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telegram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email

風險觀察:中國異常流感數據暗示冠狀病毒早已傳播

◎2019-2020年冬季報告的流感病例暴增,同時在中國中部出現了SARS-CoV-2病原體,這可能掩蓋了冠狀病毒的流行程度比官方數據所顯示的要嚴重得多。


哈佛醫學院在2020年6月上旬發佈的一項研究表明,武漢冠狀病毒可能早在去年8月就已在中國傳播。研究人員觀察到,當時的衛星圖像顯示醫院周圍車流量驟增,並且在中國搜索引擎百度上對傳染病相關詞彙的搜索量有所增加。

該研究尚未經過同行評審,也沒有引用其它證據。作者還指出,他們引用的資料與COVID-19可能在2019年夏末傳播之間沒有結論性聯繫(中共聲稱2019年12月出現首起確診病例)。但是,在其他報告和現有數據的背景下,哈佛大學的研究支持了有關新冠病毒在被認定的數月前就已經出現的說法。

對中國官方數據的研究顯示,2019年底中國大陸的流感病例激增:

1.中國報告稱,在2019-2020年冬季,流感病例數量異常高。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數據,2019年12月的流感病例躍升至1,199,771例,是2019年1月(前一個冬季流感最高峰)的608,511例的近兩倍。以環比來看,2019年12月的環比為768%(2019年11月有156,205例),而2019年1月的環比為467%(2018年12月有130,442例)。

與前一年的10月相似,2019年10月的環比為110%。但是,2019年11月的環比為308%。而2018年11月的環比僅為182%。這種差異在2019年12月變得更加明顯,當月流感病例數量比11月多了6.68倍,即環比為768%。

中國的流感病例通常在一月份達到高峰。例如,2018年1月有273,939例流感病例,其前一個月即2017年12月有120,800例,環比為227%;2019年1月有608,511例流感病例,其前一個月即2018年12月有130,442例,環比為467%。相比之下,2019年12月的環比為768%,增加數量驚人,這是一種異常的現象。

截至撰寫本文時,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網站刪掉了2019年下半年(7月開始)的流感統計數據。

2.我們還發現,中國國家流感中心發佈的每週統計數據存在出入。

2019年12月27日,流感中心發佈12月16日至22日一周的報告。此後,每週流感統計報告不再公佈。從2020年的第4周開始,不再提供流感暴發(同一社區或工作單位中有10例或更多病例)的記錄。

我們的分析

根據武漢冠狀病毒爆發的時間,我們有理由相信12月份流感的異常爆發可能是由於未檢測到冠狀病毒的傳播。在研究中國流感統計數據、中國和國際衛生專家發表的論文以及中國官方的聲明時,我們估計,至2019年12月底中國感染COVID-19的人數可能已達數萬。

2020年1月20日,中國承認新型冠狀病毒可以在人際間傳播,而在此前數週內,當局一直對疫情輕描淡寫。到1月底,病毒已傳播到中國各地,並且有多個國家報告感染病例。

儘管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已蔓延到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但中共當局最近公佈的官方數字顯示,中國新增確診病例和新增死亡病例很少,似乎已成功控制了疫情。但是,由於中共擅於欺騙,人們有必要高度警惕中共釋放的信息。

1.有多種跡象表明,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始於2019年11月或更早,而不是中共宣稱的2019年12月。

2020年2月26日,中國大陸媒體《財經》報導廣州南方醫科大學生物安全三級(P3)實驗室發表的論文「冠狀病毒SARS-CoV-2的變異和進化分析」。根據該論文,新型冠狀病毒最早於2019年9月23日出現。

2020年3月13日,《南華早報》報導了一份中共政府內部文件,其中包含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早期傳播的詳細信息。

該內部文件顯示,一名55歲的武漢居民在2019年11月17日之前已感染新冠病毒,成為迄今為止已知的最早病例。從那時起,幾乎每天都有新的病例報告。到12月15日,確診病例已有27例。12月17日首次出現兩位數增長;截至12月20日,確診病例已達60例。

2.在《武漢瘟疫將中共派系鬥爭推至臨界點》中,我們寫道:「2019年11月不尋常流行性感冒爆發,令人懷疑是武漢肺炎已經開始出現。一家生物製藥公司的股價急劇上升,隨後又與中國政府研究機構合作生產首批被批准用於臨床試驗的COVID-19疫苗,同樣令人生疑。」

