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觀察:中共特工投誠打亂了中共海外滲透部署

◎王立強揭露中共干預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計劃可能會對選舉產生巨大影響。


11月23日,澳洲多家媒體報導說,一名中共特工向澳洲情報機構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內部機密,揭示中共如何進行海外干預。這名特工,名為王立強,已於2019年10月將資料交給了澳洲安全情報組織。

在獨立中文媒體《看中國》11月23日發表的專訪中,王立強詳細介紹了他如何被中共情報部門招募,他參與的特工活動,在香港的中共高級軍事情報人員的身份以及中共在香港、台灣和澳大利亞的政治干預行動。訪談的重點包括:

  • 中共高層一直利用情報系統攻擊其派系鬥爭中的失敗者;
  • 中共如何利用香港情報系統來控制香港;
  • 中共如何滲透台灣媒體及干預台灣大選;
  • 中共如何滲透和干預澳大利亞政治。

11月24日,中共迅速作出反映,由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出面,指證王立強今年4月已涉嫌詐騙罪被立案調查。

我們的分析:

1.一些觀察人士對王立強是否真的是中共特工表示懷疑(《紐約時報》以「變節者」和「尋求庇護者」來稱呼王)。其他人則質疑他提供的信息的真實性。

在仔細閱讀有關王立強叛逃的中英文新聞報導,並研究更廣泛的地緣政治發展時,我們判斷,王更有可能是真的:

1.1. 在澳洲和國際新聞媒體報導有關他的投誠和情報的一天之後,中共政權迅速回應,譴責和抹黑王立強。我們還觀察到中共「紅色駭客帝國」迅速動員,欲使人們對王提供的信息產生懷疑或進行反駁。

中共一貫通過發佈虛假和負面信息來詆毀批評者的信譽。中共迅速對王立強反駁和抹黑,證明中共非常嚴肅地對待這件事情。一位澳大利亞研究人員調查中共對王的指控後指出:「有證據可以對他們(中共)產生嚴重懷疑。」

1.2. 11月24日,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總監勃吉斯(Mike Burgess)發表聲明說:「ASIO認真看待第九頻道(Nine Network)節目『60分鐘』報導的指控內容。澳洲人民可以放心,ASIO先前就知道今天報導的事件且已在積極調查中。」

1.3. 王立強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非常詳細地介紹了中共的特工活動,執行任務中的角色,其香港上司的具體且可核實的信息,中共向台灣媒體和政客提供資金的金額,等等。

王立強對中共干預行動的描述與我們一直以來的觀察和研究相符。我們還認為,要杜撰出澳洲媒體報導出的細節的逼真和廣泛幾乎是不可能的。

1.4. 一些觀察者對王立強的說法表示懷疑,認為他關於中共干預行動的觀點與外界已經公開的觀點過於相似。他們也對他的說法的可證實性表示懷疑。

我們認為,情報機構(澳大利亞,美國,台灣等)能夠及時核實或駁斥王的說法,因為他提供了非常具體的細節,並參與了諸如從銅鑼灣書局綁架香港書商等重大案件。至於王關於中共干預行動的說法在很大程度上證實了已知的事實,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加分,而不是一個減分。

1.5. 根據11月24日播出的《60分鐘》對王立強的採訪,王在10月下旬接觸媒體,並大約在同一時間聯繫了澳大利亞情報部門。關於王立強叛逃的新聞報導大約一個月後才出現。這意味著澳大利亞情報機構和媒體至少有一個月的時間來核實他的某些說法;我們懷疑,如果澳大利亞情報機構仍然對他所提供的信息持懷疑態度,或者發現他沒有信譽的話,那麼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是否會允許媒體繼續進行報導。

1.6. 出現的另一種說法是,王立強之所以公開露面,是因為他想通過媒體與澳大利亞政府談判庇護協議。鑑於王所說的中共對澳大利亞的政治干預,以及中共情報網絡「幾乎無處不在」並在澳洲不受懲罰地運作,我們不完全排除這一說法。

我們更傾向於認為,王最近在媒體露面與五眼聯盟(澳大利亞,加拿大,新西蘭,英國和美國)有關,他們試圖阻止中共對台灣明年總統大選的干預。我們的分析基於兩個最新發展:

第一個發展是王立強在媒體上曝光中共計劃干預台灣總統大選,以及台灣和美國發出同樣的相關警告的時間點。在澳大利亞新聞媒體報導王立強投誠的四天前,台灣領導人蔡英文在新聞發佈會上說,中國對台灣大選的干預「每天都在發生」。11月22日,即王公開曝光的前一天,美國在台協會處長(事實上的美國駐台大使)酈英傑(Brent Christensen)說:「我們有關切中國造成的任何威脅。中國企圖對台施壓,影響台灣民主流程。我們也發現有有心人利用假訊息,破壞民眾對民主體制的信任。」11月25日,台灣民進黨團公佈《反滲透法》草案,並計劃11月29日進行二讀來加快法案的通過。

