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預警:中共應對武漢瘟疫手段 預示全球性危機

◎我們認為,武漢瘟疫非常嚴重,中國大陸已出現人道危機。


中共政府於1月20日正式確認,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同一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武漢疫症發表了首次公開講話。而武漢肺炎早在2019年12月初就被發現。

在撰寫本文時,中共當局已確診878例武漢肺炎和26例死亡。 中共當局還採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封鎖包括病毒發源地武漢在內的12個城市。 有武警在武漢的火車站限制民眾出行。

瘟疫重災

基於我們對中國共產黨特性的理解,中共過去處理令人關注的醫療事件(如薩斯傳染病,強摘良心犯器官等等)以及中共一慣的做法,即承認小錯而掩蓋大罪,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儘管中共政府承認武漢爆發瘟疫,但仍會繼續掩蓋整個疫情的真實狀況。 (進一步的分析,請參見此處此處。)

回顧中共對武漢疫情的反應以及中國社交媒體上的各種消息,我們認為武漢現在正在發生嚴重的瘟疫,並且在中國大陸出現人道危機:

1.在薩斯危機期間,中共當局並未採用封鎖城市這種嚴厲措施。僅此一點就足以證明武漢爆發的瘟疫非常嚴重。

2.在中共當局承認新的冠狀病毒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之後的幾天之內,官方確診武漢肺炎的病例和死亡人數激增至數百人。病例中的「峰值」表明已經有許多人受感染,但是中共當局仍然控制信息的發布以避免恐慌。

3.在中文社交媒體上流傳的視頻顯示,武漢醫院擠滿發燒的病人,一些一線醫務人員因超負荷工作而陷入歇斯底里,有病人直接倒在街上。還有武漢醫院收治發熱病​​人的病房不足,口罩和其他醫療防護用品短缺,以及嚴重的患者在醫院中隔離而其他輕症的患者只能採用所謂的「家中隔離」。中國網民已開始討論武漢出現「人道危機」,一些網友還在社交媒體上向外界「求救」。



 

4.武漢當地在疫情爆發之際(已有62例確認),武漢當局仍然在1月19日舉辦多達4萬戶家庭共吃團圓飯的「萬家宴」,因此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受到公眾嚴厲批評。周先旺還因取消其他中國新年慶祝活動緩慢而受到抨擊。一些民眾要求周辭職。

5.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在1月23日接受《財經》雜誌採訪時說,根據他的「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薩斯的10倍起跳」。官方數據顯示,薩斯疫情共有5327例確診和349例死亡。非正式的估計確診病例高達數十萬,死亡人數達數万。

保守估計,武漢肺炎可能會導致出現數以萬計的感染病例和數以千計的人死亡。鑑於中共迄今對瘟疫爆發的處理手段,我們認為這場瘟疫有可能會影響數以十萬計甚至數以百萬計的大陸民眾。

精準預測中共的反應

在《 2019年中國展望》中,我們預測「除了非洲豬瘟外,其它形式的傳染病可能在大陸爆發。 然而,只有在情況變得難以掩蓋時,中共當局才會透露有關疾病爆發的更多資訊。」

在《2020年中國展望》中,我們預測「中國可能會爆發多種感染人畜的高傳染性瘟疫。中共將極力掩蓋真相,而導致疫情無法控制。中共可能會採用不人道的手段遏制疾病的傳播。」

我們使用中國政治風險評估模型得出了上述預測,該模型從中共的黨文化和特性,中共的權力運作以及中共的派系鬥爭進行分析。 從中共的特性分析,可以預期中國當局將通過以下方式處理武漢疫情:

1.中共在發布有關武漢疫情時候,將會變得更加「透明」(例如「允許」香港和海外中文的半官方媒體和親共媒體報導一些有爭議的武漢疫情),同時也掩蓋了更嚴重的情況(例如非人道對待患者,食物和醫療供應問題,真實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等)。

2.中共政權一直將「維穩」優先,至於中國民眾的福祉之上。在某些情況下,中國當局會把稀缺資源分配給各個「維穩」機構,例如公安局、武警和軍隊,而不是分配給公眾。

3.中共的宣傳是「維穩」的一部分。在國內,中共降低武漢疫情的嚴重性,嚴控向公眾和國際衛生機構發布相關信息,並用其他國家的流行病進行不相符的對比(已經有親共媒體宣稱,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人死於流感,卻不提供適當的背景信息)。在外部,中共將通過「及時」發布疫情,並利用其「紅色駭客帝國」來影響全球對瘟疫的報導,並試圖將自己描述為「負責任的大國」和中共政府正對疫情進行積極處理。

4.中共當局有可能封鎖北京、上海、天津和廣州等主要的一線城市,以更好地控制疫情惡化。

5.鑑於醫院發熱病房不足,地方政府可能會越來越多地以「家庭隔離」的方式來遏制瘟疫的蔓延。當前,「家庭隔離」意味著感染者必須留在家中,無法獲得適當的醫療,並且有可能將病毒傳播給與他們住在一起的人,鄰居以及往返醫院時接觸的公眾。

6.中共一慣將喪事報導成「喜事」或極少報導負面消息(例如,在宣傳長征、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因此,如果中共政府後來將中國經濟下滑歸咎於武漢瘟疫,而不是承認經濟決策失誤或中美貿易戰,那也就不足為奇了。即使中共承認瘟疫爆發,也是在幾個國家公布出現病例之後。按照中共的邏輯,當其他國家專注於國內應對這種瘟疫時,國際上對中共如何處理國內的疫症的關注就會相對減少。

疫情震波

武漢和其他城市的嚴重瘟疫給中國、中共政權和世界帶來了巨大的風險。我們在下面列出了一些主要風險。

中國

1.中國大陸將會出現嚴重的人道危機。

2.消費減少、糧食和必需品價格上漲、製造業放緩、物流運輸停滯,房地產泡沫問題、債務危機問題和股票市場問題將會導致經濟急劇惡化。

中共政權

1.當中國百姓發現中共要為武漢瘟疫大爆發負責時,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就受到嚴重侵蝕。

2.「維穩」力量(武警和軍隊)會因為流傳瘟疫而被大大削弱。

3.中共高層「你死我活」的派系鬥爭會急劇升級。

4.嚴重削弱了中國的國際聲譽。

世界

1.會出現全球公共衛生危機。

2.中國供應鏈中斷,可能導致相關產業出現停工。

3.中國食品和製成品的出口大大減少。

4.如果中共認為自己無法應對瘟疫對其政權的衝突時,就不能排除中共會尋找方法將武漢肺炎「武器化」擴散到其他國家,以減少國際對中共非人道處理瘟疫的關注壓力。因為從中共的角度來看,當其他國家也要分心處理國內瘟疫時,就會無暇關注中共及其政權內部的問題。

英文版
[wpdreams_rpp i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