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telegram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email

螞蟻IPO涉及針對習近平的政治和經濟問題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暗示了中共精英階層的嚴重分裂,而這正是既得利益者所熱衷於利用的。


2月16日,「習近平叫停螞蟻巨額IPO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認為它將使那些構成潛在挑戰的政治家族富裕起來。」《華爾街日報》在一篇報導中引述另一名記者的總結說。

《華爾街日報》報導的主要內容包括:

  • 「據知情官員和政府顧問透露,在這家金融科技巨頭原定上市幾周前,中央政府的一項調查發現,螞蟻集團的招股書掩蓋了其股權結構的複雜性。在持有螞蟻集團股權的層層不透明投資工具的背後,是一個由人脈廣泛的中國權貴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與那些對習近平及其核心圈子構成潛在挑戰的政治家族有聯繫。」
  • 「這些人,連同馬雲和該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將從該公司估值超過3000億美元的上市中,獲取數十億美元。」
  • 「在調查之前,(中國)央行監管機構已經對螞蟻金服的業務模式感到擔憂,公司旗下支付寶的用戶超過10億,為螞蟻金服提供了大量關於消費者消費習慣、借貸行為以及賬單和貸款支付歷史的數據,螞蟻金服利用這些數據打造了一家金融服務巨頭……但它並不需要遵守商業銀行必須遵守的嚴格監管規定和資本金要求。」
  • 「螞蟻金服的一些投資者及其持股結構引起了警覺……其中一家是私募股權公司博裕資本有限公司(Boyu Capital),部分由中國前領導人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創立。江澤民的許多盟友在習近平的反腐運動中被清洗,不過他仍然是幕後一股勢力。」
  • 另一個與江澤民有利益關係,屬於所謂的「上海幫」的組織,是由中共最高領導層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所領導。賈慶林與江澤民「關係密切」。

我們的分析:

1.《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證實了我們對習近平去年暫停螞蟻IPO的分析。總結一下:

11月5日

  • 我們當時否定了外界有關螞蟻IPO被取消的猜測,即馬雲發表了「政治不正確」言論,惹惱了習近平最親密的盟友王岐山。《華爾街日報》的文章顯示,習近平之所以關注江澤民派系參與螞蟻IPO,是因為他不希望將「巨大利潤的金融股權」輸送給主要政敵。

11月13日

  • 我們寫道:「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的快速發展、擴大規模以及它們的市場壟斷地位,對中共的統治構成了威脅。」這是因為「阿里巴巴、騰訊等民營科技公司大規模收集和傳播信息和數據,與中共『爭奪』對社會監控的控制權。另外,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如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資本運作和金融控股規模,也削弱了央行的貨幣和資本管制。」
  • 我們還寫道:「中共擔心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積累了足夠的資金和資源,成為嚴重的政治挑戰者。因此,北京以維護中國人民利益為幌子,先發制人地介入監管科技公司及其在線平台,以減輕黨的金融和政治風險。」
  • 《華爾街日報》此篇文章中有關中共監管機構如何關注螞蟻商業模式的信息肯定了我們的分析。
  • 我們注意到,「在『紅色貴族』成員的支持下,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積累了大量的資本和資產(數據),對黨中央構成了合法的威脅。」《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披露了江派在螞蟻上市中的作用,肯定了我們的上述觀察。

12月23日

  • 我們撰文指出,習近平「對中國互聯網和科技巨頭出手,面臨著越來越大的政治風險。中國互聯網和科技巨頭背後通常有『紅色』權貴和強大的派系勢力支持,他們對北京侵犯自己的利益不會客氣。雖然習近平領導層會設法緩解對互聯網和科技巨頭監管所產生的矛盾,在效益和風險之間取得平衡,但中央政府的行動勢必會傷害到一些人的利益。這很可能加劇中共派系鬥爭,導致『紅色』政權走向滅亡。」

