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立堅卑劣反澳洲推文中的意識形態

◎這篇分析首次發佈是在12月4日「透視中國」會員專屬的中國時事週報中。 訂閱「透視中國」會員可以查看過去中國時事週報分析存檔。


11月2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佈一張經過數字處理的照片,照片中一名澳大利亞士兵用刀子抵住一名阿富汗兒童的喉嚨。趙還說,他「對澳大利亞士兵謀殺阿富汗平民和囚犯感到震驚」。11月中旬媒體報道,澳大利亞政府對該國特種部隊在阿富汗戰場上的不當行為進行了為期四年的調查。

趙立堅的推文引起澳大利亞的強烈不滿。澳總理斯科特·莫裡森(Scott Morrison)譴責這是「令人厭惡的誹謗」,並表示中共政府應該為這一帖子的發佈「感到極度羞恥」,因為「這貶低了他們全世界的形象。」他形容這則帖子「駭人聽聞」,是「嚴重侮辱性的攻擊」,是「無端的、具有煽動性的、令人深惡痛絕的」。一些國會議員說,中國的外交「不過就是辱罵」,而另一些議員則呼籲澳大利亞政府採取切實行動,甚至與中國脫鉤。

澳大利亞的盟友,包括法國、新西蘭、英國和美國,也就冒犯性推文譴責趙立堅和中共。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卡萊·布朗在推文中表示,中共外交部傳播澳大利亞士兵在阿富汗的虛假畫面,散佈不實信息,標誌著「中國共產黨的行為跌到一個新的低點」。布朗補充說,中共的虛偽對所有人而言都是顯而易見的:「中共一方面在推特上散佈被修改過的圖片攻擊其他國家,另一方面阻止中國民眾瀏覽推特。……中共在散佈虛假信息的同時掩蓋其侵犯人權的可怕行為,包括在新疆拘押超過100萬穆斯林人。」布朗總結說:「中共試圖改變話題以逃避責任。我們不能讓他們得逞。」

澳大利亞的盟國還採取創造性的手段聲援,抵制中共對澳大利亞的欺凌升級。由19個國家200名國會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鼓勵民眾在假日期間購買澳洲葡萄酒,支持澳洲,抵制北京。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在推特上說:「澳大利亞葡萄酒將在本周的白宮假期招待會上亮相。中國可憐的葡萄酒愛好者,由於北京對澳大利亞葡萄酒商施加的強制性關稅,將錯過這一機會。」中共最近對進口的澳大利亞葡萄酒徵收高達212%的關稅,這是今年對澳洲實施的一連串懲罰性貿易制裁中的最新動作。

中共對趙立堅的推文在國際上引起的反響,擺出一副「天下烏鴉一般黑」詭辯術的架勢,同時指責批評者虛偽,而不回應對方的合理觀點。官方喉舌新華社11月30日刊發署名文章,題為「傷天害理之輩還敢『賊喊捉賊』!」。新華社12月2日的評論文章標題是「到底誰應該道歉?」中共外交部更加咄咄逼人。在12月1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聲稱,澳大利亞士兵的所作所為比假照片中所描述的「殘忍多了」,澳大利亞這一幕是為了顯示「對華強硬」。華春瑩還說,「這種『我可以、你不可以』的心態,說到底反映了一些人一種莫名其妙的、不可理喻的傲慢和虛偽。」

我們的分析

1.趙立堅的攻擊性推文,以及今年中共對澳大利亞的貿易制裁和「戰狼式」外交,都體現出中共「生存與稱霸」特性。

當中共認為自己處於虛弱或劣勢時,它就會進入「生存」模式,盡量避免或減少爭議。例如,2019年底王立強叛逃案爆光後,中共宣傳機構和「戰狼式」外交官對澳大利亞的批評就相對克制。除了慣常的言論和抹黑王立強外,中共沒有對澳大利亞採取實質性行動,因為當時中國經濟惡化,中國不想針對美國的重要盟友招致美國的進一步制裁。

當中共認為自己處於優勢,而對手處於劣勢時,就會進入「稱霸」模式。例如,今年早些時候,在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在大流行中掙扎,而北京似乎「控制」疫情之後,中共開始猛烈批評澳大利亞支持國際社會對中國進行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在臨近美國大選期間,川普總統因忙於競選,減少了對外交事務的關注,中共趁機逐步實施並加大對澳大利亞商品的制裁。現在,中共正利用美國選舉的混亂時期和拜登陣營對中國的「軟接觸」「競爭而不對抗」,露出了獠牙,恐嚇美國盟友。

