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telegram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email

風險觀察:武漢肺炎死亡人數可能在官方數據35倍以上

◎這篇分析首次發佈是在1月30日「透視中國」會員專屬的中國時事週報中。 訂閱「透視中國」會員可以查看過去中國時事週報分析存檔


1月25日,武漢官方向市民發出公告,從當天起喪事一律從間,殯儀館僅提供「遺體接運、火化和骨灰寄存」三項基本服務,並且提共24小時服務。

1月28日,大陸媒體報導,武漢市民政局宣佈,自1月26日起,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逝者遺體火化免收費用。同時,武漢市民政局向武漢市防疫指揮部和湖北省民政廳求援,要求增加一批殯儀車輛、人員以及防護裝具,以保障接運遺體及相關的服務。

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公佈數據顯示 ,截至2020年1月29日24時,湖北省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586例(其中:武漢市2261例,佔比49.3%);死亡162例(其中:武漢市129例,佔比79.6%)。累計追蹤密切接觸者28780人,尚在接受醫學觀察26632人。

我們的分析

1.在研究中共的官方數據和其他開放源資訊,以及中國民眾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資訊時,我們有充分理由相信,中共嚴重瞞報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根據保守估計,我們認為武漢肺炎實際死亡率是官方數字的35倍或更高。

一項關於武漢肺炎死亡和火化的公開信息的調查,顯示出另一個畫面:

  • 1月20日,中共官方公開承認武漢肺炎疫情,這種病毒可以人傳人,武漢是瘟疫的中心地。當天武漢市衛健委通報,該市出現第4例死亡病例。三天後,當局下令封城。截至29日,武漢累計確診死亡人數僅有129例。與其他信息對比這個死亡數字低得令人懷疑。
  • 根據海外中文媒體的報導,以前武漢的殯儀館,只在上午12點前火化屍體。現在殯儀館的火化爐24小時運作焚燒尸體。而且殯儀館還缺少運屍車輛、人員和防護裝備。
  • 根據其他中文媒體的採訪和社交媒體上的披露,1月24日,殯儀館「處理」了當地700多具屍體;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屍體死于武漢肺炎。
  • 本週一名自稱是武漢一家未具名醫院的醫務人員披露,他們的醫院每天有一百多人死亡(這意味著死亡與瘟疫有關)。
  • 本週一名自稱在青山殯儀館上班的民眾在社交媒體上說:「我們單位這幾天死亡遺體拖過來的數量暴增」,「我只曉得武昌殯儀館、漢口殯儀館停屍房已經放不下屍體了。」
  • 根據武漢市民政局網站,全市有7處殯儀館。再根據各殯儀館的信息進行統計,7家殯儀館約有80座火化爐,全年約處理6萬具屍體。根據香港新聞網站端傳媒的數據,武漢7個殯儀館之一的漢口殯儀館,有14台可用的火化爐在全天運轉。漢口殯儀館網站自稱有30台火化爐,每年火化遺體2萬具左右,並擁有殯儀服務車輛20輛。如果我們假設漢口殯儀館有14個火化爐可用,并且每年使用300天,平均每個火化爐每天只火化5具屍體;我們再假設,漢口殯儀館的20輛殯儀服務車只有一半可用,那麼平均每輛車每天只需運送不到7具屍體。
  • 2016年8月,《武漢晚報》的一篇報導介紹,武漢一家殯儀館的遺體火化技師總結出「五步燃燒法」,將常規遺體火化時間由原來的50-60分鐘縮短至45分鐘左右。我們假設實際的火化時間是火化技師聲稱的兩倍(90分鐘),并且武漢7家殯儀館僅有一半的火化爐(40座)可用。那麼武漢每天可火化640具屍體。這個數據跟上述民眾在社交媒體披露數據接近(1月24日,殯儀館「處理」了當地700多具屍體)。
  • 根據上述數據,7家殯儀館每年處理6萬具尸體,即過去平均每天處理200具(6萬屍體/300天)。那麼自中共正式承認武漢瘟疫後,保守估算僅武漢每天至少增加440人死亡。也就是說,從1月20日到1月29日的10天中,死於武漢瘟疫的人數至少有5984例,是官方公布死亡170例的35.2倍。
  • 根據1月30日在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的一篇論文,該論文的作者查核99名在1月1日至1月20日之間感染了武漢冠狀病毒的患者,發現該研究截止時的死亡率為11% 研究(1月25日)。 世衛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執行主任邁克爾·賴安(Michael Ryan)說,估計武漢肺炎的死亡率為2%。 從1月20日至1月29日的5984例死亡中推斷,確診病例的實際數量可能在54,400(死亡率為11%)至299,200(死亡率為2%)之間。

