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共對蓬佩奧美國辛州演講反應木然

◎蓬佩奧國務卿在威斯康辛州演講中的中國議題清單對北京來說是「災難性的」。


9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威斯康辛州議會大廈發表關於中共干預美國聯邦和地方政治的演講

這場題為「州議會與中國挑戰」的演講要點包括:

  • 蓬佩奧提到威斯康辛州參議員羅傑羅斯(Roger Roth)說的一個故事,即中共駐芝加哥領事館曾給羅斯寫信,要求州議會提出決議案,讚揚中共抗疫,「集體粉飾」其「對全球大流行的罪責」,但羅斯沒有接受中共的誘餌,而是起草決議案,批評「中共在武漢冠狀病毒問題上故意誤導世界」。
  • 蓬佩奧說,雖然各國試圖影響美國的政治和文化「沒有錯」,但正常國家的做法與中共的參與根本不同。蓬佩奧說:「中共及其代理人的目的是讓美國人接受北京的專制主義形式」。
  • 蓬佩奧在「中共和中國人民」之間、在「中國領導人和那些如同美國人一樣希望自由、和平、富足地生活,照顧自己家庭的人民」之間做出區別。
  • 蓬佩奧指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意識到美國正在反擊中共在國內外的惡劣影響,利用「次國家級實體來規避美國的主權」。蓬佩奧推測,習近平「認為地方官員很可能是薄弱環節」,他指出,中共已經在全世界收羅了精英。
  • 蓬佩奧對中共的鬥爭理論進行了簡明扼要的概括。他說:「中國共產黨把自己看作是馬列主義思想的真正先鋒,這要求像它們這樣的共產主義國家必須鬥爭,必須與我們這樣的資本主義國家鬥爭並取得勝利。」
  • 蓬佩奧說,美國一直在觀察中共努力滲透州和地方官員、家長教師會議,並「向州政府施壓,要求他們不要承認台灣、與台灣進行貿易或以其他方式與台灣接觸」。他舉例說,2017年中共向加州參議院施壓,使其擱置了一項聲援美國和中國法輪功學員的決議案。
  • 蓬佩奧說,各州必須審查養老基金中的中國投資。「威斯康辛州的退休系統投資於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這兩家都是國有巨頭,它們是中國奧威爾式監控系統的組成部分」,他說。
  • 蓬佩奧建議各州確保當地高校不受「孔子學院等與中共有聯繫的組織的不當影響」,確保親民主學生不遭受親北京的個人和團體的騷擾。
  • 蓬佩奧指出,中共正試圖從種族角度「塑造瘟疫大流行的故事情節」,「他們希望你們相信,美國對中共處理冠狀病毒的憤怒與種族有關……中共認為它可以用種族主義的喊聲淹沒美國人要求問責的呼聲……中共想煽動我們在明尼阿波利斯、波特蘭和基諾沙看到的那種紛爭。」
  • 蓬佩奧說,川普政府「拒絕接受北京注定稱霸的觀點」,不允許中共「干預我們的內政」。他還說,國務院正在審查美中友好協會和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這兩個中共統戰部在美國境內的組織的活動。
  • 當被問及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遭受人權迫害時,蓬佩奧說:「我們正在考慮用什麼樣的詞彙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描述……別傻了,世界正在醒覺這些地方發生什麼事了,我們所要求的是中國政府停止那種行為,以人道來對待他們。」

儘管蓬佩奧演講涵蓋了一系列觸碰北京「紅線」的中國問題——法輪功、維吾爾人、香港、馬列主義意識形態、虛假信息、政治干預等等——但至少在蓬佩奧發表演講時,中共對蓬佩奧及其演講保持低調。9月24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當被問及蓬佩奧對美國聯邦和地方議員等政界人士警告中共干預一事的評論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僅僅使用了慣用的宣傳套路:蓬佩奧的言論「罔顧事實,純屬謊言」,暴露了「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美國一些政客患了『反華妄想症』」。

汪文斌的木然回應,與蓬佩奧演講前一周黨媒對他的惡毒攻擊形成鮮明對比。《北京日報》在一篇評論文章中,給蓬佩奧貼上「老牌反華分子」標籤,並通篇稱其「肥豬蓬」。此前,中共宣傳媒體抨擊蓬佩奧「傳播政治病毒」,是「史上最糟糕的國務卿」。

