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府對中共強硬的戰略

◎批評者指責川普政府沒有中國戰略。然而,對川普政府2017年以來對華動作的分析,則顯示出相反的結論。


近幾週,白宮重申美國對中國長期的「接觸政策」結束,川普政府高級官員針對中國共產黨及其獨裁主義意識形態發表了措辭強硬的演講。美國軍方對北京對於南中國海的主張劃出紅線,當局在境內追查有中共軍方背景的華裔學者。

7月21日,美國要求中國關閉休斯敦領事館,理由是它是中共在美國的「間諜中心」。而在此數天前,有報導說,川普政府正在考慮全面禁止中共黨員入境美國。

川普政府近期對中共政權的嚴厲言辭和行動,令觀察家們認為中美已步入「新冷戰」。路透社專欄作家約翰·肯普(John Kemp)在7月22日的文章中寫道:「未來的歷史學家可能關注2020年,這一年美中之間日益激烈的戰略競爭演變成一場新冷戰。」

批評者指責川普政府沒有戰略,甚至是為了競選連任而打擊中共。《華盛頓郵報》編輯委員會寫道:「川普總統正在對北京發動魯莽的、不連貫的和單方面的進攻,似乎是為了他的連任,而不是應對習近平政權所構成的複雜挑戰。」

仔細評估川普政府自2017年以來的對華戰略就會發現,實際情況與批評者所說的恰恰相反。川普政府對華政策清晰、連貫,但由於經濟波動以及中共挑戰,必須採取靈活的策略來實現戰略目標。中共病毒改變了之前的經濟狀況,使其更有利於政府對中共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最後,川普政府自5月以來針對中共的強硬行動和言論,更多的是出於要求中共對全球疫情大流行以及撕毀對香港的承諾負責。

戰略與現實

有關川普政府缺乏對華戰略的論點傾向於忽視表述該戰略的政府文件的存在。美國政府在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中概述了對中國的方針,並在2020年5月20日發佈的《美國對華戰略方針》中進行了擴展。這些文件清楚地闡明了為什麼中國是美國的長期「戰略競爭對手」,並指出美國對中國的戰略方針將以「有原則的現實主義」為指導,旨在保護美國的利益,強制中共停止惡劣行為、成為負責任的國家。《美國對華戰略方針》指出,對中國採取的競爭性方式有兩個目標:第一,提高美國「機構、聯盟和夥伴關係的應變能力,以應對中國提出的挑戰」;第二,「迫使北京停止或減少有損於美國以及我們的盟國和夥伴的重要國家利益的行動」。《美國對華戰略方針》多次表示,美國將與盟國、夥伴國和國際組織合作應對中共威脅。川普政府的主要對華政策,包括貿易戰、制裁中國電信公司、制裁中共官員以及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均與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以及2020年《美國對華戰略方針》一致。

批評川普政府缺乏連貫的對華戰略的論點,是基於川普總統的「反覆無常」,而忽視了川普總統在維護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的同時對抗中共的複雜性。冷戰時期,在共產政權明確地表露出其全球野心後,美國便立即對蘇聯採取強硬態度,是由於當時美蘇經濟並不密切。但是,川普政府不能過快地與中共對抗,因為40年的接觸政策已將中美經濟深深地融合在一起。若沒有一定程度的脫鉤以及準備,冷戰敵對狀態可能會嚴重損害美國及其盟國和夥伴國的經濟安全和利益。過早發起「新冷戰」也將對世界經濟造成負面影響,反過來損害美國利益。同時,中共對美國商業精英和政客以及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的收買,意味著中美之間任何形式的脫鉤都將充滿困難。不管有多麼複雜,川普的有原則的現實主義意味著,即使對抗受到重大的政治、經濟、金融和地緣政治風險的限制,川普政府必須對抗中共。川普政府還需要為美國、美國人民以及盟國和夥伴國做好準備,因為與中共長期的戰略競爭絕不是輕鬆的。