2.中共的「生存與稱霸」特性源於馬列主義思想,不同於正常國家維護國家利益的本能心態。中共非常清楚「戰狼式」外交是虛偽的、荒誕的,但仍不顧一切地這樣做,因為這是其「超限戰」的一部分,是為了鬥爭,為了贏得世界霸權。澳大利亞政府必須瞭解,趙立堅推文的核心與其說是一次特別惡劣的違反外交禮節,不如說是中共對抗日益強大的全球反中共聯盟的意識形態戰、信息戰和宣傳戰。澳大利亞正是屬於這一聯盟。

鑒於中共正在進行意識形態、信息和宣傳戰,澳大利亞政府試圖通過強調正在解決自身問題,遠比中共做的好,來奪回道德制高點,這無意中落入了中共的圈套。首先,澳大利亞政府承認的正是中共希望世界關注的問題(「澳大利亞是侵犯人權的國家,它的盟友也是如此」)。其次,激烈的國際批評讓中共可以採用「那你們還」邏輯(或如華春瑩所說的「我可以,但你不可以」),這是一種典型的蘇聯宣傳策略,將中國描繪成日益加劇的中澳衝突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惡霸」。「天下烏鴉一般黑」邏輯幫助北京將其對堪培拉赤裸裸的恐嚇「合法化」,中共大喊「狼來了」,聲稱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堪培拉如果能意識到中共正在對澳大利亞及其盟友進行意識形態、信息和宣傳戰,並採取更有效的反宣傳措施,才能有更好的局面。例如,澳大利亞及其盟友應該直接指出中共的馬列主義真面目,並表示這種「奧威爾式的胡說八道」永遠不會被自由世界所接受。承認澳大利亞的人權問題,應該有適當的背景和對比關係,比如指出士兵在阿富汗的虐待行為是個人所為,將受到法律的制裁。相比之下,中共領導人下令系統性的侵犯人權,比如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並且會堅決否認和極力掩蓋。澳大利亞和盟友甚至可以藉機發起「攻勢」,呼籲關注中共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包括大規模關押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活摘良心犯(其中大部分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上述措施都可以用來應對中共的一系列宣傳招數,而這些措施的反覆使用,將迫使北京在挑起爭端前三思而行,以免其打「人權」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們在2019年7月寫道,當前的中美衝突「不僅僅是貿易戰或是科技戰,而是意識形態之戰、價值觀之戰和道德之戰」。這同樣適用於最近澳大利亞與中國的衝突。堪培拉必須認識到「中國挑戰」的實質,並作出正確的回應。

3.北京針對澳大利亞,意在「殺雞儆猴」。如果堪培拉在壓力下屈服,放棄與中共抗衡,美國的其他盟友和夥伴國也會效仿。如果失去盟友,在激烈的大國對抗中,美國而不是中共,將在世界舞台上被孤立。

澳大利亞如何應對中共至關重要。中共的宣傳人員和外交官會衡量他們的哪些策略對澳大利亞有效或失敗,然後推廣到其他國家實施。不充分或無效的反擊將使中共有恃無恐,更加猛烈地攻擊澳大利亞,並將其「反革命」運動擴大到其他國家。

4.中共在與澳大利亞打交道時越來越肆無忌憚,可能與其認為「可預測的」拜登政府將要上台有關。拜登和他的中國顧問們看到了「中國崛起」的積極因素,但尚未闡明應對中共威脅的實質性戰略。拜登團隊從來沒有展開他們所說的「與盟友合作對抗中國」的含義,「戰略」模糊不會對中共奏效。與此同時,拜登團隊關鍵職位的人選讓中共更加囂張;在西方媒體報導拜登將任命貝萊德高管布萊恩·迪斯(Brian Deese)執掌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後,一名中國專家對《環球時報》說,迪斯將「促進與中國的合作」,因為他代表著「嘗到了與中國做生意甜頭」的美國大公司的利益。

如果川普總統通過法律和憲法手段贏得連任,北京對拜登政府的押注將會變成嚴重的誤判。美國國務院最近的政策文件顯示,川普在第二個任期內對中共的態度將更加強硬。另外,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的白宮計劃,美國及其盟友呼籲購買澳大利亞葡萄酒,可能預示著將建立一個「西方國家的非正式聯盟,在中國利用其貿易力量脅迫各國時聯合報復」。報導稱,「當中國抵制進口商品時,同盟國將購買這些商品或提供補償。或者,聯盟會根據損失評估聯合對中國徵收關稅。」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