第二個發展是中共最近在應對香港抗議活動方面的戰略轉變。在10月31日四中全會閉幕後不久,我們觀察到的跡象表明,中共仍計劃通過減緩打壓香港抗議運動,來決定性地影響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但是,從11月11日這一周開始,香港警察暴力升級和其他可疑事件(大陸學生被命令立即離開香港,解放軍離開軍營進行街道清理等)顯示,中共準備嚴厲鎮壓香港示威者。強硬路線意味著中共基本上放棄了決定性地影響台灣總統選舉的努力。中共之所以突然採取「孤注一擲」的強硬策略而不是像過往一樣採取兩手準備的一個可能原因,是因為它知道掌握中共第一手資料的特工正在叛逃並將公佈手中的機密,但是中共又無法掌控或及時消除。

1.7. 我們認為,將王立強貼上「尋求庇護者」的標籤,儘管在技術上並非不準確,但在一定程度上是不誠實的。王可以通過更安全的方式來確保在澳大利亞獲得政治避難,例如聲稱自己是受迫害團體的成員。持懷疑態度的人應該思索,為什麼王會通過接觸澳大利亞情報部門並提交信息,如果這些信息被證明是假的,將給他帶來致命的麻煩;為什麼王從一個共產政權中叛逃,該政權會因為他洩密而毫不遲疑地追殺他。

1.8. 一些觀察家質疑王立強在中共情報機構中的角色。根據撰寫本文時澳大利亞中文和英文報告中的可用信息,王立強似乎是被招募擔任軍事情報官員的中間人,但實際上可能不是官方軍事情報機構的成員。如果王不是官方的特工,那麼他可能不曾接受過特工培訓。被招募從事中共情報工作的人員不經過訓練並不罕見(見近年來美國司法部對中國特工的起訴);中共可以通過賄賂、福利或通過「愛國主義教育」來收買。

有關王立強提供的細節中的一些不合理之處,例如,他過於年輕(27歲),這可能是由於他只是一名香港軍事情報特工(一個名叫向心的人)的中間人,並正為擔任更大的角色做準備。我們認為,只有從廣泛的意義上講,王才應該被視為「中共特工」。

2. 王立強關於中共外部政治干預運作和派系政治的許多說法,對於「透視中國」的讀者以及在台灣和海外中文媒體上關注我們專家的讀者來說,都會非常的熟悉。王在接受澳大利亞媒體採訪時提供的細節,證實了我們對中共派系鬥爭和外部滲透的許多分析。我們選出三個顯著的例子:

2.1. 王立強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說,他隱藏在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創新投資公司從事特工活動。他「經常接到高層的指令,動用香港的力量消滅政治異議人士並監督派系鬥爭的失敗者。」他還直接參與逼退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的談判。

2018年1月在分析為什麼中國國家副主席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職位時,我們寫道:「李源潮從公眾視線消失,預示著他的政治前景不佳。最好的結局是,如果承諾退出派系鬥爭,習近平允許李源潮在三月份的兩會上辭去副主席的職務,享受安靜的退休生活。如果李給習近平製造麻煩,那麼他就有受到腐敗或政治不忠指控的危險。在習近平覺得有必要在兩會之前任命新的副主席的情況下,如果李源潮與習近平的競爭對手脫離關係,他可能會出於『健康原因』或其它合理的理由而提前退休,或者如果習近平感到受到特別威脅、或不確定李的忠誠時被逮捕。」

在2018年的兩會上,李源潮卸任國家副主席職務,由習近平的盟友王岐山接替。

2.2. 王立強在接受《時代》採訪時說:「我們在台灣的工作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滲透到媒體、廟宇和基層組織。」

在中文報紙《大紀元》11月23日發佈的採訪中,王立強說,雖然他的情報工作主要集中在香港和台灣,但「對台灣的滲透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我們的進攻方向仍然是台灣。」

王立強的說法證實了我們在11月3日就中共如何從短期、中期和長期目標來對待香港問題的分析:「從長遠來看,隨著中美競爭的升級,香港牌在與美國的對抗中發揮作用;從中期來看,香港局勢將影響中共對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影響力;從短期來看,中共需要確保建制派在香港區議會選舉中獲勝。」

2.3. 王立強詳細介紹了他的情報部門如何滲透並影響香港和台灣媒體。

我們在2018年11月寫道:「中共通過紅色駭客帝國、統一戰線和其他方式的滲透試圖達到:

1.阻止有關中共恐嚇或轉移視線手法的討論;

2.塑造和控制有關中國影響的話語;

3.通過向國外滲透、控制和引導反共運動來製造混亂。」

下一步:

1.王立強揭露中共干預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計劃可能會對選舉產生巨大影響。「中共政治干預」可能成為候選人的主要話題和試金石,而「反紅」情緒可能會增加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民意支持度。

同時,親北京的候選人和媒體可能否定王的說法以及與中共的關係,同時加強其現有戰略,或者通過宣稱自己「反紅」並尋求與著名的「反紅」人物的聯繫而走向反面。支持北京的候選人和媒體可能先採用前一種策略,然後再改變策略,以避免在民意調查中慘敗。

2. 中共情報機構的人員將受到黨的懷疑和更嚴格的審查。習近平領導層甚至會抓住機會清理情報系統,並加強中央對情報機構的控制。

我們在《2019年中國展望》中寫道:「中共高層內鬥加劇,可能有退休的政治局委員、甚至退休的政治局常委被清洗,現任高官也有被調查的風險。」清洗情報機構可能會使我們的預測成真。

英文版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
Filter by
Post Page
會員 政治 推薦文章 香港反送中
Sort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