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觀察:NBA磕头事件與中美意識形態對抗漫延

◎一周內,有關中共言論審查,藝術模仿了現實,現實模仿了藝術。


我們在2018年8月觀察到,「美國在解決中共威脅時更加關注意識形態問題。」此後,美國高級軍事和安全官員一直在呼籲關注中國共產黨的威脅及其意識形態。今年2月,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Philip S. Davidson)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北京通過恐嚇和脅迫的手段推廣自己的意識形態,讓現行的以制度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變形、破裂,並取而代之。」4月,美國負責印太安全事務的國防部助理部長蘭德爾·施里弗(Randall Schriver)在哈德遜學院的一次活動中說,中美之間存在著「意識形態之戰」。

關於美國NBA和美國成人動畫情景喜劇《南方公園》的最新發展表明,中美關係中的意識形態轉變正在從政府層面漫延到大眾。我們認為,這種意識形態轉變將使美中貿易談判更加複雜,並具有重要的地緣政治影響。

背景

10月2日,《南方公園》播出最新劇集《中國樂隊》,觸及中共當局一系列的痛點,包括鼓勵和加強好萊塢和其他外國機構的自我審查、勞改營的酷刑和迫害、活摘良心犯的器官和腐敗的商業行為等等。這一劇集因真實性受到中國觀察家和人權活動家的稱讚。但中共政權迅速禁止《南方公園》的所有劇集在中國互聯網播出。

10月4日,NBA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達裡爾·莫雷(Daryl Morey)在推文中挺香港的民眾抗議,他寫道:「為自由而戰,與香港站在一起」。儘管莫雷後來刪除了該推文,但在中國大陸引起了巨大反響——中國公司撤回了贊助;中國籃協停止了與火箭隊的合作;在中國的季前賽被取消;中央電視台宣佈,本週將取消兩場原定的NBA比賽,並「立即調查與NBA有關的所有合作與交流」;莫雷和休斯敦火箭隊在中國社交媒體上遭到嚴厲批評。

10月6日,莫雷在推特上發文說:「我無意透過先前的推文來冒犯休斯敦火箭隊在中國的球迷與朋友,而我只是單純針對一個複雜的事件發表我個人的想法。」同時,NBA發表聲明說:「我們認識到,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達裡爾·莫雷所表達的觀點,深深地冒犯了我們在中國的許多朋友和球迷,這令人遺憾。」NBA或莫雷都沒有道歉。然而,據美聯社報導,NBA於10月7日在其微博賬戶上發表了一份中文聲明,稱該聯盟對莫雷的「不當言論」感到「極其失望」,他的觀點「嚴重地傷害了中國球迷的感情。NBA發言人邁克·巴斯(Mike Bass)表示,中英文聲明「不應有任何差異」,「我們的英文聲明是聯盟的正式聲明。」同樣在10月7日,火箭隊後衛詹姆斯·哈登(James Harden)談到了莫雷的推文:「我們抱歉。我們熱愛中國。我們喜歡在那裡打球。」

中國的官媒和黨媒抨擊達裡爾·莫雷和NBA。《人民日報》在頭條文章中說,莫雷「打破了底線」。宣揚民族主義的小報《環球時報》發表評論《火箭隊和中國球迷各有各的自由》,嘲笑那些捍衛莫雷言論自由的美國人批評中共政府。同時,中央政法委官方社交媒體帳號「長安劍」指責火箭隊「在罵中國的同時掙中國的錢。」新華社還發表了中國籃球協會對莫雷「強烈不滿」的簡短聲明。

10月6日,阿里巴巴(Alibaba)首席執行官兼NBA布魯克林籃網隊(Brooklyn Nets)老闆蔡崇信(Joe Tsai)在Facebook上發佈了一封冗長的「致所有NBA球迷的公開信」,重複中共指責莫雷的言論。他寫道:「在中國,支持分裂主義就是極具爭議的話題之一,不僅是對中國政府,也對所有的中國人民。」蔡補充說:「被西方媒體以及批評中國的人士嚴重誤解或者經常忽略的一件事情是,當涉及到中國領土完整以及國家主權的問題時,14億中國人將會團結起來。這個問題是不容協商的。」

