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telegram
分享在 whatsapp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email

地緣政治觀察:尋求「不朽的交易」 川普步入中共陷阱

◎中共不願就川普的條款達成貿易協議,因為它將會給共產黨政權帶來生存危機。


9月16日,美國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川普總統中國事務顧問白邦瑞,在接受福克斯商業新聞採訪時,就中美貿易戰提出了幾個值得注意的觀點。

白邦瑞提到:

  • 川普希望與中國達成「不朽的貿易協議」。白邦瑞說:「他稱之為『所有貿易協議的鼻祖』。」
  • 白邦瑞表示,川普「非常明智地將香港問題納入貿易談判。」隨著中國公佈糟糕的經濟數據,「習近平可選之路受到限制。」他補充說,「我有預感,在香港平息下來後,貿易談判會取得成功,這將是總統所稱的所有交易的鼻祖。」
  • 白邦瑞相信中國人「有點困惑」,因為他們認為史蒂夫·班農、約翰·博爾頓和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代表川普總統。「我認為情況並不是這樣。史蒂夫·班農的團隊,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想要推翻中國共產黨……在北京,人們告訴習主席,美國人真的想要摧毀他們的政治制度,看看班農和博爾頓所說的話……我認為總統不同意班農和博爾頓有關中國未來的看法。」
  • 白邦瑞提到他即將前往香港和北京,其中一個目的是澄清班農、博爾頓和「他們外面的朋友」不代表川普總統。
  • 當被問及川普是否會將貿易談判分為貿易和國家安全雙軌道時,白邦瑞表示,川普「專注於一個不朽的貿易協議。」這個貿易協議是「競選承諾」,將川普與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區分開,對2020年來說「非常重要」。
  • 當被問及是否可能在年底前達成協議時,白邦瑞說:「是的,很有可能」。川普是「談判高手,他可以採取更多的逐步升級的措施,中國很脆弱。關鍵是中國人對川普總統的觀點是,博爾頓和班農代表他,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不願達成協議。」他補充道。

背景

9月9日這一周,中國和美國均採取措施降低貿易緊張局勢,其中包括:美國推遲計劃於10月1日徵收關稅,中國免除美國農產品關稅以及大量採購大豆。

9月10日,川普發推文說他在前一天晚上要求約翰·博爾頓辭職。博爾頓不再擔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各種新聞報導稱,博爾頓因在處理中東問題上與川普有分歧而離開。

我們的分析

1. 白邦瑞說史蒂夫·班農,約翰·博爾頓和「他們外面的朋友」(可能是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員,及那些將中共視為美國和世界的真正威脅的人)並不代表川普總統。

考慮到白邦瑞是川普非正式的中國事務顧問,可以合理地假設他的觀點至少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白宮的想法。如果白邦瑞9月16日在福克斯商業新聞上的言論與川普的觀點差異不太大,那麼中共已經在中美「滑鐵盧之戰」中處於上風。

2. 5月份,我們寫道,「中共正在利用川普對『史詩般的』協議的期待,為自己換取時間確保政權生存,並推進其統治世界的議程。」通過拖延戰術,即拖延貿易談判和協議的落實,中共將最終給予川普貿易戰的「空洞勝利」,並影響他2020年競選連任。

8月,我們寫道,中共「以進為退」戰略已經導致美國想方設法與中共達成妥協,以阻止在香港天安門式的鎮壓。妥協中可能包括川普政府將對華鷹派聲音邊緣化,遏制他們的「影響」,作為中共不鎮壓香港和推動貿易協議實質進展的交換條件。

白邦瑞9月16日的言論表明,我們上面描述的雙方交換條件可能已達成。這種交換條件不利於美國,有如下幾個原因:

首先,中共不願就川普的條款達成貿易協議,因為它會給共產黨政權帶來生存危機。事實上,中共寧願實行部分「關閉鎖國」(我們在2019年1月觀察到了中共為此作準備的跡象;看這裡這裡),只要能保住中共政權,那怕經濟衰退、數百萬人餓死,中共也不會進行威脅政權的結構性改革。然而,部分「關閉鎖國」肯定是中共最後的選擇。在此期間,中共仍然願意與美國繼續談判,作為長期對抗甚至戰勝川普總統的戰略措施,並避免採取極端措施以熬過與美國的長期「戰略競爭」。在上述背景下,美國應權衡與中國達成妥協的利弊。

其次,中共政權已經一次又一次地違背各種正式和非正式的協議。沒有理由相信它會完全遵守新的協議。中共高層「你死我活」的派系鬥爭,使得中共領導層履行協議變得更加複雜困難。

第三,如果在簽署貿易協議之前,川普內閣中的「中國鷹派」被北京方面強烈批評,那麼美國變得更加容易受到中共的影響,並將在與中國的長期「戰略競爭」中處於明顯的劣勢。這種情況對川普政府來說頗具諷刺意味,因為與中國達成臨時貿易協議,只是平衡競爭環境和減少貿易逆差,但阻礙了美國對中共惡行的遏制及令美國更加強大。

3. 中共為了控制民眾和削弱敵人,其經典策略是「煽動群眾鬥群眾」。例如,中共通常對群眾拉一批,打一批,進行分化。當不同的群體之間開始爭吵、社會分裂時,群眾將更易被中共影響,在對抗中共威脅上難以協調一致。

