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被中共「紅色駭客帝國」圍困

◎ 蘇聯鐵幕起到了「封鎖」西方信息的作用,而中共的「紅色駭客帝國」致力於滲透世界,左右世界對中國的看法。


英文版發表於20181021日;作者:Don Tse Larry Ong;翻譯:Janet Liu

 總結

  • 中國共產黨長期進行影響力行動,謀求生存和霸權。
  • 中共數十年的影響力行動打造了一個「紅色駭客帝國」(The Red Matrix)[1],即一個親中國的信息環境,但缺少有關該黨及其運作的關鍵知識。
  • 蘇聯的鐵幕起到了「封鎖」西方信息的作用,而中共的「紅色駭客帝國」致力於滲透世界,左右世界對中國的看法。
  • 「紅色駭客帝國」阻礙了各國近期為揭露中共和應對中共的影響和干預所作的努力。
  • 教育民眾瞭解中共的本質、運作和影響力活動,是各國喚醒民眾擺脫「紅色駭客帝國」影響的最佳途徑。

在2018年聯合國大會上,唐納德·川普總統說中國正試圖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隨後,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發表了對華政策的重要演講,嚴厲譴責中國共產黨採取「政府整體政策」來干涉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

然而,川普和彭斯發出的警告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美國新聞界和學術界的懷疑和貶低。權威人士批評川普政府利用中國「分散」、「淡化」或「轉移」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選舉進行調查的注意力。其他人則否定川普在推特上提醒人們注意的、有關愛荷華州報紙刊登中共付費宣傳的嚴重性。同時,學者、新聞記者和專欄作家爭辯,川普政府的言辭是否意味著與中國的冷戰。一些人甚至暗示,新冷戰可能會導致激烈的衝突。

中立的觀察家可能會發現,急於抨擊川普和彭斯的人士顯得有些虛偽。首先,警告並不是首次:美國國家安全和情報機構的高級官員,在川普和彭斯發表上述講話前後,發出過類似的警告。數年來,彭斯對中共政權的影響力運作、掠奪性經濟和侵犯人權行為的廣泛批評也已為人所知。此外,川普政府呼籲與中國進行對等貿易,以及盡早採取行動對抗中共長達數十年的干預和惡意行徑,很難說這是重回20世紀冷戰。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在前往越南的途中對記者說:「顯然,我們並沒有遏制中國。」 「它沒有被考慮過。」

反駁川普政府的警告和對冷戰的恐慌,可能僅僅是美國媒體和知識界過度黨派化的表現。但是,對於經驗豐富的中共精英政治觀察家來說,許多主流聲音立即指責政府、附和中共說辭的現象,顯示美國乃至全球皆受到共產主義政權潛移默化的影響。

為了政權的生存,中共在1970年代末對外開放後,試圖重塑外界對中國的看法。為此,中共開始控制和影響信息傳遞的關鍵渠道(學校、智庫、媒體、企業和政治精英),以確保其有效地宣傳。數十年來,中共成功地打造了一個「紅色駭客帝國」或一個在很大程度上親中國的信息環境,但這個環境缺乏對中共的關鍵信息。

蘇聯製造鐵幕以「封鎖」西方信息。但是,中共打造的「紅色駭客帝國」滲透世界,左右世界對中國的看法。可以說,「紅色駭客帝國」比1999年的電影《黑客帝國》所描述的更加陰險。服用知識「紅色藥丸」[2]只能清除一部分有關中國的虛假信息,這些虛假信息是由中共幾十年來營造,並通過西方智囊們有意或無意而製造出來的。近年來,澳大利亞和美國等國家已經開始意識到從「紅色駭客帝國」中喚醒民眾的困難。

擺脫「紅色駭客帝國」的最好方法是對社會進行有關中共及其運作、滲透的教育。政府和團體必須選擇施教者,以最大程度地減少信息污染的影響並避免「藍色藥丸」[2]

建立「紅色駭客帝國」

「紅色駭客帝國」出於中共在中國求生的需要。中國傳統價值觀與馬克思列寧主義背道而馳,中共最初發現很難在國內推廣來自外國的共產主義觀念。但是,中共在宣傳、統一戰線和其他影響力行動方面勝過蔣介石的國民黨。憑藉影響力優勢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民黨遭受重創,中共於1949年成功取得政權。在掌握政權後,中共開始在中國建立紅色信息環境,並清除反對其統治的勢力 。由於中國是一個封閉的國家,所以毛澤東統治期間幾乎不需要輸出「紅色駭客帝國」。

