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觀察:中共如何將瘟疫劣勢轉為優勢

◎這篇分析首次發佈是在2月28日「透視中國」會員專屬的中國時事週報中。 訂閱「透視中國」會員可以查看過去中國時事週報分析存檔


在過去的一周內,新型冠狀病毒在韓國、日本、伊朗和意大利迅速傳播。2月25日,美國疾病控制中心表示,預計冠狀病毒會將在美國社區傳播,「對日常生活的影響可能很嚴重。」2月26日,舊金山宣佈進入緊急狀態,而紐約警察局向當地警察發放了「成千上萬的手套、口罩和消毒紙巾」。2月27日,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裡森(Scott Morrison)表示:「各種跡象表明,全球將很快出現新冠病毒大流行。」在撰寫本文時,至少50個國家有超過82,000例確診病例。

新冠病毒的爆發已重創全球供應鏈(中國)、製造業(中國、韓國)、甚至米蘭的時裝業(意大利)。蘋果公司2月17日表示,由於全球iPhone供應量下降以及武漢肺炎導致的中國需求下降,預計第二季度銷量預期無法達到。中國美國商會(AmCham)在2月17日至2月20日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如果到4月底業務無法恢復正常,幾乎一半的在華美國公司2020年的收入下降;五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如果疫情持續到8月底,2020年的收入將下降50%以上。

新冠病毒的迅速蔓延引發恐慌,全球市場已連續六天出現暴跌,市值蒸發3.6萬億美元。2月27日,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首次進入自2019年12月以來的修正區,下跌近1200點;2月25日,道指下跌超過1000點;2月26日下跌近900點。

隨著新冠病毒從流行向大流行過渡,中共正在營造疫情已得到控制的假象。過去一周,中共衛生部門報告的新增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呈現下降趨勢。中央催促地方政府下令企業復工。宣傳機器不斷吹噓習近平在公共衛生危機中的領導。儘管過去六天中國市場隨全球市場一起下跌,但前一時期中國的疫情似乎是最嚴重的時期,市場卻取得了不合邏輯的收益。2月3日至2月21日,上海股市市值增加3.54萬億元(人民幣),而深圳股市市值增加4.19萬億元(人民幣)。2月19日至2月21日,上海股市和深圳股市的每日成交量合計超過1萬億元(人民幣)。

我們的分析
1. 新冠病毒爆發嚴重影響了中共精英政治以及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病毒大流行可能會觸發終結政權的黑天鵝事件。中共面臨著前所未有的風險,這可能是其自1976年文革結束以來最艱難的生存危機。

但是,中共在重大危機中求生方面具有豐富的經驗,使其不至於迅速倒台。幾個提高其生存能力的因素有:

中共的歷史一次又一次地表明,它不惜犧牲中國人民來實現野心或維護統治。因此,當共產黨聲稱武漢封城是武漢人民「為國家和世界」犧牲自己時,中共真是有此打算的。

  • 中共政權在受到致命威脅時,是沒有道德底線的。如果中共打算保全中國其它地區,它完全可能會拋棄武漢,甚至整個湖北省。對於不願返工的人們,中共甚至會以停止提供醫療用品和其它必需品作為威脅,從而確保一定的復工率。
  • 中共尚未充分使用其「穩維」工具,但可能在必要的情況下推出。例如,可能部署解放軍在重疫區實施事實上的戒嚴令。中共還可能威脅停止向不服從命令的地區分發醫療用品和其他必需品。
  • 在嚴峻的形勢下,中共中央政府可能頒布徵用法律,搶奪人民的財產。
  • 儘管疫情嚴重,但中國股市在2月初的幾週裡仍在上漲。這可能是由於中共的干預和國際資本的流入。為了繼續吸引外資進入中國,中共會宣傳其專制政權比其他國家政府更有能力抗疫。
  • 新冠病毒在中國境外迅速傳播,也為中共推動其霸權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遇:
  • 中國仍然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世界工廠。在大流行中,這使中國對無法生產自己的藥品、醫療用品和其他必需品的國家具有巨大的影響力。
  • 中共有可能利用其對生產的控制迫使較小的鄰國與中國更緊密地結合,加速其地區霸權的進程。
  • 有能力將供應鏈轉移回本國或移出中國的較大國家仍然需要時間。在過渡期內,他們容易受到中國壓力的影響,尤其是在病毒大流行的情況下。
  • 在大流行期間,作為中國最大的地緣政治對手,美國可能會對向中共強力施壓感到猶豫,因為擔心中共政權倒台會嚴重影響全球經濟。中共將利用這種顧慮,降低出現地緣政治黑天鵝的風險。
  • 儘管疫情嚴重,但是中國股市在2月的前幾週仍在上漲。這可能是中共政府在干預股市和國際資本投資的原因。為了繼續吸引外資投資,中共可能設法讓外國投資者相信中共的專制比其他國家能更好的控制疫情。

從表面上看,中共似乎有可能倖免於新冠病毒帶來的前所未有的風險,甚至可能抓住機會加快全球稱霸進程。但是,現實要複雜得多。中共所謂的「專制優勢」受制於列寧主義中央集權的效率低下(地方官員在危機中保持「政治正確」並等待高層的指示)和「你死我活」的派系鬥爭。美國的選舉壓力也可能影響川普總統與中國打交道的方式。判定新冠病毒的爆發是否成為導致中共垮台的「切爾諾貝利」事件還為時過早。

2. 中國的新冠病毒爆發以及全球大流行的即將到來,對全球化或至少對與生產相關的全球化提出了嚴峻挑戰。

各個國家以及跨國公司很快發現過度依賴中國製造帶來的風險。為了應對新冠病毒的影響,一些跨國公司已經開始轉移供應鏈。根據《日經亞洲評論》2月26日的報導,谷歌和微軟正在加緊步伐,將其新手機、計算機和其他設備的生產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泰國和越南的工廠有望成為受益者 。

同時,川普政府似乎正在利用這一機會推動「美國優先」政策。根據Politico 2月26日的報告,白宮貿易和製造業政策主管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美國政府的其他對華鷹派正在利用這一危機,敦促美國公司停止對外國供應商的依賴。」一天前,川普總統的長子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 Jr.)發推文說,冠狀病毒的爆發表明他的父親「要求著重於加強美國製造業的貿易政策是正確的」,因為他「瞭解依賴中國對於我們的經濟是危險的」。

我們認為,隨著各國的生產逐步發展到一定程度的自給自足,冠狀病毒的爆發很有可能會加快美國製造業和其他地區製造業的複興。沒有製造業基地的國家也會積極尋找替代供應商,減少對中國產品的依賴,以對付大陸未來的流行病。

製造業從全球化到本土化的轉變可能會在幾年、而不是幾十年之內發生。由於各國將產品安全、流行病和其它災難因素納入成本考慮,一旦某些供應鏈(例如基本藥物的生產)轉移出中國,中國大陸現有的供應鏈競爭力將下降。對中國產品依賴減少的趨勢對中共政權帶來了迫在眉睫的威脅。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