什麼。例如,它對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採取的區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戰略表示特別關注。習近平試圖弘揚和「復興」古老中華傳統遺產,這表明他和中共政權對通過「思想工作」維持對中國人民的控制感到越來越絕望。

借用中共政權自己的話來說,中共在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際,習近平繼續堅持死守馬克思主義思想的花言巧語和審美觀,以使自己成爲真正的「毛澤東2.0」,這將會疏遠中國人民和官僚。事實證明,蘇聯共產主義無法在1980年代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中生存下來。直到最後仍然是堅定的列寧主義者的戈爾巴喬夫儘管進行了改革,但他卻被拋棄共產黨、最終取代了蘇聯的民族主義者所取代。

這裡下載報告

「『透視中國』的研究幫助我投資或退出中國的公司。」

Charles Nelson, Managing Director, Murdock Capital Partners

「我重視『透視中國』,因爲它的文章(尤其是涉及中共的歷史、當前的局勢和派系政治)總是很精彩。它的分析簡潔、精闢,沒有那些主導華盛頓特區和美國公司董事會中國政策討論的陳詞濫調。它清楚地界定了中共對美國和平與繁榮以及全球穩定的威脅,也代表了對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的重大貢獻。我很感激『透視中國』,願它蒸蒸日上!」

Lee Smith,作家兼記者

「貴團隊的見解極大地幫助我們完成對重大問題的定期深入分析。」

Ms. Nicoleta Buracinschi, 羅馬尼亞駐華大使館

「作為會員,我對於您們的服務及所有增進我們理解的深層信息,我感到非常幸運、非常滿意。透視中國極大地幫助我拓寬了有關中國的視野。」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提供的中美貿易戰信息,對於台灣科技產業來說非常有價值。 我們公司基本上按照明教授的預測佈局,擴大了公司規模,豐富了產品線。這讓我們能夠在2019年承接來自中國的大訂單。」

邱先生,台灣瑞昱半導體研發中心(Realtek R&D center)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研究,每一個細節都十分深入,非常有參考價值,有助於外國研究人員理解中共以及中國真實國情。」

Baterdene,蒙古國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員

「[透視中國]對中國內部了解透徹、局勢的分析較為深刻,對中國的資訊有與市面其他同等信息不一樣的地方。希望從透視中國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

香港財經日報 (BUSINESSTIMES.COM.HK )

「明居正老師和透視中國團隊的預測,對我們製訂新聞報道方針和預計中國和香港政府的下一步,具有好高的參考價值。」

陳妙玲,香港電台新聞部中國組副組長

透視中國總是發表有關中國精英政治有趣和刺激的分析。關注透視中國的分析,特別是派系鬥爭,是非常有價值的。」

Lee Jones,倫敦瑪麗皇后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

透視中國對我教授的美國外交政策課非常有用,因為透視中國的觀點與已廣泛接受的『美國應該跟中國合作』的論點不同,而教學的重點是讓學生用思辨的方法去觀察當代重大問題。」

Roy Licklider,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兼職教授

「作為一名駐華記者,透視中國對我來說,是深入了解中共如何運作的一個非常可靠的信息來源,從中了解到很多中共派系鬥爭和習近平所面臨的挑戰。」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透視中國對中美貿易戰和朝鮮的洞察力非常強。 他們的預測通常很準確,毫無疑問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我發現對於中國的局勢發展,透視中國提供了具有更深度和更廣度的分析,而傳統媒體對於中國的政治、政策缺少這種精準、細緻的描述。」

John Lipsky,彼得 G·彼得森傑出學者,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

透視中國的洞見分析有助於我在劍橋教學,及服務於英國公眾的政策分析。」

Kun-Chin Lin 博士,英國劍橋大學大學政治學講師,地緣政治學中心副主任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動態進行了深入而細緻的分析,是培養未來懂中共內鬥的漢學專家的絕佳教材。」

Stephen Nagy,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高級副教授

「我發現透視中國特別有助於指導學生了解中國政治的複雜性以及中共內鬥對美中關係未來的影響。」

Howard Sanborn, 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教授

透視中國是我最有用(和最有趣)的資源之一。」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與他的團隊所做之局勢判斷都非常有遠見且方向也正確;在現今媒體參雜著許多真假難辨的新聞資料中,更是需要透視中國團隊以專業的角度來判斷這個詭譎多變的世界。」

劉正川, 嘉義大學榮譽教授

「非常的精闢,也非常的有見地,能夠洞悉事情發生的原因及預估未來發展的趨勢,尤其中美貿易大戰,台灣該應對的態度,有很好的見解。」

游朝堂,亞洲大學會計與資訊學系客座教授

「我贊同透視中國對中共惡意活動的分析,比如涉及到我們校園內的孔子學院。」

Robert Thurman,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 印度藏傳佛教研究 Jey Tsong Khapa名譽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