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telegram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email

解讀中美阿拉斯加會談

◎這篇分析首次發佈是在3月23日「透視中國」會員專屬的中國時事週報中。 訂閱「透視中國」會員可以查看過去中國時事週報分析存檔。


3月18日至3月19日,在美國阿拉斯加安克雷奇,拜登-哈里斯政府與中國舉行了首次雙邊會晤。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和外交部長王毅代表北京,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和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代表華盛頓。

拜登-哈里斯國務院將這次會晤稱為「初步討論,以瞭解彼此的……利益、意圖和優先事項,坦率地說,是為了對中國人的現狀有一點瞭解」。在國會聽證會上,布林肯國務卿說,這次會晤「不是一次戰略對話,目前沒有進行一系列後續接觸的意圖」。而中國則宣稱這次會晤是中共方面「應美國邀請」參加的「高級別戰略對話」。

許多新聞媒體將會議開場形容為「火爆」、「火花四射」,雙方都發表了「直截了當」的言論。尤其是楊潔篪發言超過15分鐘,遠超規定的2分鐘開場白時間。楊潔篪還使用粗魯的、甚至是嘲諷的口吻,並使用了咄咄逼人的肢體動作。

然而,儘管有媒體的定調,但翻回國務院的開場白記錄,可以看出雙方都沒有偏離各自的官方軌道。

為了配合拜登-哈里斯政府對中國採取的放軟和有選擇性的做法,布林肯國務卿談到了加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美方計劃「討論我們對中國在香港、台灣及新疆的所作所為的關注,以及中國對美國發動的網絡攻擊和對美國經濟盟友的脅迫」。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表示,「從美國方面來說,頭等大事就是確保我們在世界處理問題的方法和我們對中國的方式方法要使美國人民有好處,而且要保護我們的盟友和夥伴的利益」,美國「歡迎與中國的激烈競爭」。沙利文和布林肯都沒有說出任何可以被視為與川普政府同樣的具有挑釁性的言論,比如把共產中國稱為「中共」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來,或者提出中共眼中的最敏感話題,比如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和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美方發言後,楊潔篪回應:

  • 大講中國的政治制度和經濟發展,包括「十四五」規劃。
  • 宣傳習近平的政績,包括應對疫情,「消滅絕對貧困」,「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歷史性成就」。
  • 堅持「中國人民緊密團結在中國共產黨的周圍」。
  • 推銷共產中國「民主」。楊潔篪說:「美國有美國式的民主,中國有中國式的民主。」
  • 否認中共的霸權野心。
  • 呼籲華盛頓「摒棄冷戰思維和零和遊戲模式」。
  • 反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包括「新疆、西藏、台灣」。
  • 以「黑命貴」為例,在人權問題上批評美國。
  • 強調習近平希望與美國「不對抗、不衝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贏」。
  • 指責美國發動網絡攻擊。
  • 辯解他的開場白「略有不同」,因為布林肯和沙利文「發表了一些完全不同的開場白」。

王毅對美國最近對香港和中國官員的制裁表示「憤慨」,並懷疑這是否是「美國為了試圖在與中國打交道時增強優勢而做出的決定」。他補充說,「那完全是打錯了算盤,恰恰暴露了內心的虛弱和無力。」王毅還表示,「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我們在這裡的對話」。王毅和楊潔篪的這番話,與中共黨媒、官媒上許多強硬派的言論如出一轍。

在回應楊潔篪和王毅時,布林肯和沙利文使用了稍有不同的措辭:

  • 承認美國是有缺陷的,但總是正視自己的問題。
  • 解釋美國與盟友和夥伴合作解決問題。

楊潔篪隨即指責美國:

  • 「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同中國談話。20年前、30年前,你們就沒有地位講這個話,因為中國人是不吃這一套的。」
  • 「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難道我們被外國圍堵的時間還短嗎?只要中國的制度對頭,中國的人民是聰明的!要卡住我們是卡不住的。歷史會證明,對中國採取『卡脖子』的辦法、來打壓的辦法,最後受損失的是自己。」