2.對比中央與地方關於武漢肺炎疫情的數據,存在明顯造假的痕跡,一方或各方都在編造數據。

截至1月29日24時,中國31個省確診病例7711例(湖北佔比59.5%),累計死亡病例170例(湖北佔比95.3%),有81947人正在接受醫學觀察(湖北佔比32.5%)。

令人驚訝的是,雖然湖北的確診人數佔比為59.5%,但是死亡人數佔比卻高達95.3%。武漢肺炎是一種新病毒,因此湖北省的死亡率與其他省份之間不應有如此明顯的差異。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幾種:其他省份的醫療設備和治療水平高於湖北,導致死亡率大大降低。其他省份都在隱藏其實際武漢肺炎的確診病例和死亡率。或者湖北地方政府隱瞞了確診病例的實際數量,導致出現極高的死亡人數佔比。

英文版
[wpdreams_rpp id=0]

「作為會員,我對於您們的服務及所有增進我們理解的深層信息,我感到非常幸運、非常滿意。透視中國極大地幫助我拓寬了有關中國的視野。」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提供的中美貿易戰信息,對於台灣科技產業來說非常有價值。 我們公司基本上按照明教授的預測佈局,擴大了公司規模,豐富了產品線。這讓我們能夠在2019年承接來自中國的大訂單。」

邱先生,台灣瑞昱半導體研發中心(Realtek R&D center)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研究,每一個細節都十分深入,非常有參考價值,有助於外國研究人員理解中共以及中國真實國情。」

Baterdene,蒙古國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員

「[透視中國]對中國內部了解透徹、局勢的分析較為深刻,對中國的資訊有與市面其他同等信息不一樣的地方。希望從透視中國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

香港財經日報 (BUSINESSTIMES.COM.HK )

「明居正老師和透視中國團隊的預測,對我們製訂新聞報道方針和預計中國和香港政府的下一步,具有好高的參考價值。」

陳妙玲,香港電台新聞部中國組副組長

透視中國總是發表有關中國精英政治有趣和刺激的分析。關注透視中國的分析,特別是派系鬥爭,是非常有價值的。」

Lee Jones,倫敦瑪麗皇后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

透視中國對我教授的美國外交政策課非常有用,因為透視中國的觀點與已廣泛接受的『美國應該跟中國合作』的論點不同,而教學的重點是讓學生用思辨的方法去觀察當代重大問題。」

Roy Licklider,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兼職教授

「作為一名駐華記者,透視中國對我來說,是深入了解中共如何運作的一個非常可靠的信息來源,從中了解到很多中共派系鬥爭和習近平所面臨的挑戰。」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透視中國對中美貿易戰和朝鮮的洞察力非常強。 他們的預測通常很準確,毫無疑問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我發現對於中國的局勢發展,透視中國提供了具有更深度和更廣度的分析,而傳統媒體對於中國的政治、政策缺少這種精準、細緻的描述。」

John Lipsky,彼得 G·彼得森傑出學者,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

透視中國的洞見分析有助於我在劍橋教學,及服務於英國公眾的政策分析。」

Kun-Chin Lin 博士,英國劍橋大學大學政治學講師,地緣政治學中心副主任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動態進行了深入而細緻的分析,是培養未來懂中共內鬥的漢學專家的絕佳教材。」

Stephen Nagy,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高級副教授

「我發現透視中國特別有助於指導學生了解中國政治的複雜性以及中共內鬥對美中關係未來的影響。」

Howard Sanborn, 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教授

透視中國是我最有用(和最有趣)的資源之一。」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與他的團隊所做之局勢判斷都非常有遠見且方向也正確;在現今媒體參雜著許多真假難辨的新聞資料中,更是需要透視中國團隊以專業的角度來判斷這個詭譎多變的世界。」

劉正川, 嘉義大學榮譽教授

「非常的精闢,也非常的有見地,能夠洞悉事情發生的原因及預估未來發展的趨勢,尤其中美貿易大戰,台灣該應對的態度,有很好的見解。」

游朝堂,亞洲大學會計與資訊學系客座教授

「我贊同透視中國對中共惡意活動的分析,比如涉及到我們校園內的孔子學院。」

Robert Thurman,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 印度藏傳佛教研究 Jey Tsong Khapa名譽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