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telegram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email

政治觀察:武漢瘟疫加重中共及習近平政治風險

◎掩蓋真相幾乎是中共官員在災難發生後的本能反應。


1月20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國家衛健委)確認,在中國和一些國家傳播的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國家衛健委表示,該冠狀病毒起源於湖北省武漢市,現已傳播到中國更多的城市,包括北京和上海。

同一天,官方媒體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指示:「要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習近平還表示:「要及時發佈疫情信息,深化國際合作。」

習近平1月20日關於武漢冠狀病毒的言論,以及國家衛健委確認該病毒可在人與人之間傳播,是自2019年12月上旬傳出武漢人出現類SARS肺炎後,中共政府首次正式承認武漢冠狀病毒(因表現為肺部感染,也被稱為武漢肺炎)爆發。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發佈了《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

武漢是中國的主要交通樞紐。春節期間有許多中國人出遊和春運(近年來春運從農曆新年的前15天到節後的25天,約有30億人次),這給大陸疫情控制增加了巨大的風險。

在撰寫本文時,根據公開的信息,中國大陸已有440例確診病例,9例死亡。大陸以外有9例確診病例:泰國4例,日本1例,韓國1例,台灣1例,澳門1例和美國1例。

1月21日,在非典期間任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的彼得·科丁格利(Peter Cordingley),指責北京「從一開始對武漢肺炎的傳播情況就在撒謊」。他寫道:「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我是2003年非典爆發時的世衛組織亞洲發言人,現在我又看到同樣恣意的行為。」

根據海外中文媒體,包括社交媒體,在近期發表的報告、報導,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共政權在早期試圖掩蓋疫情的爆發和傳播,目前疫情的傳播很可能比官方報導的要嚴重得多。

我們的分析:

1.掩蓋真相幾乎是中共官員在災難發生後的黨文化本能反應。仕途優先的地方官員首先會千方百計地對當地民眾和中央政府掩蓋疫情(或其它壞消息)。同樣,為了避免民眾恐慌和國際譴責,中央政府也會低調處理或避免承認疫情傳播,直到北京失守,情況變得極為嚴峻或已廣為人知。即使在正式承認疫情爆發之後,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必然仍會採取一些掩蓋手段,以保護自己及維護中共政權的形象。觀察家不應將中共最近承認冠狀病毒爆發,認定為它從SARS經驗中學會了透明,認為中共政權正在變成「負責任的大國」,或者說中國目前的情況沒有2003年SARS流行時那麼嚴重。

中共對冠狀病毒爆發的掩蓋和處理很可能導致災難性後果。例如,武漢政府沒有在春節旅遊旺季開始(1月10日起)之前就將疫情告知公眾。中國百姓似乎也缺乏預防疾病的基本知識和醫療用品。武漢一位退休人員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她計劃「購買更多補品來增強免疫力」,以預防冠狀病毒;武漢市民沒有戴口罩,因為「他們認為沒有問題」。同時,香港有線電視台1月20日的報導顯示,在有疑似病例的武漢、廣州和北京,醫院尚未加強預防措施,而當地居民則表示「絕對信任」中共政府抗擊疫情的能力。一位居民說:「不用擔心,在黨的關懷下,一切都有保障。」

通過研究中共黨文化及中共對中國人民的長期洗腦,我們在《2019年中國展望》和《2020年中國展望》中預測,中國大陸將爆發「高度傳染性疾病」,中共當局將極力掩蓋。《2020年中國展望》中寫道:「中共將極力掩蓋真相,直到無法控制。中共可能會採用不人道的手段遏制疾病的傳播。」

2.當地政治因素可能是導致中共掩蓋武漢肺炎爆發的原因之一。

根據官方時間表,武漢市政府在1月的第二週召開「兩會」。1月7日至1月10日召開了武漢市第十四屆人大第五次會議,1月6日至1月10日召開了武漢市第十三屆政協第四次會議。在兩會前後,當局通常加強言論管控,報喜不報憂。

同時,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曾與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盟友王岐山共事。習近平上任後,蔣超良先被調往吉林,然後又調到湖北。在這兩個省,蔣超良對官場進行大力的反腐清洗。習近平和王岐山有可能對確認親信執政的省份省會爆發疫情持謹慎態度,因為政敵可能趁機攻擊習陣營的人無能。的確,在中共承認疫情的2天後,江派官員、前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被判處13年徒刑,這可能是習近平的先發製人,在政敵利用武漢肺炎爆發(以及中美簽署「第一階段」協議)打擊他之前,向對手發出警告。