但是,在1970年代末鄧小平實施「改革開放」後,影響力行動很快成為中共政權的優先任務。為了吸引西方資本、避免蘇聯的命運,中共需要世界積極地看待其個政權。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然而,中共的血腥鎮壓一筆勾銷了所有的努力。1989年的天安門屠殺發生後,中共對國際孤立和生存危機的解決方案是加強影響行動,並推銷一種說辭,即各國不應將人權與政治或商業掛鉤。該解決方案行之有效:在天安門屠殺發生十年後,全世界對江澤民發動的迫害法輪功運動幾乎沒有反應,而這一血腥的鎮壓當時針對至少7千萬中國人,並一直持續至今。同時,資本和商業湧入中國,推動了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紅色駭客帝國」開始發揮作用。

同樣,由於影響力對政權生存至關重要,因此,中共認為有必要,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加強海外影響力運作,以影響世界如何看待中國。2004年,中共推出孔子學院計劃,學者史蒂芬·莫捨(Steven Mosher)在2012年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將其形容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特洛伊木馬」。2007年,中共啟動「大外宣計劃」,旨在擴大對外宣傳活動,控制信息傳輸渠道。中共及其代理人在海外建立新媒體,購買國外媒體。 2011年,紐約時代廣場上一個60英尺高的LED熒屏上,「新華社」的中英文宣傳片密集反复播出。

中共還加緊培養和僱傭外國專家。哈德遜研究院的學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他的《百年馬拉松》一書中寫道,他曾經是「紅色」專家,即中共認為對其政權友好,可幫助推動中共政策的學者。同時,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地區的知名大學、智庫和學術機構都收到了與中國有聯繫的公司或個人的大量捐款。前政府分析師、科爾分析公司創辦人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曾撰文,談到中國以相對不透明的方式向哈佛大學捐助3.6億元美金。他寫道:「哈佛大學並不是唯一家親中國並有影響力的學校,他們之間有複雜的利益關係」,通過選擇獎勵對親中國的項目或個人時,偏見已被引入中美政策討論中。

控制信息傳遞渠道包括影響民主社會中的商業和政治精英。因此,企業高管和退休或現任政府官員可成為中共挑選代理人的目標,可以直接與中共高級官員接觸。2018年9月,黑石集團、花旗、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其他著名的美國金融機構的負責人應邀到北京與中國副主席王岐山會晤。在《中國如何幹預美國大選》一文中,科爾分析公司的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列舉了中共收買美國政治、商業和學術界精英階層的實際操作。同時,近年來,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政客由於為中共站台或與中共關係密切而下台。最值得關注的是,澳大利亞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在被發現向一名華裔億萬富豪捐贈人提供反情報建議後,於2017年12月辭職。大約一年前,鄧森無視他所在的政黨的政策,公開支持中共的南中國海政策,被迫退出影子內閣。

眾所周知,至少有一位傑出的美國政治家與中共有著長期的聯繫。任職加州參議員20年的戴安娜·范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被曝有一個雇傭20年的員工一直向中國國家安全部作匯報後,幾家新聞媒體發現,范恩斯坦與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是多年的朋友,他們的關係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根據《The Federalist 》的報導,儘管法輪功學員和藏人在江澤民執政下遭到迫害,范恩斯坦從未放棄與江澤民的「有利可圖的關係」,並且「反對將中國最惠國貿易地位與改善人權聯繫起來」。

對於中共而言,生存和霸權是同一枚硬幣的兩個面。多年來成功的、相對不受限制的中共影響力運作,已使「紅色駭客帝國」形成如今的局面。過去十年來,主流評論家和媒體稱讚「中國奇蹟」,讚美政治穩定和經濟發展的「中國模式」。好萊塢電影使中國成為世界的救世主。那些從中國輕易獲得但可能無法償還貸款的國家否認北京進行「債務陷阱外交」。與此同時,提醒人們關注中共的影響力行動、侵犯人權、經濟間諜、網絡攻擊和軍事擴張的聲音被邊緣劃,最近幾年,中共威脅的嚴重性變得如此明顯,各國已難以忽視。

肅清毒素

認清「紅色駭客帝國」遠比清除它容易得多。儘管人們越來越關注中共的影響力和干預,但揭露中共影響力的努力卻遭到了嚴峻的挑戰、低估甚至否定。在澳大利亞,在有關中共影響力的公開辯論中,包括前重要政客在內的個體或團體,指責政府或警告中共威脅論者是「反華」或「種族主義」。在美國,媒體和專家批評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有關中國政策的重要演講,並發出第二次冷戰和徹底衝突的警告。甚至,一些西方媒體有時在報導中美貿易衝突時,似乎站在中共一邊,或未加核實地重複中共的說辭。對於目前中共對國際信息環境影響的嚴重性,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稱之為「史無前例」。