在中共病毒爆發前,川普政府通過在戰術上靈活地執行與其戰略方針相一致的強硬政策來應對中共的挑戰。從川普的科技戰和貿易戰中可以很好地觀察到這一點。川普在中美貿易協議背後的想法並非僅僅如批評家所言要增加購買,還要迫使中共政權放棄諸如盜竊知識產權等惡劣行為,並進行結構改革,以實現中國經濟自由化。要迫使中共走向談判桌,認真對待貿易協議,就需要對中國出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然而,為了達成協議,川普政府必須忍受中共的拖延戰術(拖延談判、反悔協議草案等),並對「分階段地」達成協議做出妥協。川普總統還表現出了戰術上的靈活性,讓中共投入貿易談判(如果執行協議的話,最終將會削弱中共政權),同時表現出與習近平的親密個人關係以保護美國利益,并且批評不公平的貿易責任在美國前任政府。此外,川普政府抓住貿易談判的機會,讓美國民眾認清中共在貿易、盜竊和間諜方面的惡劣行為,為全方位應對中共威脅做好準備。川普政府還不斷呼籲世界警惕中共的軍事擴張、宣傳和滲透,對台灣、香港和南海國家的強權以及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那些認為川普總統只為了中國購買更多的美國大豆、為習近平塗脂抹粉觀點的批評者必須解釋,為什麼川普不及早與中國達成大規模採購協議,而是堅持與中國進行艱難的談判,並堅持必須解決諸如知識產權盜竊之類的緊迫問題。批評者還必須回答為什麼在艱難的談判中,川普政府一直不斷對中共加大壓力。

川普政府還表現出一直奉行「有原則的現實主義」,就象制裁華為和中興等中國電信公司那樣,逐步收緊整體對華戰略的絞索。在習近平的請求下,川普總統表達了善意,對中興通訊的禁令以一種「緩刑」的方式取代。這使得中共的不良行為受到關注,貿易談判能夠繼續,也讓美國政府有更多的時間為對華戰略競爭做準備,同時提醒美國民眾和世界各國有關中國電信公司帶來的風險。中共在2019年5月初反悔貿易協定草案後,川普總統禁止美國公司向華為銷售零部件,禁止美國公司與華為和中興等被視為具有國家安全風險的公司有業務往來。事實證明,美國對華為的禁令非常有效地影響了盟國、夥伴國和全球主要電信公司,促使他們選擇諾基亞和愛立信來建設5G網絡,而不是華為的設備。

評論家認為川普政府向中國發動了「單方面進攻」,這並非不正確。但是,鑒於中共收買精英、用中國市場威脅,致使美國的盟國、夥伴國、小國甚至國際組織不敢與美國一道對抗中共,這種批評就沒有道理了。在國務卿邁克·蓬佩奧的「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演講中,人們可以看到中共對美國盟國和其他國家影響的嚴重性以及川普政府的擔憂。蓬佩奧說,美國「再也不能忽視」中共威脅,但是,美國「不能獨自面對這一挑戰」,「也許是時候讓志同道合的國家組成一個新的團體,一個新的民主國家聯盟了。」蓬佩奧還引用了一個北約盟友的例子,這個國家「在香港問題上沒有以應有的方式挺身而出,因為他們害怕北京會限制他們進入中國市場」。

鑑於當今的地緣政治現實,美國必須主動站出來對抗中共,為了鞏固聯盟,還須讓與中共為伍的國家付出代價。「與聯盟合作」也是出自每個國家的自身利益。我們在2019年7月分析說:「美國獨自對抗中共政權的成功將鼓舞美國的盟友、夥伴與其他國家,一起共同對抗中共及其欺淩行為。我們認為,只有對中共政權採取強硬立場,才會增加國際對美國的支持。」美國果斷地禁止華為的舉措,帶動英國、法國和印太地區主要電信公司放棄使用華為,以及國際社會對中共結束香港自治的強烈批評,這些都證實了我們的分析。沒有川普政府戰略性的「單邊主義」,世界可能對香港問題保持沉默,世界各國都可能採用危險的華為5G產品,令中共的全球稱霸再邁出一步。

