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戰略:美國與世界如何清除「中共病毒」

◎當今的中共懼怕意識形態對抗,因為中共信奉的、殺害和壓迫了數億人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是已經破產的信念。川普政府與中共之間正在出現的意識形態對抗,是有方向的且有效的,擊中了中共的七寸要害。


1917年列寧與布爾什維克在俄國革命中奪取政權後,西方列強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上圍繞蘇聯建立「防疫隔離」。西方民主國家認為,共產主義是一種危險的傳染病毒,必須加以遏制和消滅,防止暴力革命的幽靈威脅到所有國家的自由和繁榮。在大約三十年後,美國外交家喬治·肯南(George F. Kennan)提出「遏制策略」——「防疫隔離」之一,以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蘇聯的擴張主義。

一個多世紀之後,美國最高外交官在講述中共及其對世界的威脅時,同樣用病毒來形容中國共產黨。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的演講中說:「也許我們當初對中國的共產主義毒株過於天真。」「我們必須說實話。我們不能像對待其他國家一樣,把這個中國的化身(指中共)當作一個正常的國家。」

蓬佩奧警告說,「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共產中國肯定會改變我們。」「如果我們現在不行動,最終,中國共產黨將侵蝕我們的自由,顛覆我們社會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基於規則的秩序。……我們的子孫後代可能會任中國共產黨的擺佈,他們的行動是當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戰。」

蓬佩奧的擔憂有充分的依據。最近,中共掩蓋了武漢冠狀病毒的爆發,導致了一場毀滅性的大流行,而北京卻利用疫情,試圖進一步推動其全球霸權議程。在中國,中共建立了科技極權主義政權,擁有完善的互聯網控制、大規模監控人民和社會信用評級系統。以「反恐」為幌子實施種族文化滅絕,新疆有超過一百萬名維吾爾族穆斯林被拘押在「再教育營」。中共繼續滅絕人性的強行活體摘取良心犯器官,其中大部分來自法輪功學員。在印太地區,中共違背承諾將南海軍事化,力爭在2050年前打造世界一流的軍隊。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和知識產權盜竊(據估計,美國每年因此造成6,000億美元的損失)都有據可查

但是,中共今天所構成的威脅,在許多方面,不同於蘇聯。中國已經深深地融入了全球經濟,美國若採用冷戰時期與蘇聯打交道的方式對付中共,已是遠遠不夠或已經過時。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表示,一些美國大型科技公司願意遵守中共的審查制度,表明他們「非常願意與中共合作」。他以好萊塢和NBA為例,這些企業在美國提倡社會正義,但經常對中國的人權問題進行自我審查,以取悅中共。同時,還有美國公司幫助中共建立、鞏固科技極權主義政權,思科參與了中共用於網絡審查、追蹤監控中國人民的「金盾工程」。

前美國尼克松總統歷史性的北京之行,開啟了對華接觸政策,美國期望中國經濟改革會導致政治自由化和開放性。然而,蓬佩奧表示,「我們一直在追尋的那種接觸政策沒有在中國境內帶來尼克松總統所希望引導的那種改變。」相反,中國經濟與全球經濟的深度融合以及共產黨有能力將經濟實力轉化成政治影響力,這意味著美國應對中共威脅必須考慮「防疫隔離」之外的戰略。「這不是關於遏制,」蓬佩奧說,「這是關於我們從未面對過的一個複雜的新挑戰:蘇聯當時與自由世界是隔絕的。共產中國已經在我們的境內了。」蓬佩奧還認識到,美國對華戰略不能「只是一味地強硬」。美國「還必須與中國人民進行互動,並賦予他們力量,—他們是充滿活力、熱愛自由的人民,與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同。」

那些批評人士在批評蓬佩奧的「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演講時,所使用的語言非常一致。中共宣傳機構和外交官指責蓬佩奧的演講充滿「意識形態偏見」、煽動對中共的「意識形態仇恨」。中共還堅持認為,美國試圖「開歷史倒車」、放棄「接觸政策」「注定要失敗」。在美國國內,有外交官形容蓬佩奧的演講是「精神錯亂」、「冗長的意識形態咆哮」,並譴責他將美國送上了「必將失敗的道路」。儘管美國國內對國務卿言辭的抱怨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源於兩黨分歧,但對蓬佩奧近乎與中共一致的批評表明,川普政府正在採取行動喚起了人們對中共意識形態的關注。