王毅在總結發言中,提起了中國與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的關係,他說,「我們認為一個國家不應該如此粗暴地指責他國脅迫」。

3月19日,中共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發表評論文章,稱「阿拉斯加這一架,真是吵得非常好」。胡錫進直白地說出了中共方面的意圖:

  • 「第一,中方代表團幫著中國公眾出了一口積攢了好幾年的惡氣。」
  • 「第二,楊潔篪、王毅給美國雲集在國會山等地的極端政客們惡補了關於中國是誰的認知。」
  • 「第三,也給美國的少數盟友看看中國怎麼與美國打交道。美國的老虎屁股我們都能摸,那些當走狗咬中國的勢力,請自重。」
  • 「第四,這樣公開吵了,我相信很可能會讓雙方接下來的對話反而多些理性和務實。」

更多客戶見證請看這裡

我們的分析

1.中共在阿拉斯加中美雙邊會談上的表現,是政治戲劇、宣傳工作和霸權主義的混合體。

無論美國官員說什麼,兩名中共官員都會走入阿拉斯加會場發動一場「舌戰」。楊潔篪和王毅的言論,來自於中共的宣傳。他們的言論也符合當前中共的外交理論,包括所謂的「戰狼」外交和「習近平外交思想」。

楊潔篪的霸道態度和講話,與以往中共官員對小國、弱國進行恐嚇、霸凌時如出一轍。值得注意的是楊潔篪所說的「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這既是中共「百年屈辱」宣傳的翻版,也是對川普政府無法打敗中共國的微妙嘲諷。簡而言之,中共認為自己現在比美國強,楊潔篪、王毅不是針對布林肯和沙利文當天的言論,而是基於中共對目前美國實力以及對華方針的評估(見第3點)。

中共認為世界正「東升西降」,因此伺機在美國土地上故意羞辱美國,來向世界其他國家證明這一點。美國人對楊潔篪言論的軟弱回應,只能加強了黨關於中國不可避免地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主的宣傳。中共會希望藉此勸說美國的盟友、夥伴國以及旁觀國家,放棄對抗中國。此外,中共還希望將美國的盟友和夥伴國以及小國納入其軌道。

最後,楊、王的激烈表現,提升了習近平在2022年中共二十大前的「權威」。對美國的外交勝利為習近平增添政績,也為他打擊黨內對手提供彈藥。習近平的這些對手將中共政權的諸多麻煩,包括日益惡化的中美關係,歸咎於習的強人政治。

2.批評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阿拉斯加的表現的人認為,如果這次是川普政府與中共會談,中共就不敢在美國國土上教訓美國。這種看法在保守派和川普支持者中很受歡迎,但並不完全準確。

首先,考慮到中共掩蓋疫情和其他惡意行為造成的外交凍結,川普政府首先不太可能同意如此高調的會面。即使同意會面,一旦中共宣傳開始將其定為「戰略對話」,川普政府也很可能一走了之,以免在外交上被中共算計。

其次,楊潔篪和王毅面對川普政府官員時,也會重複同樣的論調。與正常國家的外交官不同,中共外交官的自主權要小得多,無論如何都要堅持黨的路線。在北京強調「東升西降」、習近平需要積累政治資本的情況下,楊潔篪沒有多少說話空間。

不過,楊潔篪在與川普官員會面時,可能會像與前國務卿蓬佩奧會面時一樣,採取更謙虛的態度,收斂咄咄逼人的肢體動作來推行黨的路線。中共明白川普政府以實力說話,在必要時會果斷採取強硬行動。最終,中共對蓬佩奧的講話不予回應,很可能是為了避免人們對他的言論的關注。蓬佩奧揭露中共是馬列主義政黨,具有全球霸權野心,譴責中共侵犯人權罪行,包括那些中共政權認為過於「敏感」而不能公開談論的行為。

3.自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以來,中共一直在推動「東升西降」說法。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及其政府的對華方針加強了中共對美國出現「穩定的、不可逆轉的結構性衰退」的看法。

中共可能注意到:

  • 在選舉日(2020年11月3日)停止計票後,拜登贏得了2020年總統大選,6個關鍵戰場州出現了違規行為。迄今為止,美國政府和法院並沒有認真調查選舉舞弊指控或證據;川普團隊或其支持者向法院提起的絕大多數訴訟都以程序為由被駁回,沒有進一步調查。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在對最高法院不受理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提起的選舉案的裁決提出異議時寫道:「我們未能在選舉前解決這一爭議,從而提供明確的規則。現在我們又未能為未來的選舉提供明確的規則。讓選舉法隱藏在疑惑籠罩之下的決定令人費解。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就會造成進一步的混亂,並削弱選民的信心。」
  • 拜登-哈里斯政府號稱要「振興」和「捍衛」美國民主,但卻接二連三地採取措施侵蝕美國的民主
  • 華盛頓、建制派媒體和前情報官員努力利用1月6日的衝擊國會大廈事件,將全國一半人口定義為「國內恐怖分子」。政治左派記者格倫·格林沃爾德(Glenn Greenwald)警告說,「新的國內反恐戰爭即將到來」。
  • 拜登-哈里斯政府、民主黨以及建制派媒體和智庫正在通過宣傳,政治保護激進的馬克思主義運動,如「黑命貴」,以及「覺醒主義」、批判種族論和其他植根於文化馬克思主義的後現代主義理論,在美國製造種族巴爾幹化
  • 體制內媒體和美國大科技公司越來越多地充當拜登-哈里斯政府和民主黨的宣傳和審查部門。另一位政治左派記者馬特·泰比(Matt Taibbi)在一篇題為「美國新聞界的蘇維埃化」的文章中,分析了建制派媒體「從虛假的『客觀性』到公開的一黨專制的轉變」。而在3月19日的法律意見書中,華盛頓特區聯邦上訴法官勞倫斯·西爾伯曼(Laurence Silberman)寫道:「幾乎所有的電視——網絡和有線電視——都是民主黨的小號。就連政府支持的國家公共廣播電台也跟著走。」西爾伯曼還指出,硅谷「對新聞的傳播有著巨大的影響力……以有利於民主黨的方式過濾新聞傳遞」。
  • 美國正在出現「現實」問題,政治兩邊的人都被「封閉」在信息泡沫中,強化了他們的信念,無論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不同政治傾向的美國人也發現,即使是基本的事實也越來越難以達成一致,人們更願意指責對方散佈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而不是通過公開的、理性的辯論來瞭解事情的真相。
  • 美國人越來越擔心拜登總統的智力是否能勝任這份工作。在一個受到關注的事件中,拜登似乎忘記了他的國防部長的名字(勞埃德·奧斯汀),也可能忘記了他領導的組織(五角大樓)。

具體到中國,中共會注意到:

  • 拜登-哈里斯政府中的對華政策官員與中共有不正當的關係,或者之前支持親北京的政策(見這裡這裡)。此外,拜登總統的家人和兒子亨特與中共有可疑的商業交易,他可能受到影響。
  • 拜登-哈里斯政府保留了川普政府的少數對華政策,將大部分政策重新審查。
  • 在2月16日的CNN市政廳會議上,拜登解釋說,新疆的迫害人權和香港的侵蝕自由,是由於「在文化上,每個國家和他們,他們的領導人,都遵循不同的規範」。
  • 《華盛頓郵報》2月17日的一篇文章披露,美國在華官員正在接受新冠病毒的肛拭子檢測。
  • 拜登-哈里斯政府談及在中國問題上與盟友和夥伴國合作,但不希望出現對抗,至少是在官方。最近與四方韓國的聯合聲明完全沒有提到中國(美日聯合聲明確實提到了中國,很可能是因為日本新政府公開對北京態度強硬)。此外,拜登-哈里斯政府正在將四方會談的重點重新放在氣候變化、疫苗分銷和技術(包括供應鏈)上,這與前國務卿蓬佩奧將四方會談制度化來對抗中共相比明顯倒退。
  • 在阿拉斯加會議之前對中國和香港官員實施的制裁是川普政府頒布的立法程序(香港自治法)的結果。預計制裁不會對目標官員造成更多的影響,因為他們在川普時代已經受到了嚴厲的旅行限制和金融制裁。