白邦瑞試圖澄清某些對華鷹派人物的觀點並不代表川普政府,以免造成一些中國官員的「誤解」。然而,鑑於中共的群眾鬥群眾策略,更大可能是,中國官員故意「誤解」川普政府,誘使其為了換取貿易談判更大進展、並最終簽署「不朽的協議」而將反共聲音邊緣化。但是,當美國就解決中共威脅需要達成共識時,這種做法只會加大美國社會在中國問題上的分歧。

4. 為了重新獲得貿易戰的主動權,川普政府可以考慮採取以下措施:

  • 開始全國對話,以達成對中國問題的共識。川普政府必須向美國人民明確解釋為什麼需要與中國打貿易戰、科技戰,當中美「戰略競爭」延伸到其它領域時,美國為什麼要升級貿易戰、科技戰,以及在面對中共威脅時,為什麼美國人民將不得不做出一些經濟上的犧牲並承擔其它成本。
  • 立即對所有中國產品徵收關稅,直到達成貿易協議。只有在中國履行貿易協議中的承諾後,關稅才逐步取消。如果中國違背承諾,美國可以單方面再次加徵關稅。
  • 實施創新的戰略,以降低對中共「極限施壓」所附帶的經濟、社會和政治成本,並避免「文明衝突」。

更多透視

對於川普政府來說,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是履行競選承諾。然而,對於中共來說,談判和簽署貿易協議只是其達到目的的手段,即確保川普總統在2020年不再獲得連任。

今年或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前,美國和中國可能會、也可能不會達成某種貿易協議。無論如何,中美貿易協定並不意味著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結束。企業、投資者和政府必須濾掉貿易談判中所謂「進展」或「倒退」的雜音,並為中美長期競爭做好準備。

英文版
[wpdreams_rpp id=0]

「作為會員,我對於您們的服務及所有增進我們理解的深層信息,我感到非常幸運、非常滿意。透視中國極大地幫助我拓寬了有關中國的視野。」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提供的中美貿易戰信息,對於台灣科技產業來說非常有價值。 我們公司基本上按照明教授的預測佈局,擴大了公司規模,豐富了產品線。這讓我們能夠在2019年承接來自中國的大訂單。」

邱先生,台灣瑞昱半導體研發中心(Realtek R&D center)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研究,每一個細節都十分深入,非常有參考價值,有助於外國研究人員理解中共以及中國真實國情。」

Baterdene,蒙古國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員

「[透視中國]對中國內部了解透徹、局勢的分析較為深刻,對中國的資訊有與市面其他同等信息不一樣的地方。希望從透視中國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

香港財經日報 (BUSINESSTIMES.COM.HK )

「明居正老師和透視中國團隊的預測,對我們製訂新聞報道方針和預計中國和香港政府的下一步,具有好高的參考價值。」

陳妙玲,香港電台新聞部中國組副組長

透視中國總是發表有關中國精英政治有趣和刺激的分析。關注透視中國的分析,特別是派系鬥爭,是非常有價值的。」

Lee Jones,倫敦瑪麗皇后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

透視中國對我教授的美國外交政策課非常有用,因為透視中國的觀點與已廣泛接受的『美國應該跟中國合作』的論點不同,而教學的重點是讓學生用思辨的方法去觀察當代重大問題。」

Roy Licklider,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兼職教授

「作為一名駐華記者,透視中國對我來說,是深入了解中共如何運作的一個非常可靠的信息來源,從中了解到很多中共派系鬥爭和習近平所面臨的挑戰。」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透視中國對中美貿易戰和朝鮮的洞察力非常強。 他們的預測通常很準確,毫無疑問這是非常有幫助的。」

Sebastien Ricci,法新社駐中國和蒙古記者

「我發現對於中國的局勢發展,透視中國提供了具有更深度和更廣度的分析,而傳統媒體對於中國的政治、政策缺少這種精準、細緻的描述。」

John Lipsky,彼得 G·彼得森傑出學者,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

透視中國的洞見分析有助於我在劍橋教學,及服務於英國公眾的政策分析。」

Kun-Chin Lin 博士,英國劍橋大學大學政治學講師,地緣政治學中心副主任

透視中國對中共的動態進行了深入而細緻的分析,是培養未來懂中共內鬥的漢學專家的絕佳教材。」

Stephen Nagy,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高級副教授

「我發現透視中國特別有助於指導學生了解中國政治的複雜性以及中共內鬥對美中關係未來的影響。」

Howard Sanborn, 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教授

透視中國是我最有用(和最有趣)的資源之一。」
James Newman,美國前海軍密碼專家
「明教授與他的團隊所做之局勢判斷都非常有遠見且方向也正確;在現今媒體參雜著許多真假難辨的新聞資料中,更是需要透視中國團隊以專業的角度來判斷這個詭譎多變的世界。」

劉正川, 嘉義大學榮譽教授

「非常的精闢,也非常的有見地,能夠洞悉事情發生的原因及預估未來發展的趨勢,尤其中美貿易大戰,台灣該應對的態度,有很好的見解。」

游朝堂,亞洲大學會計與資訊學系客座教授

「我贊同透視中國對中共惡意活動的分析,比如涉及到我們校園內的孔子學院。」

Robert Thurman,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 印度藏傳佛教研究 Jey Tsong Khapa名譽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