1月26日

  • 在分析習近平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的講話時,我們寫道:「習近平在談及『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及其政治安全時,詳述了腐敗/派系鬥爭將如何威脅政權。這可能是暗指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等壟斷的、『大而不能倒』的中國民營企業從事對政權安全有嚴重影響的高風險金融活動的現象,以及這些公司及其高管如何得到強大的中共權貴的支持,而其中的一些權貴是習近平的死對頭,他們為了獲勝不惜採用『同歸於盡』的手段。」

2.習江派系鬥爭是2012年以來中共精英政治中最具影響的政治發展。我們在之前的特別報告(見這裡這裡)和過去的文章中已經詳細闡述。不過,需要簡單回顧一下,作為瞭解《華爾街日報》文章中的信息背景。

中國金融界的許多重要人物都是江派成員或盟友。他們在江派統治時代(1997年至2012年)發家致富,在當時,腐敗、「以貪治國」、「悶聲發大財」是政治正統。這些政治正統和中共的專制國家資本主義制度的缺陷,為中國經濟和金融領域出現嚴重問題奠定了基礎,令習近平2012年上任時接手了一個爛攤子。

習近平需要進行經濟和金融改革,以扭轉政權的局面,但由於江派仍然控制著中國的關鍵部門,以及重要的黨政機關,他幾乎無能為力。因此,習近平為了利於政策順利實施,發起反腐運動,目的是肅清江派,「整頓」中共政權,鞏固權力。習近平如今看似無所不能、「不可一世」,但他最近的講話卻透露出對「政治安全」和「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的深深憂慮。這說明,習近平缺乏「權威」,遠沒有主流媒體和學者所描述的那麼強大。與其前任胡錦濤一樣,習近平也沒有完全解決「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困擾。

習近平的權力鞏固也並非沒有受到江派和其他「反習聯盟」的挑戰。具體到經濟金融領域,江派在2015年股市動盪期間,試圖發動一場被許多中國觀察家視為針對習近平的「金融政變」。這場「金融政變」導致習近平在金融領域加大清洗力度,特別是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後,逮捕了賴小民、葉簡明、肖建華等中共精英的「白手套」。上文提到的《華爾街日報》報導顯示,螞蟻在2020年11月暫停IPO,是中國最新的一起備受矚目的金融案,與江派與習陣營的「同歸於盡」派系鬥爭有關。

3.與幾乎所有關於中共精英政治的報導一樣,《華爾街日報》對螞蟻上市知情人士的身份是匿名的。不過,文章中微妙的「爆料」表明,消息來源更可能與江派有關而非習陣營。

  • 《華爾街日報》的文章指出,江澤民「仍然是幕後一股勢力」。一家主流刊物如此描述江澤民的政治勢力頗為罕見,尤其是近年來,這個耆老已被建制派記者、評論員和學者從政權的政治勢力中抹去。相反,建制派的觀點是,習近平在政權中是名副其實的「至高無上」,已經沒有任何真正的政治力量可以挑戰他。換句話說,《華爾街日報》對江澤民的表述建制派會認為很可笑,但他們還是報導了。
  • 《華爾街日報》透露,習近平暫停螞蟻IPO的決定傷害了江派重要成員的家族,包括江澤民的家族。同時,江派被描述為「對習近平及其核心圈子構成潛在挑戰」。換句話說,《華爾街日報》的消息人士希望文章的讀者知道,中共精英階層存在嚴重分裂,習近平面臨有實力的政敵。這些消息人士還想讓世界知道,派系鬥爭中的主要參與者之一的利益受到了嚴重傷害,以至於他們認為有必要將這一恩怨「公之於眾」,即使這意味著會傷害黨的鐵板一塊「團結」和習近平的形象;《華爾街日報》文章中的信息勢必會繞過審查,傳回中國大陸。

我們之前寫過,中共各派系往往會在海外媒體上洩露對手的負面信息,以獲得派系鬥爭的籌碼。《華爾街日報》報導中披露的信息,對習近平來說,負面大於正面。例如,中共官員在意識到黨內老大面臨嚴峻的政治挑戰、控制力不如表面上那麼強時,就會傾向於不作為或拖延;習近平早在2018年就取消主席任期限制的一個關鍵原因,就是為了克服派系鬥爭問題帶來的官僚惰性。我們預計,在中共二十大之前,習近平會面臨類似的「不作為」問題,尤其是如果《華爾街日報》披露的派系鬥爭在中共官場人人皆知,官員們會消極怠工。