鑒於以上幾點,難怪楊潔篪看準時機,「教訓」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同中國談話。」

4.中美阿拉斯加會晤表明,雙邊關係正按照我們在分析拜登-哈里斯政府的《臨時國家安全戰略指引》時提出的第一或第二種情況發展。

無論華盛頓如何對待中國,各國政府都應該繼續通過教育、反宣傳和有針對性的政策來對抗中共。

企業和投資者必須警惕2021年出現危及政權的政治黑天鵝,並制定應急計劃。

更多客戶見證請看這裡

英文版

「作為會員,我對於您們的服務及所有增進我們理解的深層信息,我感到非常幸運、非常滿意。透視中國極大地幫助我拓寬了有關中國的視野。」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提供的中美貿易戰信息,對於台灣科技產業來說非常有價值。 我們公司基本上按照明教授的預測佈局,擴大了公司規模,豐富了產品線。這讓我們能夠在2019年承接來自中國的大訂單。」

邱先生,台灣瑞昱半導體研發中心(Realtek R&D center)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研究,每一個細節都十分深入,非常有參考價值,有助於外國研究人員理解中共以及中國真實國情。」

Baterdene,蒙古國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員

「[透視中國]對中國內部了解透徹、局勢的分析較為深刻,對中國的資訊有與市面其他同等信息不一樣的地方。希望從透視中國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

香港財經日報 (BUSINESSTIMES.COM.HK )

「明居正老師和透視中國團隊的預測,對我們製訂新聞報道方針和預計中國和香港政府的下一步,具有好高的參考價值。」

陳妙玲,香港電台新聞部中國組副組長

透視中國總是發表有關中國精英政治有趣和刺激的分析。關注透視中國的分析,特別是派系鬥爭,是非常有價值的。」

Lee Jones,倫敦瑪麗皇后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

透視中國對我教授的美國外交政策課非常有用,因為透視中國的觀點與已廣泛接受的『美國應該跟中國合作』的論點不同,而教學的重點是讓學生用思辨的方法去觀察當代重大問題。」

Roy Licklider,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兼職教授

「作為一名駐華記者,透視中國對我來說,是深入了解中共如何運作的一個非常可靠的信息來源,從中了解到很多中共派系鬥爭和習近平所面臨的挑戰。」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透視中國對中美貿易戰和朝鮮的洞察力非常強。 他們的預測通常很準確,毫無疑問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我發現對於中國的局勢發展,透視中國提供了具有更深度和更廣度的分析,而傳統媒體對於中國的政治、政策缺少這種精準、細緻的描述。」

John Lipsky,彼得 G·彼得森傑出學者,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

透視中國的洞見分析有助於我在劍橋教學,及服務於英國公眾的政策分析。」

Kun-Chin Lin 博士,英國劍橋大學大學政治學講師,地緣政治學中心副主任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動態進行了深入而細緻的分析,是培養未來懂中共內鬥的漢學專家的絕佳教材。」

Stephen Nagy,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高級副教授

「我發現透視中國特別有助於指導學生了解中國政治的複雜性以及中共內鬥對美中關係未來的影響。」

Howard Sanborn, 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教授

透視中國是我最有用(和最有趣)的資源之一。」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與他的團隊所做之局勢判斷都非常有遠見且方向也正確;在現今媒體參雜著許多真假難辨的新聞資料中,更是需要透視中國團隊以專業的角度來判斷這個詭譎多變的世界。」

劉正川, 嘉義大學榮譽教授

「非常的精闢,也非常的有見地,能夠洞悉事情發生的原因及預估未來發展的趨勢,尤其中美貿易大戰,台灣該應對的態度,有很好的見解。」

游朝堂,亞洲大學會計與資訊學系客座教授

「我贊同透視中國對中共惡意活動的分析,比如涉及到我們校園內的孔子學院。」

Robert Thurman,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 印度藏傳佛教研究 Jey Tsong Khapa名譽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