如上一部分所述,中共努力控制關鍵的信息渠道。如今,關於中國的許多信息都不同程度地包含著中共的宣傳,許多人不知不覺地受到中共影響。例如,許多人將中國等同於中共,不將二者加以區分。這是因為中共的宣傳有意將中國,這個擁有五千年文明的國家,與中共,這個統治這個國家70年的政權,混為一體。同時,中共輕描淡寫或迴避其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摧殘,特別文化大革命。通過宣稱代表整個中華文明,中共可以繼續打種族牌,將所有批評者都指責為「仇外」和「反華」。不太瞭解中國歷史的公眾通常會落入中共的語言陷阱,不自覺地幫助了中共的「種族主義」宣傳。

此外,審查和拒絕進入中國的威脅阻礙了真相,幫助中共掌控「中國故事」的話語權。幾十年來,中共一直通過拒發簽證迫使國外媒體進行自我審查,這就是美國學者林培瑞(Perry Link)在其著名的文章《吊燈上的蟒蛇》中提到的現象。2002年,林培瑞指出,「以西方的眼光看待中國,很難衡量其深遠的影響」。的確,被禁止進入中國,對一個研究中國的學者或記者來說,會造成斷送職業前程般的影響,對企業來說,會失去廣闊的中國市場。許多人選擇自我審查,甚至幫助中共政權在國內進行審查,以獲得進入中國的許可,如最近谷歌的「蜻蜓計劃」。更重要的是,自我審查給中共在信息掌控方面有更多空間。因此,在中共精英政治和政權運作等關鍵領域,在「紅色駭客帝國」中留下大片空白,助長了有關中國的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的傳播。

用《孫子兵法》來比喻,不知彼,每戰必殆。在「紅色駭客帝國」中,挖掘中國真實信息、過濾虛假和錯誤信息非常具有挑戰性。能夠閱讀中文有助於查閱中共的原始資料,但對於弄清中共的說辭和拜占庭的政治邏輯沒有多少幫助。在沒有準確地「知彼」的情況下,針對中共影響力行動的對策最多只能取得部分勝利。

擊破「紅色駭客帝國」

幸運的是,「紅色駭客帝國」並不是攻不可破的。

首先,人們必須意識到生活在「紅色駭客帝國」中,帝國的締造者存心不良。教育民眾瞭解中共的本質、政治運作及其影響策略,是最好的預防中共宣傳和虛假信息的方法。教育對於關鍵人物,如政府官員、媒體、學者和商界精英等,尤為重要。當整個社會全面瞭解中共及其運作方式時,各國將可以從中共手中奪回信息渠道的控制權,並開始清除「紅色駭客帝國」。

為了避免自我審查,政府或組織可以向不受中共控制和影響的中國問題專家諮詢。長期公開揭露中共和經受中共打壓的媒體、新聞工作者或學者可以被邀請參加公共教育。

總而言之,「紅色駭客帝國」是中共求生和稱霸的產物。媒體和專家對於政府關於共產政權的威脅和社會退縮的警告缺乏反應,證明了「紅色駭客帝國」的有效性。儘管中共「紅色駭客帝國」已經嚴重侵入了許多國家,但當大多數人意識到這是問題的所在時,「紅色駭客帝國」將成為眾矢之的。如果民眾,尤其是社會上具有影響力的人,對共產黨有足夠的認識,各國完全可以清除「紅色駭客帝國」。

附注:

[1] The Matrix,是一部1999年的好萊塢科幻電影,中國大陸叫《黑客帝國》、台灣叫《駭客任務》、香港叫《廿二世紀殺人網絡》。電影講述為了培養人類當成能量來源,電腦機器「母體(The Matrix)」模擬1999年的人類世界(現實世界其實已踏入2199年左右)創造出虛擬程式世界。藉由和人體大腦神經聯結的連接器,使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心理(六根)等訊號傳遞到人類大腦時都彷彿是真實的,以此囚禁人類的心靈。

[2] 在The Matrix的電影情節中,人們服用紅色藥丸就會看清「母體(The Matrix)」虛擬出的世界只是一串串由0和1組成的數字流,服用藍色藥丸就會相信「母體」虛擬的美麗世界。

[wpdreams_rpp i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