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觀察:香港國安委架構揭示中共國安委系超級權力機構

◎對於習近平和中共來說,港版國安法進可攻退可守。


7月6日,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香港國安委)召開第一次會議。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擔任委員會主席,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擔任委員會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其他成員包括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警務處副處長劉賜蕙、入境事務處處長區嘉宏、海關關長鄧以海和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陳國基。

香港國安委成員名單揭示了中共秘密機構國安委在省級及其管轄範圍內是如何組建的。我們認為,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國家安全機構是一個超級權力機構,其目的就是保衛中共政權。港版國安法還允許中共通過香港將其嚴厲的國安法規推向世界,進一步推進其稱霸議程。

超級權力機構

許多觀察家錯誤地認為,中共最高領導人只要下達命令,就可以獲得想要的成果,因為理論上講,在中共的黨國治理體系中「黨領導一切」。然而,現實更加複雜。例如,中共最高領導人必須依靠國務院總理協調國家各部委推行經濟政策,這是因為在黨國體制中,各部委的頂頭上司是總理,而不是中共最高領導人。換句話說,中共最高領導人想要實行某些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會受到官僚主義和派系政治的制約。

從中共歷史上看,最高領導人一直通過建立超級權力機構,來盡可能地解決官僚主義和派系政治問題。超級權力機構通常是法外機構,擁有凌駕於黨政機構之上的權力,協調各部門間的工作,以實現最高領導人的目標。例如,毛澤東的文革小組,令毛澤東可以繞開政治局領導文化大革命;江澤民的「610辦公室」,負責策劃、指揮和協調黨政機關迫害法輪功。鑑於國安委的人員構成、管轄範圍和條例規定以及中共對國家安全的詮釋,我們認為,習近平的國安機構同樣是一個超級權力機構,至少在表面上看是如此。

傳統上,國家安全是泛指一個國家的安全與國防。但是,對中共而言,「國家安全」是指中共自身、政權及意識形態的安全與生存。因此,凡是被中共視為對其生存構成威脅的個人、團體或國家,中共都會以「國家安全」的名義進行打擊。同時,港版國安法中「分裂」、「顛覆」、「恐怖活動」和「勾結境外勢力」等用詞定義含糊,便於中共輕易地指控任何想要打擊的對象。斯大林的秘密警察頭目貝利亞曾有句話:「給我任何一個人,我都可以找到他的罪名。」隨著港版國安法的通過(見第38條),無論是大陸人、香港人、還是外國人,只要被中共視為敵人或國家安全的威脅,都冒有被共產政權任意抓捕的風險。

港版國安法和中國國安法的管轄範圍和條例也表明,習近平治下的國家安全機構是一個超級權力機構。例如,2015年出台的《中國國家安全法》涉及11個領域,幾乎涵蓋了中國社會的所有主要方面,包括政治安全、經濟安全、軍事安全、文化安全和技術安全。而港版國安法的管轄範圍更加寬泛,幾乎是無所不包,其中的第38條將全世界所有人都納入其中。港版國安法甚至有條例,允許香港國安委和中央駐港國安公署不受司法管轄(第14、57、60、61條);被以國安罪名關押的人接受法外訴訟(第41條:秘密審判;第46條:沒有陪審團);在「維護國家安全」和設立各種國家安全機構時,香港政府不受財政預算限制(第19條);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無限期拘留(第41、42條)。

媒體在報導中央國安委會議時表示,習近平為中央國安委主席,李克強為副主席。報導還提到,中央政治局及常委的12名成員(包括習近平)、中央軍委委員以及外交事務和中央銀行的負責人出席了會議。換句話說,2015年《中國國家安全法》所涵蓋的11個「國安」領域的黨政機關負責人全部出席。儘管十九屆中央國安委的全體名單從未公佈,但其結構(除大陸特有的部門外)可能與香港國安委的組成大體相似,即包括經濟、金融、公共安全、外交事務、軍事、宣傳等領域的主要負責人(參見下表)。在國家安全議題上,中央國安委中的黨政主要機構負責人直接向習近平匯報,省級(包括香港)國安委向中央國安委匯報。顯然,習近平已成功地將其在第一任期內建立的國家安全機構轉變為一個超級權力組織。

下一步

1.中共的派系鬥爭和「生存與稱霸」特性,驅使習近平在上台的第一年就建立了中央國安委,加強對江澤民派系多年控制的政法系統情報系統的掌控。如今,中共派系鬥爭升級,中美陷入新冷戰,在內外交困下,習近平將國安委升級為超級權力機構,冀望通過港版國安法的長臂管轄,來應對他面臨的內外兩大危機。

對於習近平和中共來說,港版國安法是進可攻,退可守。該法律令美國及西方國家難以(在意識形態、金融和政治等領域)「佔領」香港,將香港做為反共橋頭堡,從而大大地提高了中共在「新冷戰」中的生存能力。在進攻上,中共可利用港版國安法,以國家安全為由,引渡與香港有引渡條約的20個國家的居民。香港國安法還賦予中共用「胡蘿蔔加大棒」手段逼迫美國社交媒體巨頭(例如Facebook和Twitter)合作:在國安法下,如果同意將用戶數據交給香港政府,中共將允許其進入大陸市場;如果不願合作,中共將用國安法進行打擊,甚至禁止進入香港或大陸市場。

2.然而,具有超級權力的國安機構也是習近平在中共派系鬥爭中的一把雙刃劍。一方面,習近平不願下令在香港進行天安門式的鎮壓,但他政敵可能對他施壓,因為迄今已證明港版國安法在讓香港人噤聲和難以形成大規模抗議上非常有效。另一方面,習近平的政敵可能利用國安法和黨的正統思想,在香港的法輪功和其它敏感的人權議題上,給習近平下套。在國家安全法通過後的一周內,法輪功學員已經遭受香港黑社會和警察的襲擊和威脅,甚至有港警威脅一名法輪功學員會將其送回到大陸活摘器官。

中共之前的超級權力機構沒有一個能夠在派系鬥爭中倖免於難的。文革小組於1969年解散,之後其主要成員被清洗。2016年,「610辦公室」被中紀委批為「學習貫徹全面依法治國精神有差距」、缺乏「政治敏感性」;在2018年兩會上的黨政機構改組中,「610辦公室」被正式解散(然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仍在持續)。如今,習近平的國安委權力無限,如果習被趕下台,國安委同樣會被改組或解體。

3.川普政府將報復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川普已開始終止對香港的優惠待遇,美國國務院已對現任和前任中共官員進行簽證限制。據新聞報導,一些官員提議打擊港元掛鉤美元的匯率機制、廢除美港引渡條約、終止與香港警方的合作。我們認為,美國和其他國家必須在言行上對中共強硬,迫使中共在濫用港版國安法前三思而行。

美國和國際社會在香港議題上對中共的強力回擊,會使習近平認為,以港版國安法應對「新冷戰」是正確的。儘管中共目前可能達成共識,但如果美國和國際的報復令習近平無法招架,事情可能會很快出現轉變。我們認為,中共派系鬥爭的升級會催化中國的政治黑天鵝,以及中共「柏林牆」時刻的到來。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