數家美國媒體、中國觀察家和評論員批評中共政府在與莫雷、休斯敦火箭隊(Houston Rockets)和NBA打交道時的審查制度和霸道。他們還批評了蔡崇信對這個問題的言論。

我們的分析

1.對於美國政府、智囊團和媒體而言,警告中共的影響力運作、審查制度和政治戰爭是一回事。流行的動畫情景喜劇以幽默但準確的方式引起人們對相同主題的關注是另一回事。同樣,成千上萬的NBA球迷現在意識到,聯盟及其球員不懼怕表達對美國政治和美國政府的批評,但卻順從中共的自我審查,向中共「磕頭」,不敢譴責中共政府、媒體和公司對言論自由的踐踏。

在一周的時間裡,藝術模仿了現實,現實模仿了藝術。我們認為,《南方公園》和NBA與中共政權之間的衝突,會喚醒美國公眾對中共意識形態威脅的警覺,並最終導致草根民眾反共力量不斷壯大。

2.莫雷的香港推文和NBA對他的辯護引起了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情緒。然而,在中美貿易談判和香港抗議運動的敏感時期,中共未必能從中獲益。事實上,由於香港局勢和中美關係的發展,中共不能保證反美的街頭抗議活動不會突然轉變為反共的抗議活動。

3.根據我們對中共的長期研究,我們認為中國人對莫雷的推文和NBA的最初反應不一定反映北京的意願。

中共的宣傳機構和中下級宣傳官員,對於某些國際事件和事態,通常會按照慣例做出反應(對於民族主義,通常採取「寧左勿右」),搶奪話語權,以維護其「紅色駭客帝國」。當後來由於事態發展,維護其先前宣傳遇到麻煩時,中共宣傳機構會不斷修改其敘事和措辭,以使更符合中共的具體戰略。修改後的敘述和措辭可能與其先前宣揚的立場背道而馳;有關最近的示例,請在此處此處查看我們對2018年中共在貿易戰中的敘述變化的分析。

若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未能嚇倒美國,反而激起強烈的反共情緒時;若香港的局勢變得非常不穩定時;若中美貿易談判有徹底破裂的危險時,中共可能會修改NBA事件的宣傳策略。為了淡化NBA的「爭議」,中共的宣傳機構可能降低或停止對莫雷和NBA的攻擊,甚至批評某些國人「過於民族主義」,過於敏感。然而,這種宣傳轉向對於中共是不利的,人們會發現中共只不過是紙老虎,民族主義這把雙刃劍將砍向中共。

4.隨著香港局勢更加動盪,中美貿易談判變得更加複雜和混亂,中共可能會試圖對外國企業和政府同時進行誘惑和施壓,迫使他們更親近中共政府而不是美國。為了達到這種效果,中共可能會強化並重複以下宣傳:

  • 中國擁有14億人口的市場和超過8億的互聯網用戶,失去中國意味著失去了龐大市場;
  • 中國正在進行越來越多的改革開放;
  • 中國擁有先進和成熟的供應鏈,但鄰國卻沒有;
  • 如果……,將傷害中國14億人民的感情;
  • 多邊主義而不是單邊保護主義才有未來;
  • 美國應該專注於解決其國內問題,而不是干涉中國事務。

但是,隨著美國關稅的增加以及越來越多的公司撤離中國市場,中共的宣傳將越來越失效。

更多透視

有關《南方公園》和NBA的「中國爭議」,清楚地表明了企業、投資者和政府在與中國共產黨政權打交道時面臨著政治風險。

企業、投資者和政府必須考慮到中美關係中意識形態的轉變,規避風險,並在地緣政治動盪時發現隱藏的機遇。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