這家生物製藥公司指的是康希諾生物(CanSino Biologics),其股票價值當時是8月份的兩倍多。

3.在疫情爆發初期,中共阻止醫生和研究人員對病毒進行調查。此外,中共在實施嚴厲的防控瘟疫措施時披露的信息極為不透明。後來,中共甚至試圖改寫中共病毒爆發的歷史,轉嫁病毒來自其他國家。造假宣傳和严控疫情信息是中共的特性,如果中共病毒在確認前早已传播,中共就更有理由要进行掩盖。

英文版

「你們的出版物的見解極大地幫助我們完成對具有重大意義的深入問題的定期分析。」

Ms. Nicoleta Buracinschi, 羅馬尼亞駐華大使館

「作為會員,我對於您們的服務及所有增進我們理解的深層信息,我感到非常幸運、非常滿意。透視中國極大地幫助我拓寬了有關中國的視野。」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提供的中美貿易戰信息,對於台灣科技產業來說非常有價值。 我們公司基本上按照明教授的預測佈局,擴大了公司規模,豐富了產品線。這讓我們能夠在2019年承接來自中國的大訂單。」

邱先生,台灣瑞昱半導體研發中心(Realtek R&D center)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研究,每一個細節都十分深入,非常有參考價值,有助於外國研究人員理解中共以及中國真實國情。」

Baterdene,蒙古國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員

「[透視中國]對中國內部了解透徹、局勢的分析較為深刻,對中國的資訊有與市面其他同等信息不一樣的地方。希望從透視中國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

香港財經日報 (BUSINESSTIMES.COM.HK )

「明居正老師和透視中國團隊的預測,對我們製訂新聞報道方針和預計中國和香港政府的下一步,具有好高的參考價值。」

陳妙玲,香港電台新聞部中國組副組長

透視中國總是發表有關中國精英政治有趣和刺激的分析。關注透視中國的分析,特別是派系鬥爭,是非常有價值的。」

Lee Jones,倫敦瑪麗皇后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

透視中國對我教授的美國外交政策課非常有用,因為透視中國的觀點與已廣泛接受的『美國應該跟中國合作』的論點不同,而教學的重點是讓學生用思辨的方法去觀察當代重大問題。」

Roy Licklider,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兼職教授

「作為一名駐華記者,透視中國對我來說,是深入了解中共如何運作的一個非常可靠的信息來源,從中了解到很多中共派系鬥爭和習近平所面臨的挑戰。」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透視中國對中美貿易戰和朝鮮的洞察力非常強。 他們的預測通常很準確,毫無疑問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我發現對於中國的局勢發展,透視中國提供了具有更深度和更廣度的分析,而傳統媒體對於中國的政治、政策缺少這種精準、細緻的描述。」

John Lipsky,彼得 G·彼得森傑出學者,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

透視中國的洞見分析有助於我在劍橋教學,及服務於英國公眾的政策分析。」

Kun-Chin Lin 博士,英國劍橋大學大學政治學講師,地緣政治學中心副主任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動態進行了深入而細緻的分析,是培養未來懂中共內鬥的漢學專家的絕佳教材。」

Stephen Nagy,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高級副教授

「我發現透視中國特別有助於指導學生了解中國政治的複雜性以及中共內鬥對美中關係未來的影響。」

Howard Sanborn, 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教授

透視中國是我最有用(和最有趣)的資源之一。」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與他的團隊所做之局勢判斷都非常有遠見且方向也正確;在現今媒體參雜著許多真假難辨的新聞資料中,更是需要透視中國團隊以專業的角度來判斷這個詭譎多變的世界。」

劉正川, 嘉義大學榮譽教授

「非常的精闢,也非常的有見地,能夠洞悉事情發生的原因及預估未來發展的趨勢,尤其中美貿易大戰,台灣該應對的態度,有很好的見解。」

游朝堂,亞洲大學會計與資訊學系客座教授

「我贊同透視中國對中共惡意活動的分析,比如涉及到我們校園內的孔子學院。」

Robert Thurman,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 印度藏傳佛教研究 Jey Tsong Khapa名譽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