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團隊的大重啟與中共的全球野心

◎拜登團隊將會聽任中共以清晰的途徑「恢復」中美關係,破壞華盛頓的「新冷戰」立場,並重啟全球霸權野心。


11月28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資深教授翟東昇在上海觀眾面前得意地表示,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贏得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北京將享有優勢。

翟東昇說,拜登當上總統後,中美關係將重新回到中共利用「美國權勢核心圈中的『老朋友』的權力和影響力」,一兩沓美元就可搞定任何問題的時代。川普下台後,華爾街可以自由遊說拜登「建制派」所代表的「傳統精英」,讓北京做「很多『交易』」。

翟東昇炫耀中共在美國精英圈影響力的視頻曝光後,通過華裔美國自媒體人士廣泛流傳。視頻還被福克斯新聞的頂級政治評論員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報導,川普總統隨後在推特上轉發。

拜登是否真的在選票上擊敗了川普,還是這位特立獨行的總統贏得了第二任期,時間將證明一切。但是,如果拜登團隊在1月20日入主白宮,翟東昇的演講預示了中美關係和自由世界的前景。

「沒有對抗的競爭

美國大選前夕,觀察家們注意到,有關拜登政治立場的報道明顯不足。大多數媒體將這位78歲的老人描繪成一位溫和的政治家,代表著與美國盟友的常態和夥伴關係,與川普及其「美國優先」政策截然相反。

在中國問題上,拜登同樣含糊其辭。除了曾經一次譴責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是「暴徒」,兜售與中國「競爭」外,這位前副總統拒不解釋在反擊中共方面,美國人和世界其他國家可以從拜登的總統任期中期望什麼。

拜登明顯不願將中國列為美國的主要威脅,而川普政府在2017年就曾在當年的《國家安全戰略》中做出過這樣的評估,此後進行深入闡述。

自11月3日大選以來,拜登的立場逐漸明朗。拜登提議的許多內閣人選都是長期任職的官僚、說客或企業界人士,而且認同全球化,簡而言之,都是與美中關係「蜜月」相關的人物。例如,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拜登提名擔任財政部長的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在2020年1月表示,反對川普的貿易戰和科技戰;拜登的長期助手、提名的國家安全顧問人選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2017年表示,美國應該鼓勵中國的和平崛起。

總部位於弗吉尼亞州的《政治家》雜誌報導說,成立於2017年的諮詢公司WestExec Advisors「現在看起來像是等待入閣的下屆政府」,其員工主要由奧巴馬時期的前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官員組成,他們「為拜登競選籌集資金,加入他的過渡團隊,或者擔任非官方顧問」。拜登的國務卿人選托尼·布林肯(Tony Blinken)是WestExec的聯合創始人和管理合夥人。

《華盛頓自由燈塔》12月2日報導說:「直到7月下旬,WestExec諮詢公司仍在大力宣傳其幫助美國主要大學在華捐款,而又不損害五角大樓資助的研究經費,」這些成績後來被從其網站上刪除。WestExec的工作與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背道而馳,其中包括遏制中共對美國大學的影響

拜登和他的競選夥伴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11月7日發表勝選演說後不久,《南華早報》援引一名中共官員的話說,北京通過一個「半官方的溝通途徑」與美國「恢復了停滯的秘密渠道外交」,而這個渠道由於川普政府對中共的強硬立場,近幾個月來一直不活躍。

正如我們在11月26日的分析文章中所寫,拜登將「將重拾親中的『接觸』戰略,雖然表面上看似『競爭』。」拜登的立場與川普政府應對「中國挑戰」的強硬、原則至上的做法形成鮮明對比。

「大重啟」

保守黨電台主持人、憲法律師馬克·萊文在審閱拜登和「社會主義者」候選人伯尼·桑德斯的「統一工作隊」的一份長達110頁的文件時,發現文件中列出的建議與1936年的蘇聯憲法有許多相似之處。萊文認為,最值得注意的是,該文件提出了由民主黨控制的集中監管機構和稅務機構來處理六個方面的問題,涵蓋了美國社會的大部分內容。

考慮到拜登與華爾街之間的密切關係,而華爾街幾十年來都是美國資本主義的象徵,社會主義綱領似乎自相矛盾。但實際上,馬克思和列寧的學說,他們主張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並不排除與資本家合作實現其革命目標。

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核心是權力和階級鬥爭。儘管共產主義和其他左派意識形態聲稱是「為人民」或為其他受壓迫群體,但實際上,它們始終是一小撮精英為壟斷政治權力、建立極權主義、剝奪普通民眾的財產和權利而販賣的說辭。

左派主流人物越來越多的「結果平等」言論,以及對上個世紀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政權犯下的滔天罪行的淡忘,已經使馬克思主義思想在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回潮。

拜登的言論表明,他將利用這場大流行來擴大和鞏固精英階層對美國的控制。在總統辯論期間,拜登預言了一個「黑暗的冬天」,他說,如果這意味著「遵循科學」,他將批准更多的封城措施。

拜登團隊正準備利用大流行,對美國和美國社會實施達沃斯批准的「大重啟」。承諾「重建得更好」,換句話說,利用高稅收、收入再分配和「社會正義」等非暴力手段,在美國建立社會主義。人們將看到民主美國越來越像共產中國。

川普總統是美國傳統價值觀和原則的積極捍衛者,而國務卿蓬佩奧在國際社會堅定地捍衛自由和民主。蓬佩奧毫無保留地揭露中共的惡意行為,挑戰中共的意識形態,並經常將共產黨與過往臭名昭著的獨裁政權相提並論,招致中共宣傳和外交官的激烈謾罵。相比之下,拜登政府以其露骨的社會主義計劃和妥協的外交政策,準備放棄一切對中共有意義的對抗。中共官員、黨媒以及像翟東昇這樣的人物,已經在歡呼拜登這個「可預測的」,也即「可控制的」,美國領導人。

拜登上台後,習近平和中共將撐過目前經濟困境、外交困境等疊加的「完美風暴」。沒有目前對其全球影響力的制衡,中共將暢通無阻地「重置」中美關係,破壞華盛頓的「新冷戰」立足點,再次推動全球霸權。

憲法解決方案

大多數媒體和公眾人物都認證拜登贏得大選。然而,川普並沒有認輸,他仍有幾種司法和憲法手段可以確保連任。數千名宣誓證人已經證明,在多個關鍵州存在著大規模的、系統性的選舉欺詐和違規行為。至少有18個州加上川普總統加入德克薩斯州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的訴訟,指控賓夕法尼亞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的選舉違反了美國憲法。

按照開國元勳們對「醜陋、陰謀和腐敗」設置「一切可行的障礙」的意願,川普團隊可以利用現在至1月6日(即國會計算選舉人票數的日子)的幾周時間,通過美國司法系統進行訴訟,喚醒公眾。然後,因舞弊而宣告無效的選舉將交由美國眾議院的各州代表團決定,其中多數是共和黨代表團。

正如翟東昇教授所暗示的那樣,拜登上台對中共的霸權野心將是巨大的利好。然而,如果川普及其支持者能夠力挽狂瀾,守住白宮,這將不會成為現實。建議投資者、企業和政府不要聽信主流媒體和中共宣傳,等到大選塵埃落定後再做中國計劃,以規避風險,發現機遇。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