也許更關鍵的是,《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暗示了中共精英階層的嚴重分裂,而這正是既得利益者熱衷於利用的。「更長電報」的出現,揭示了西方建制派精英希望習近平被「溫和的集體領導班子」取代,並希望看到「中國重返2013年之前的道路,即習近平之前的戰略現狀」。如果《華爾街日報》文章中的派系鬥爭信息源自江派,那麼後者可能是在向華爾街和建制派精英發出信號,歡迎美國實施「反習不反中共」的對華戰略。

 

英文版

「作為會員,我對於您們的服務及所有增進我們理解的深層信息,我感到非常幸運、非常滿意。透視中國極大地幫助我拓寬了有關中國的視野。」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提供的中美貿易戰信息,對於台灣科技產業來說非常有價值。 我們公司基本上按照明教授的預測佈局,擴大了公司規模,豐富了產品線。這讓我們能夠在2019年承接來自中國的大訂單。」

邱先生,台灣瑞昱半導體研發中心(Realtek R&D center)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研究,每一個細節都十分深入,非常有參考價值,有助於外國研究人員理解中共以及中國真實國情。」

Baterdene,蒙古國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員

「[透視中國]對中國內部了解透徹、局勢的分析較為深刻,對中國的資訊有與市面其他同等信息不一樣的地方。希望從透視中國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

香港財經日報 (BUSINESSTIMES.COM.HK )

「明居正老師和透視中國團隊的預測,對我們製訂新聞報道方針和預計中國和香港政府的下一步,具有好高的參考價值。」

陳妙玲,香港電台新聞部中國組副組長

透視中國總是發表有關中國精英政治有趣和刺激的分析。關注透視中國的分析,特別是派系鬥爭,是非常有價值的。」

Lee Jones,倫敦瑪麗皇后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

透視中國對我教授的美國外交政策課非常有用,因為透視中國的觀點與已廣泛接受的『美國應該跟中國合作』的論點不同,而教學的重點是讓學生用思辨的方法去觀察當代重大問題。」

Roy Licklider,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兼職教授

「作為一名駐華記者,透視中國對我來說,是深入了解中共如何運作的一個非常可靠的信息來源,從中了解到很多中共派系鬥爭和習近平所面臨的挑戰。」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透視中國對中美貿易戰和朝鮮的洞察力非常強。 他們的預測通常很準確,毫無疑問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我發現對於中國的局勢發展,透視中國提供了具有更深度和更廣度的分析,而傳統媒體對於中國的政治、政策缺少這種精準、細緻的描述。」

John Lipsky,彼得 G·彼得森傑出學者,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

透視中國的洞見分析有助於我在劍橋教學,及服務於英國公眾的政策分析。」

Kun-Chin Lin 博士,英國劍橋大學大學政治學講師,地緣政治學中心副主任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動態進行了深入而細緻的分析,是培養未來懂中共內鬥的漢學專家的絕佳教材。」

Stephen Nagy,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高級副教授

「我發現透視中國特別有助於指導學生了解中國政治的複雜性以及中共內鬥對美中關係未來的影響。」

Howard Sanborn, 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教授

透視中國是我最有用(和最有趣)的資源之一。」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與他的團隊所做之局勢判斷都非常有遠見且方向也正確;在現今媒體參雜著許多真假難辨的新聞資料中,更是需要透視中國團隊以專業的角度來判斷這個詭譎多變的世界。」

劉正川, 嘉義大學榮譽教授

「非常的精闢,也非常的有見地,能夠洞悉事情發生的原因及預估未來發展的趨勢,尤其中美貿易大戰,台灣該應對的態度,有很好的見解。」

游朝堂,亞洲大學會計與資訊學系客座教授

「我贊同透視中國對中共惡意活動的分析,比如涉及到我們校園內的孔子學院。」

Robert Thurman,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 印度藏傳佛教研究 Jey Tsong Khapa名譽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