當今的中共懼怕意識形態對抗。正如蓬佩奧所指出的,中共信奉的、殺害和壓迫了數億人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是已經破產的信念。揭露中共的本質、歷史及其在強化意識形態上繼續犯下的罪行,會威脅和打破中共幾十年來所宣揚的「民族復興」和「和平崛起」的謊言。隨著美國、中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的人民清楚地看到共產黨的本來面目,並且隨著經濟低迷削弱了北京與中國人民的社會契約,意識形態的對抗最終將成為現實,威脅著中共政權的合法性。

為了避免危及合法性、應對美國的意識形態對抗,中共利用其在國內外的宣傳機構和資源部署一系列進攻性和防禦性措施。在防禦性和國內方面,中共發揮獨裁體制的優勢,譴責美國的「意識形態偏見」,捍衛政權合法性。在進攻性和國際方面,中共指責美國具有「霸權思想」、「冷戰思維」,破壞國際秩序。最近,中共還譴責川普政府將中國說成是意識形態上的威脅,是出於惡意的政治謀算(而不是出於對國家安全的擔憂)。

當中共受到美國意識形態對抗的嚴重威脅時,它將加倍打「種族主義」牌,而到目前為止,這一手段仍然微妙地發揮了作用。長期以來,中共一直將其與中國和中國人民混為一談,指責一切批評其惡劣行為的聲音是「反中國」(而不是「反中共」)或者是種族主義(而不是反共產主義或反獨裁)。中共聲稱是14億中國大陸及海外華人的代言人,因此,借用民族身份或文化遺產綁架大陸人民。中共認為那些希望保持「政治正確」的國家和其他海外機構,會繼續讓中共作惡,并且不願加入美國的「反華聯盟」。同時,隨著美國種族示威的爆發,中共宣傳機構公開指責川普政府是「種族主義」的效果將被放大。中共有關「反華」勢力的虛假宣傳,將煽動中國人民(包括海外華人)仇視美國和美國價值觀,接受中共的鬥爭哲學。如果中共升級對「反華」勢力和「種族主義」的指控,那麼美國應對已經很複雜的「中國挑戰」將變得更加棘手,代價更高。

川普政府在與中共打交道方面一直是強硬、有戰略和有效的,特別是在貿易、科技和人權方面。但是,在「與中國人民互動並賦予他們權利」方面以及與中共的意識形態對抗方面,川普政府仍有改進的空間。川普政府可以考慮加強其對華戰略中的「文化」部分。有效執行一項「文化戰略」,可能有助於消除中共的意識形態對策,使廣大民眾免受中共宣傳的洗腦,並遏制中共在美國和全球的腐敗影響。

美國人民、中國人民和世界其他地方需要瞭解為什麼美國與中共進行意識形態對抗。因此,應由美國來對公眾進行教育,聚焦中共,瞭解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是什麼,代表著什麼,其政治文化、惡劣的人權記錄和血腥的罪行;川普政府高級官員的對華政策重要演講是一個良好的開端。美國還應該讓廣大公眾瞭解,儘管馬克思列寧主義意識形態已經破產,但是由於中共長期潛移默化的宣傳,它仍然是一個獨特的意識形態威脅。此外,美國需要提供有關中共宣傳的策略和戰術的教育,使廣大公眾免受中共輿論宣傳的影響。最後,美國需要讓廣大公眾重新認識美國的立場,包括美國立國之本和價值觀,以便與中共形成對照。在這方面,國務卿蓬佩奧的不可剝奪權利委員會倡議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

為了得到中國人民的支持,美國可以考慮對真正的中華文化和傳統表示讚賞。在台灣和香港保存的中華文化,是建立在豐富的道德思想基礎之上,與自由、民主和法治兼容。用蓬佩奧的話說,美國可以用「創造性的、果斷的方式」來提醒中國人民,他們有「一個令人敬畏的文明,這種文明已經延續了數千年」,與中共及其殘暴的黨文化完全不同。川普政府對真正的中華文化表示讚賞,並將之與中共黨文化進行對比,可以戳穿中共所謂「百年屈辱」的謊言,贏得中國人民的信任。

川普政府與中共之間正在出現的意識形態對抗,是有方向的且有效的,擊中了中共的七寸要害。意識形態對抗威脅著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中共勢必極力地阻止事態進一步發展。在中共有可能升級宣傳戰、指控美國推行「反華」種族主義的情況下,川普政府可以通過「文化戰略」來應對——強調中共與中國人民不同,支持真正的中華文化,幫助大陸和海外華人退出中共組織。同時,美國應該保持對華總體戰略的方向,對抗中共宣傳攻勢,使美國和世界免受共產黨及其腐敗政治文化的影響,將「新冷戰」的成本降至最低。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