中共病毒催化劑

一些批評家認為,川普政府的對華戰略以及今年針對中共的強硬行動是為了競選連任。還有批評人士聲稱,川普正在利用中國來轉移美國人對他處理疫情不力的關注。儘管中共病毒以及競選連任很可能是川普對華政策的考慮因素,但鑑於川普政府自2017年以來對中國採取的行動以及中共的惡劣行為模式,批評者的論點經不起推敲。

正如我們在上一節中所述,川普政府對中國採取了清晰的戰略方針,並在很大程度上以與其戰略相符的方式對中國採取行動。川普政府許多今日看似「生硬」、「突然」的對華政策和行動,是經過多年的調查和警告後才做出的。例如,自2017年以來,川普政府不斷強調中美關係(特別是貿易方面)的公正與對等。第二年,美國貿易代表處發佈了301調查報告,指出中共的不公平貿易做法以及諸如知識產權盜竊和間諜活動之類的行為。然而,中共顯然沒有認真對待川普政府對公平與對等的要求。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裡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7月7日的演講中指出,聯邦調查局「每10個小時就要啟動一個新的與中國相關的反間諜案件」,在目前全美正在進行的近5000起反間諜活躍案件中,幾乎有一半與中國有關。中共也沒有表現出任何改革的意願。國務卿蓬佩奧在7月23日的演講中說,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6月17日的夏威夷會晤中「說了很多,但實際上完全沒有任何改變中國行為的提議。」在評論休斯敦領事館關閉,以及美國政府正在考慮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美國時,必須考慮到美國事先的警告、調查以及中共的一意孤行。

有理由認為,川普政府對中共迅速強硬,很大程度上源於中共病毒和中共所為造成的嚴重後果。中共在瘟疫大流行期間的行為表明,中共是邪惡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這些行為包括掩蓋中共病毒的來源(包括「收買」世界衛生組織官員)和傳播虛假信息(特別是向美國轉嫁病毒來源);利用疫情流行,通過「口罩外交」推動全球霸權;並通過在南海、東海和中印邊界的軍事演習來威脅鄰國。雖然與疫情沒有直接相關,中共還藉機頒布香港國安法,實質地結束了「一國兩制」,廢除了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中共在瘟疫大流行期間侵蝕香港的自由,顛覆了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威脅美國的利益,對此,川普政府必須以「有原則的現實主義」戰略方針為指導做出回應。中共病毒對經濟的衝擊為川普政府提供了對華強硬的更多空間——隔離和封城意味著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需求降低,從而導致了類似於「脫鉤」的效應;美國公司開始在國內生產個人防護設備;川普政府不再指望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能夠迫使中共改變行為模式;受到疫情肆虐的美國和全球經濟不會因「新冷戰」升級遭受太大的影響。

總之,在瘟疫大流行期間,中共的行為迫使川普政府採取有力措施,而中共病毒則創造了經濟條件,使川普政府能夠降低風險、降低成本地強硬應對中共。另外,川普政府今日針對中共的行動源於更早的警告和調查;那些諸如關閉中國休斯敦領事館是為了競選連任的論點,只有在證明其完全獨立於川普的對華戰略和先前行動而做出的迅速決策時才有效。

川普對華戰略的成效

對川普政府對華戰略和具體行動持批評態度的人經常辯稱,它們是無效的,甚至是毫無意義、自欺欺人的。然而,我們發現,川普政府對華戰略取得了切實的成果,同時也取得了無形但有效的作用。

