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觀察:中共要強推香港第23條

◎這篇分析首次發佈是在4月16日「透視中國」會員專屬的中國時事週報中。 訂閱「透視中國」會員可以查看過去中國時事週報分析存檔。

香港的緊張局勢在本週再次點燃,中共再次加緊干預香港事務,並進行駐港人事調動。

413

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先後發表聲明,狠批香港民主派議員癱瘓立法會運作。

港澳辦的聲明說:「其所作所為令人質疑有違有關宣誓誓言,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港澳辦點名民主派議員、香港公民黨郭榮鏗,指責他濫用權力,拖延程序,令大量法案無法及時審議。

414

全國人大常務會香港委員譚耀宗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說,沒有履行職責,沒有表現出足夠忠誠度的議員應被取消資格。

譚耀宗的言論被廣泛解讀為證實港澳辦和中聯辦正盡一切可能阻止民主派議員領導立法會。

在接受路透社獨家專訪時,數名資深法官表示:「香港的司法獨立正受到來自北京領導層的攻擊。」

415

新任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強烈暗示,北京希望香港迅速落實有爭議的國家安全法第二十三條。

駱惠寧在國家安全教育日活動上說:「侵蝕法治的『蟻穴』得不到清除,摧毀的將是國家安全的『大壩』,損害的將是全體香港市民的福祉。要盡快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層面下功夫。」

在駱惠寧講話數小時後,國務院宣佈免去楊健香港中聯辦副主任職務。該公告沒有說楊健的去向。

在中國國家安全教育日活動的致辭視頻中,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列舉了去年反送中抗議活動中可能威脅到國家安全的若幹事態發展。

她說:「出現了類似恐怖主義的極端主義行動,包括自製炸彈、擁有槍支和襲擊警察。」 林還譴責一些人在社交媒體上散佈「冷血仇恨言論」。 她說:「如果不能有效遏制這些非法行為,就有可能威脅國家安全。」

我們的分析

1.楊健的免職及其仕途軌跡為人們一窺中共派系鬥爭的現狀提供參考。

在2013年被任命為香港中聯辦副主任之前,楊健在江西省和廣東省的宣傳系統和官方媒體中擔任高級職務。2000年至2007年,楊擔任新華社廣東分社社長兼黨組書記。2007年至2013年,楊擔任廣東省宣傳部副部長和廣電局局長。楊健擔任省級高級宣傳官員時期(2000年至2012年),恰逢江澤民的統治下的宣傳和維穩兩大系統處於頂峰時期。這兩大系統是江澤民派系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部門。楊在廣東擔任宣傳機構要職表明,他至少得到了江派的信任。但是,他的仕途發展緩慢也表明他可能不是江派同夥或成員。

從中共運作的角度來看,如果楊健離開香港後沒有獲得新職或被降職,那麼幾乎肯定他是因中聯辦在去年處理反送中抗議以及地方議會選舉中的失敗而受到懲罰。如果楊被同級調動,則可能是「軟著陸」。負責宣傳和媒體是楊在香港中聯辦工作的一部分。如果楊得到陞遷,將不會對去年的工作失職負責。

從中共派系鬥爭的角度來看,如果楊在免職後未能獲得另一職位、被降職或同級調動,則表明習近平會繼續清理港澳系統中的江時代官員。但是,如果楊升職,那麼江派對香港事務的影響力似乎不會減弱,習近平缺乏抵抗政治對手的實力。

2.從港澳辦和中聯辦發表的聲明,以及中聯辦主任駱惠寧關於「維護國家安全」的言論來看,中共顯然希望清除在香港頒布第二十三條的障礙。中共希望「盡快」頒布第二十三條,以加強對國際金融中心的控制,使香港人民無法進行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在2047年「一國兩制」到期之前,迅速將香港納入中共政權。

鑑於香港民眾強烈的反共情緒,中共不能保證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後親北京陣營將在香港立法會中保持多數席位。因此,在9月之前,當條件更有利於處理香港事務時,中共可能會試圖通過第二十三條。例如,中共可以提出各種各樣的理由來逮捕泛民主派議員,使他們深陷訴訟中,甚至找到改變立法會規則的方法,防止泛民主派議員在立法會中拖延議程和抗議。一旦足夠的泛民主派議員被閒置,親北京的議員就可以順利推動第二十三條立法。

但是,香港人民不太可能讓中共操縱立法會和司法的意圖輕易得逞。我們認為,抗議和動盪可能最早在5月爆發。港府可能以疫情為藉口阻止香港人聚會抗議。然而,香港人在2019年的反送中抗議活動中展現出創造力和不屈,同時,鑑於美國去年11月通過了《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港府和港警對再次使用殘酷鎮壓策略持保留態度。

香港新穎的抗議活動可能會讓港府更加頭痛,並對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產生更大壓力。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