3.隨著大陸爆發嚴重的瘟疫,中共和習近平將面臨更大的政治風險。

嚴重的疫情將影響不斷惡化的中國經濟,並阻礙中共政府為挽救經濟所做的努力(包括抵銷「第一階段」協議的任何潛在利好)。持續的經濟衰退將反過來影響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因為自鄧小平時代以來,中共的政權合法性一直與能夠取得經濟成果掛鉤。同時,習近平的政敵幾乎肯定會抓住經濟失敗來攻擊他,令「你死我活」的中共派系鬥爭升級。

除了經濟影響外,中共缺乏透明度和瘟疫處理不力也將影響其執政合法性。例如,當瘟疫對中國民眾的影響越來越明顯時(大規模死亡,瘟疫在大陸迅速傳播等),民眾將質疑中共政府先前的承諾,並嚴重懷疑其應對危機的能力。如果民眾走上街頭要求更大的透明度並抨擊政府處理武漢疫情不當,習近平和中共都將陷入困境。習近平的政敵可能會利用民眾抗議來攻擊習近平領導層。

如果習近平無法壓制憤怒的中國民眾或其政敵,中國可能出現引發威脅政權的黑天鵝事件。中共對武漢冠狀病毒暴發的處理可能被視為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的再現。

英文版
[wpdreams_rpp id=0]

「作為會員,我對於您們的服務及所有增進我們理解的深層信息,我感到非常幸運、非常滿意。透視中國極大地幫助我拓寬了有關中國的視野。」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提供的中美貿易戰信息,對於台灣科技產業來說非常有價值。 我們公司基本上按照明教授的預測佈局,擴大了公司規模,豐富了產品線。這讓我們能夠在2019年承接來自中國的大訂單。」

邱先生,台灣瑞昱半導體研發中心(Realtek R&D center)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研究,每一個細節都十分深入,非常有參考價值,有助於外國研究人員理解中共以及中國真實國情。」

Baterdene,蒙古國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員

「[透視中國]對中國內部了解透徹、局勢的分析較為深刻,對中國的資訊有與市面其他同等信息不一樣的地方。希望從透視中國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

香港財經日報 (BUSINESSTIMES.COM.HK )

「明居正老師和透視中國團隊的預測,對我們製訂新聞報道方針和預計中國和香港政府的下一步,具有好高的參考價值。」

陳妙玲,香港電台新聞部中國組副組長

透視中國總是發表有關中國精英政治有趣和刺激的分析。關注透視中國的分析,特別是派系鬥爭,是非常有價值的。」

Lee Jones,倫敦瑪麗皇后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

透視中國對我教授的美國外交政策課非常有用,因為透視中國的觀點與已廣泛接受的『美國應該跟中國合作』的論點不同,而教學的重點是讓學生用思辨的方法去觀察當代重大問題。」

Roy Licklider,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兼職教授

「作為一名駐華記者,透視中國對我來說,是深入了解中共如何運作的一個非常可靠的信息來源,從中了解到很多中共派系鬥爭和習近平所面臨的挑戰。」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透視中國對中美貿易戰和朝鮮的洞察力非常強。 他們的預測通常很準確,毫無疑問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我發現對於中國的局勢發展,透視中國提供了具有更深度和更廣度的分析,而傳統媒體對於中國的政治、政策缺少這種精準、細緻的描述。」

John Lipsky,彼得 G·彼得森傑出學者,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

透視中國的洞見分析有助於我在劍橋教學,及服務於英國公眾的政策分析。」

Kun-Chin Lin 博士,英國劍橋大學大學政治學講師,地緣政治學中心副主任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動態進行了深入而細緻的分析,是培養未來懂中共內鬥的漢學專家的絕佳教材。」

Stephen Nagy,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高級副教授

「我發現透視中國特別有助於指導學生了解中國政治的複雜性以及中共內鬥對美中關係未來的影響。」

Howard Sanborn, 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教授

透視中國是我最有用(和最有趣)的資源之一。」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與他的團隊所做之局勢判斷都非常有遠見且方向也正確;在現今媒體參雜著許多真假難辨的新聞資料中,更是需要透視中國團隊以專業的角度來判斷這個詭譎多變的世界。」

劉正川, 嘉義大學榮譽教授

「非常的精闢,也非常的有見地,能夠洞悉事情發生的原因及預估未來發展的趨勢,尤其中美貿易大戰,台灣該應對的態度,有很好的見解。」

游朝堂,亞洲大學會計與資訊學系客座教授

「我贊同透視中國對中共惡意活動的分析,比如涉及到我們校園內的孔子學院。」

Robert Thurman,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 印度藏傳佛教研究 Jey Tsong Khapa名譽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