北京的災難

正如《華爾街日報》的一位記者準確地觀察到的那樣,蓬佩奧國務卿在威斯康辛州的中國議題演講對北京來說是「災難性的」。演講涉及的許多議題都是中共極為「敏感的」,特別是法輪功,對這些議題的探討會引起人們對中共罪惡的關注。例如,中共政權極力阻止人們談論活摘良心犯(其中大部分是法輪功學員)器官,阻止人們談論大規模關押維吾爾族穆斯林。此前,中共無視國際社會對其嚴重侵犯人權罪惡的抗議,為證明迫害的合理性,對打壓群體進行污名化、散佈謠言——將迫害維吾爾人定義為「反恐」,將法輪功污衊為「X教」。然而,近年來,隨著美國和自由世界對中共滲透和干預的覺醒,中共造謠宣傳的影響力逐漸減弱。「共產黨人幾乎總是撒謊,」蓬佩奧在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當涉及到中共時,我說我們必須不信任,而且要核實。」

日益惡劣的國際環境和日益惡化的中美關係,勢必影響了北京以木然反應對待蓬佩奧的威斯康辛州演講,至少目前是這樣。一年多以前,對華強硬基本上還是一個不受歡迎的觀點,中共看準時機,對那些在支持川普政府強勢對華政策的公開信上簽名的人發動了一輪宣傳攻勢,試圖淹沒這些聲音,並恐嚇那些認同公開信的人。中共甚至詆毀這封公開信及其觀點,指簽名者中有「法輪功X教分子」。但是,隨著「對華強硬」成為了美國和其他地方的主流立場,隨著美國國務卿公開指責中共將迫害延伸至國外,中共不敢冒險使用慣用的宣傳伎倆,以免適得其反。

下一步

根據我們對中共特性和運作的瞭解,我們認為北京一定會對蓬佩奧的威斯康辛州演講作出回應。為了扼殺川普政府的勢頭,利用媒體關注時間短的優勢,中共可能會再等幾周後,對蓬佩奧的演講發表冗長的「事實核查」,類似於在蓬佩奧尼克松圖書館演講的整整一個月後,中共發佈33000字的反駁。中共的回應幾乎肯定會舊調重彈,充斥著有關蓬佩奧及其演講中提到的所有中國問題的虛假信息和謊言宣傳。中共甚至可能會抓住機會,加倍渲染其冠狀病毒和種族主義的說法。最後,中共可能會結合西方媒體對蓬佩奧演講的負面報導,進一步抹黑蓬佩奧;主流媒體將蓬佩奧的威斯康辛州之行譏誚為「在大選前為川普站台」。

蓬佩奧的威斯康辛演講擊中了中共的七寸要害。為了控制媒體的節奏,把握優勢,川普政府可以增加曝光中國議題清單的頻率,包括法輪功、新疆維吾爾人受迫害等「核」級人權問題、香港問題、中共馬列主義思想的危害等。美國高官或白宮反覆聚焦這些「敏感」的中國議題,本身就具有新聞價值,媒體也有足夠的動力去報道川普的最新動向。這將促使人們更加關注中共不願觸碰的中國問題,使北京無法控制新聞週期,在宣傳上處於守勢。

川普政府還可以繼續在反擊中共宣傳和干預方面展開攻勢。例如,蓬佩奧指出中共正悄悄地嘗試將美國對疫情的追責誣陷為種族主義,這是一個很好的舉措,能夠在北京更加猛烈的宣傳前先發製人。在美國總統大選前主動反擊中共的宣傳和造謠,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北京一定會利用目前充滿政治色彩的環境來推動其利益。正如蓬佩奧在接受《華盛頓時報》採訪時說的那樣,「中共在試圖影響我們的選舉結果時,操作方式會與其他國家不同。他們希望施展他們的影響力,他們希望我們的大選能夠得到一個與中共的目標一致的結果,但是這個結果卻非美國選民的意願。」

我們在8月份寫道,中共可能會尋求利用美國的種族衝突達到放大效果。為了有效反擊中共的「種族主義」牌,我們建議川普政府考慮加強其對華戰略中的文化部分。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