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圖謀正規化「強人政治」專制

◎這篇分析首次發佈是在10月2日「透視中國」會員專屬的中國時事週報中。 訂閱「透視中國」會員可以查看過去中國時事週報分析存檔。


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討論「十四五」規劃、2035年遠景目標以及《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以下簡稱《條例》)。

國家喉舌新華社報導稱,《條例》是「堅定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的「必然要求」。《條例》還對「黨中央的領導地位、領導體制、領導職權、領導方式、決策部署、自身建設等」做出「全面規定」。

我們的分析

1.可能在五中全會上出台的《條例》,似乎是習近平自2016年以來整合各種權力、從「共識」規則(「集體領導」)向「強人政治」專制(「總書記加強版」)過渡的又一嘗試。

2016年

  • 在10月24日至27日舉行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上,習近平獲得「習核心」稱號。此前一年,習近平大力進行軍隊改革,推動軍隊現代化,鞏固對「槍桿子」的控制。
  • 在12月26日至12月27日的所謂「民主生活會」上,中共政治局重申了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和「四個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

2017年

  • 在10月18日至10月24日的中共十九大期間,「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作為中共「核心」領導人的地位被寫入黨章。
  • 10月27日的政治局會議通過了「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規定,要求政治局和常委每年都要向習近平提交年度工作報告。我們當時分析認為,這一安排明顯提升了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中的地位,建立了「總書記加強版」模式,之前的「集體領導」模式被邊緣化。

2018年

  • 2月26日,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批准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共中央還成立了管轄黨和國家機關的新的委員會。這些委員會直接向以習近平為首的政治局報告,有些委員會甚至獲得了此前分配給國務院的權力和責任。
  • 3月11日,中共全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正案,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雖然在中共政權中,國家主席是個沒有實權的象徵性職位,但由於習近平兼任的中共總書記一職沒有任期限制,理論上他可以成為「終身執政者」。
  • 3月21日,習近平首次審閱中央政治局各委員的工作報告,並對他們提出要求。習近平此舉強調了他作為黨的最高領導人的地位。
  • 在9月21日的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的「四個意識」、「四個自信」、「兩個維護」這三個中共政治術語首次被正式提出。

2019年

  • 2月28日,新華社報道,政治局向黨中央和習近平述職。

習近平推動中共政治改革通常是從宣傳開始,然後以「規格待遇」方式推行,最後被寫入官方文件。這一路徑的思路是,在中共政權中明確「習代表黨中央,黨中央就是習」。換句話說,「黨領導一切,黨中央領導黨;而習近平代表黨中央,領導著一切」。

最終被寫進在《條例》中或被排除在外的內容,可以揭示習近平將中共從「集體領導」模式推向「強人政治」專制模式走了多遠。如果《條例》只是強調習近平在「集體領導」中的至高無上地位,那麼他目前對正式確定「總書記加強版」的安排是滿意的。然而,如果《條例》中沒有「集體領導」一詞,那麼習近平正致力於正式廢除「集體領導」,推行「強人政治」專制。

2.從習近平宣佈《條例》的時間點可以得出一些啟示。

1)習近平在中共派系鬥爭中佔有優勢

北戴河會議後,習近平顯然已採取措施,進一步鞏固權力,提升「權威」。習近平能夠公佈五中全會日期,並通過《條例》鞏固權力,說明習近平在派系鬥爭中佔據優勢,壓制對手,至少目前是這樣。

2)習近平需要更多的「權威」以緩解巨大的政治風險

中共派系政治是一個殘酷血腥的,無論一個派系的權力有多大,局面都可能很快發生翻轉。因此,儘管習近平表面上最有權勢,但他仍然需要增強自己的「權威」,這種中共黨內「權力-威望」的無形資產。例如,鄧小平從未擔任過最高職務,但由於具有巨大的「權力-威望」,可以將黨主席華國鋒趕下台,說明了「頭銜」和「權威」兩者哪個才真正擁有權力的作用。

中共精英幹部獲得「權威」至少有三種途徑。中共官方信奉共產主義無神論,力圖廢除階級,但由於「世襲」的原因,習近平或薄熙來這樣的「紅色貴族」自然比胡錦濤或李克強這樣的官二代擁有更多的「權威」;太子黨們堅持認為,他們的「統治權」源於他們的革命父輩打下了江山。同時,官職、頭銜、政治理論/口號/名言/運動、宣傳、規格待遇,以及政治精英和軍隊的支持,也會增加中共幹部的「權威」。最後,「權威」可以通過個人成就來積累。最後一點解釋了習近平為什麼要把處理新疆問題和應對冠狀病毒疫情不力說成是「成就」,並把「功勞」歸於自己。

習近平可能知道,他掌握的權力越大,自身的處境就越不穩固。因此,習近平會拒絕示弱(即使他的政策已明顯走偏),不斷想方設法提高自己的「權威」,制服派系對手,將個人的政治風險降到最低。

3)習近平可能重新評估現有的政治聯盟

在上任之前,習近平與胡錦濤陣營和強大的元老家族(如葉家)結成了至關重要的聯盟,來對抗江派。不過,習近平越是接近「政治強人」專制,就越可能覺得不需要現有的聯盟。當習近平成為真正的政治強人時,中共派系鬥爭的權力平衡以及利益分配將發生巨大變化。比如,習近平將不可避免地成為偏執狂,以懷疑的眼光審視著每個人,甚至是目前的親密盟友。事實上,習近平可能已經在重新評估現有的政治聯盟,而那些曾與他僅是「聯手」的盟友(如李克強)將最先受到質疑。

同時,「反習聯盟」有更多的理由將習近平趕下台或邊緣化,以恢復權力平衡,維護自身利益。根據我們之前對近期事件的分析,我們相信他們會毫不猶豫地使用危及習近平和政權的「超限戰」。

總之,「政治強人」專制將把中共鎖定在無休止的、致命的權力鬥爭中——「政治強人」越強大,其統治的阻力就越大,中共政權的後果就越嚴重。

4)「反習聯盟」與「超限戰」

習近平可能是在盤算,將自己與黨正式劃等號會降低自己的政治風險,因為派系對手會在打擊他時三思而行,以免把黨也搞垮。然而,習近平的行為導致了黨內權力嚴重失衡,反而可能刺激「反習聯盟」為了自保對習近平採取行動。我們此前曾指出,習近平的對手有能力將中共的所有問題都歸咎於他,然後再以「撥亂反正」的名義將他趕下台,即使這意味著會解體黨。

在「同歸於盡」的派系鬥爭和中共政權岌岌可危的地緣政治環境下,習近平的派系對手將不惜對他使用「超限戰」戰術,那怕危及政權的存亡都會在所不惜。企業、投資者和政府必須警惕中國急劇上升的政治風險和動盪。

5)「敵人的敵人」

中共在習近平領導下加強對中國的控制,意味著習的派系對手可能很難在國內成功實施「超限戰」計劃。因此,「反習聯盟」可能從國外尋求「幫助」來推翻習近平。例如,習近平的對手可能會向美國提交罪證確鑿的情報,要求美國做出某種回應,包括冠狀病毒的起源和新疆迫害運動等「敏感」話題,或者涉及美國國家安全的事項。除非習近平和美國都決定不對情報洩露採取行動,否則這種情況很可能導致中共「柏林牆」倒塌。

同時,在習近平的對手成功發動「超限戰」,而習近平沒有好的選擇的情況下,習有可能向川普總統求助。這也將導致中共「柏林牆」倒塌。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