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創紀錄IPO發生了什麼?

◎馬雲的言論不太可能是北京當局叫停螞蟻集團IPO背後的主因。


由中國商業巨頭馬雲共同創立的金融服務公司螞蟻集團遭受重大挫折。11月3日,北京叫停該公司在香港和上海總值340億美元的首次公開募股(IPO)

10月24日,即IPO啟動的幾天前,馬雲在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在上海召開的外灘金融峰會上發表演講。他在演講中表示,中國銀行業監管太多,創新緩慢,這就是為了規避風險的「當舖思想」的表現。

馬雲還認為,「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監管。」

在馬雲演講前,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透過視頻在該論壇上發表了主題演講。王岐山在演講中警告說:「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迴圈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

在螞蟻集團IPO被叫停的消息傳出後,中國觀察人士的第一反應是,馬雲因上海的言論受到了中共的懲罰。

不僅僅針對個人

11月2日,馬雲和螞蟻集團高層井賢棟、胡曉明被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約談。隨後,螞蟻集團在聲明中表示,「雙方就金融業的健康和穩定交換了看法」,並承諾遵守法規並為中國的經濟和人民服務。

當晚,曾參與約談馬雲的兩家金融監管機構,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銀監會,發佈新的旨在控制大型國有和私營企業集團的金融規則。

11月2日同一天,中國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在陸媒上發表文章,題為《金融科技公司侵害消費者權益的亂象更加值得高度關注》。文章嚴厲批評金融科技公司的種種不當行為,主張政府加強監管。

乍一看,螞蟻集團完全是由於馬雲在10月24日外灘金融峰會上的言辭過激而受到懲罰。觀察人士將馬雲的言論視為對王岐山的挑戰。路透社的一篇文章援引「資深監管人士」的觀點認為,馬雲錯誤地認為他「可以挑戰金融體制,卻能保留中央領導的支持」。

但馬雲的言論不太可能是北京當局叫停螞蟻集團340億美元IPO背後的主因。中共領導層更加關注金融和政治安全。正如路透社引述的消息人士指出的那樣,「更大的背景是,政府今年的主要目標是加強對金融領域的監管,防止在經濟受到疫情衝擊時出現系統性風險。」

最後的一搏

儘管馬雲是中國頂級富豪,但他不是中共核心圈子的成員,也不屬於「太子黨」。與共產中國的所有問題一樣,政治高於一切。馬雲所屬的資產階級在思想上被黨所憎惡,只有在符合領導的利益時才被容忍。

像馬雲這樣地位的人向共產黨發起嚴重政治挑戰的可能性很低。相反,他的言論更應視為一位著名商人苦苦哀求當局放鬆監管,希望以此能夠引起公眾的關注,甚至影響中共高層重新考慮。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其第二個任期內將遏制金融危機作為優先事項。根據《華爾街日報》11月12日的報導,習近平和其他高層官員長期以來一直希望對馬雲的業務有更大的控制權。報導援引熟悉內情的中共官員的話說,馬雲在10月24日的言論只是「中國監管機構調查及全面叫停螞蟻IPO」的催化劑。

中共可能在意識到螞蟻集團玩金融空轉套取高利卻把風險留給政府後,決定暫停螞蟻集團的IPO。中共出於對金融風險的擔憂,願意在最後一刻取消創紀錄的IPO,這表明在中國,這些風險確實很高。

政治與商業

螞蟻很可能再次啟動IPO,但可能在半年之後。

但是,分析師估計,在政府監管措施出台後,螞蟻集團的估值可能下降1500億美元以上(此前估計IPO後為3130億美元)。

螞蟻集團推遲上市雖然可以讓中共降低金融和政治風險,但卻損害了中共一直努力營造的疫情復甦及開放金融市場的形象。螞蟻集團IPO被無緣無故地叫停,集團高管被約談,這些都提醒著投資者,無論他們多麼出色或成功,在與中國公司合作時都面臨著政治風險。

不過,對於中共和習近平來說,這些代價是非常值得的。創紀錄的IPO被叫停後,螞蟻股價暴跌的金融風險被消除,由金融科技驅動的中國經濟金融化所帶來的風險也隨著新規出台而降低。遏制螞蟻成功上市帶來的潛在金融風險,也有助於習近平降低其政治脆弱性,使其黨內派系對手失去一個可能使用的「超限戰」策略。

北京在最後一刻決定撤回螞蟻集團IPO,背後的主要理由是遏制巨大的金融和政治風險。馬雲在上海的挑釁性言論並沒有給他任何好處。而中共願意讓馬雲因挑戰當局受到懲罰這種說法廣泛傳播,它給其他可能想要越界的民營企業家一個警告,在不確定中發出政治威懾。

北京對螞蟻集團IPO的粗暴處理指向了巨大的金融風險。企業、投資者和政府需要看穿中共描繪的金融「避風港」的宣傳,為重大金融和經濟危機的爆發做好應急準備。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