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觀察:中國異常流感數據暗示冠狀病毒早已傳播

◎2019-2020年冬季報告的流感病例暴增,同時在中國中部出現了SARS-CoV-2病原體,這可能掩蓋了冠狀病毒的流行程度比官方數據所顯示的要嚴重得多。


哈佛醫學院在2020年6月上旬發佈的一項研究表明,武漢冠狀病毒可能早在去年8月就已在中國傳播。研究人員觀察到,當時的衛星圖像顯示醫院周圍車流量驟增,並且在中國搜索引擎百度上對傳染病相關詞彙的搜索量有所增加。

該研究尚未經過同行評審,也沒有引用其它證據。作者還指出,他們引用的資料與COVID-19可能在2019年夏末傳播之間沒有結論性聯繫(中共聲稱2019年12月出現首起確診病例)。但是,在其他報告和現有數據的背景下,哈佛大學的研究支持了有關新冠病毒在被認定的數月前就已經出現的說法。

對中國官方數據的研究顯示,2019年底中國大陸的流感病例激增:

1.中國報告稱,在2019-2020年冬季,流感病例數量異常高。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數據,2019年12月的流感病例躍升至1,199,771例,是2019年1月(前一個冬季流感最高峰)的608,511例的近兩倍。以環比來看,2019年12月的環比為768%(2019年11月有156,205例),而2019年1月的環比為467%(2018年12月有130,442例)。

與前一年的10月相似,2019年10月的環比為110%。但是,2019年11月的環比為308%。而2018年11月的環比僅為182%。這種差異在2019年12月變得更加明顯,當月流感病例數量比11月多了6.68倍,即環比為768%。

中國的流感病例通常在一月份達到高峰。例如,2018年1月有273,939例流感病例,其前一個月即2017年12月有120,800例,環比為227%;2019年1月有608,511例流感病例,其前一個月即2018年12月有130,442例,環比為467%。相比之下,2019年12月的環比為768%,增加數量驚人,這是一種異常的現象。

截至撰寫本文時,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網站刪掉了2019年下半年(7月開始)的流感統計數據。

2.我們還發現,中國國家流感中心發佈的每週統計數據存在出入。

2019年12月27日,流感中心發佈12月16日至22日一周的報告。此後,每週流感統計報告不再公佈。從2020年的第4周開始,不再提供流感暴發(同一社區或工作單位中有10例或更多病例)的記錄。

我們的分析

根據武漢冠狀病毒爆發的時間,我們有理由相信12月份流感的異常爆發可能是由於未檢測到冠狀病毒的傳播。在研究中國流感統計數據、中國和國際衛生專家發表的論文以及中國官方的聲明時,我們估計,至2019年12月底中國感染COVID-19的人數可能已達數萬。

2020年1月20日,中國承認新型冠狀病毒可以在人際間傳播,而在此前數週內,當局一直對疫情輕描淡寫。到1月底,病毒已傳播到中國各地,並且有多個國家報告感染病例。

儘管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已蔓延到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但中共當局最近公佈的官方數字顯示,中國新增確診病例和新增死亡病例很少,似乎已成功控制了疫情。但是,由於中共擅於欺騙,人們有必要高度警惕中共釋放的信息。

1.有多種跡象表明,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始於2019年11月或更早,而不是中共宣稱的2019年12月。

2020年2月26日,中國大陸媒體《財經》報導廣州南方醫科大學生物安全三級(P3)實驗室發表的論文「冠狀病毒SARS-CoV-2的變異和進化分析」。根據該論文,新型冠狀病毒最早於2019年9月23日出現。

2020年3月13日,《南華早報》報導了一份中共政府內部文件,其中包含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早期傳播的詳細信息。

該內部文件顯示,一名55歲的武漢居民在2019年11月17日之前已感染新冠病毒,成為迄今為止已知的最早病例。從那時起,幾乎每天都有新的病例報告。到12月15日,確診病例已有27例。12月17日首次出現兩位數增長;截至12月20日,確診病例已達60例。

2.在《武漢瘟疫將中共派系鬥爭推至臨界點》中,我們寫道:「2019年11月不尋常流行性感冒爆發,令人懷疑是武漢肺炎已經開始出現。一家生物製藥公司的股價急劇上升,隨後又與中國政府研究機構合作生產首批被批准用於臨床試驗的COVID-19疫苗,同樣令人生疑。」

這家生物製藥公司指的是康希諾生物(CanSino Biologics),其股票價值當時是8月份的兩倍多。

3.在疫情爆發初期,中共阻止醫生和研究人員對病毒進行調查。此外,中共在實施嚴厲的防控瘟疫措施時披露的信息極為不透明。後來,中共甚至試圖改寫中共病毒爆發的歷史,轉嫁病毒來自其他國家。造假宣傳和严控疫情信息是中共的特性,如果中共病毒在確認前早已传播,中共就更有理由要进行掩盖。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