川普政府的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大於對美國的影響。儘管美國GDP在貿易戰期間未達到川普總統設定的3%目標(2018年:2.9%;2019年:2.3%),但2019年的失業率創下了50年來的新低,而經濟數據表明,關稅對美國的影響有限。此外,2019年美國對華商品貿易逆差下降17.6%,至3456億美元,顯示貿易戰發揮作用。同時,中共不真實的經濟數據表明,由於貿易戰,中國經濟日益疲弱。2019年是貿易戰的第一個全年,中國GDP同比下降0.64%,降至6.1%(中國GDP是否真的以6%的速度增長值得懷疑。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教授向松祚表示,中國「一家非常重要的機構」估計,中國2018年GDP增​​長為1.67%,甚至為負數,而官方數字為6.5%)。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中國對美國出口減少直接影響了製造業,2019年第二產業投資同比下降了31.5%,民間固定資產投資下降了21%。中國官方數據也暗示了滯漲:2018年下半年開始,中國全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不斷下降,在2019年出現負數。與此同時,2019年居民消費價格不斷上升,9月達到3%,12月達到4.5%。食品價格在2019年12月急劇上升17.4%。同時,分析師在2018年估計,中國的實際失業率超過22%,而2019年較低的官方GDP數字暗示了2019年失業率高於2018年。分析師還估計,到2020年,中共病毒造成8000萬人失業,比當局數字2600萬人高出三倍以上。高失業率、消費價格上漲和生產者價格下跌,表明中國正朝著滯脹的方向發展。

貿易戰也給中共的宣傳帶來困境。川普的關稅和貿易談判的你來我往讓人們看到了中共吹噓的經濟實力和成就的實際情況。在失去貿易戰話語權後,中共官媒不敢再提「中國製造2025」,也不敢宣傳「厲害了,我的國」。

川普政府的科技戰已成功挫敗了華為在5G領域的全球擴張,以及中共通過技術優勢實現世界霸權的努力。特別是,美國的華為禁令似乎是影響英國、美國盟友和五眼聯盟拒絕華為的決定性因素。

川普政府大膽的人權舉動,例如,制裁迫害新疆維吾爾穆斯林的中共高官,觸碰「法輪功」等「敏感」話題,勢必影響中共精英階層的惡性派系鬥爭。如果美國積極採取行動,要求中共及其官員對嚴重侵犯人權行為負責,習近平和他的派系競爭對手將被迫攤牌,因為其黨黨魁背負迫害人權的政治遺產

如果川普政府禁止中共黨員入境美國,將打擊中共的致命弱點。有關擬議中的旅行禁令的報導已經在意識形態上、心理上和政治上挑戰中共——中共精英將不滿習近平損害了他們的利益,隨著新冷戰升級,普通黨員也將被迫重新考慮其黨籍以及是否繼續與中共為伍。

最後,川普政府區分中國人民和中共值得稱讚,這一做法打擊了中共在宣傳上對中國人民的綁架,並對中共的意識形態、心理和生存構成威脅。就中共自稱代表中國人民這個問題上,中共已經被迫在處於防守狀態。中共想要重新搶奪話語權繼續發起攻勢,就會被迫減少譴責美國對中國的「意識形態偏見」,轉而打「種族主義」牌。川普政府需要新穎的解決方案應對中共對「種族主義」的指控,並推進針對中共的意識形態戰。

結論

對川普政府自2017年以來的對華戰略和行動進行的客觀分析可以得出結論,川普政府對抗中共一直是強硬的、戰略性的。那些研究中共的行為(特別是瘟疫大流行期間的行為)的人將得出結論,川普政府最近的對華政策是針對中共惡行的直接反應,並非僅僅的是為了競選連任。

我們認為,迄今為止,川普政府的對華戰略在反擊中共挑戰方面富有成效,但仍有改進空間。蓬佩奧在7月23日的演講中說,美國必須「與中國人民互動並賦予他們權利」,但沒有詳細說明具體方案。最後,受傷的動物是最危險的,川普政府必須為急劇的、不對稱的和非常規的中共報復行為做好準備。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