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觀察:尋求「不朽的交易」 川普步入中共陷阱

◎中共不願就川普的條款達成貿易協議,因為它將會給共產黨政權帶來生存危機。


9月16日,美國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川普總統中國事務顧問白邦瑞,在接受福克斯商業新聞採訪時,就中美貿易戰提出了幾個值得注意的觀點。

白邦瑞提到:

  • 川普希望與中國達成「不朽的貿易協議」。白邦瑞說:「他稱之為『所有貿易協議的鼻祖』。」
  • 白邦瑞表示,川普「非常明智地將香港問題納入貿易談判。」隨著中國公佈糟糕的經濟數據,「習近平可選之路受到限制。」他補充說,「我有預感,在香港平息下來後,貿易談判會取得成功,這將是總統所稱的所有交易的鼻祖。」
  • 白邦瑞相信中國人「有點困惑」,因為他們認為史蒂夫·班農、約翰·博爾頓和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代表川普總統。「我認為情況並不是這樣。史蒂夫·班農的團隊,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想要推翻中國共產黨……在北京,人們告訴習主席,美國人真的想要摧毀他們的政治制度,看看班農和博爾頓所說的話……我認為總統不同意班農和博爾頓有關中國未來的看法。」
  • 白邦瑞提到他即將前往香港和北京,其中一個目的是澄清班農、博爾頓和「他們外面的朋友」不代表川普總統。
  • 當被問及川普是否會將貿易談判分為貿易和國家安全雙軌道時,白邦瑞表示,川普「專注於一個不朽的貿易協議。」這個貿易協議是「競選承諾」,將川普與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區分開,對2020年來說「非常重要」。
  • 當被問及是否可能在年底前達成協議時,白邦瑞說:「是的,很有可能」。川普是「談判高手,他可以採取更多的逐步升級的措施,中國很脆弱。關鍵是中國人對川普總統的觀點是,博爾頓和班農代表他,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不願達成協議。」他補充道。

背景

9月9日這一周,中國和美國均採取措施降低貿易緊張局勢,其中包括:美國推遲計劃於10月1日徵收關稅,中國免除美國農產品關稅以及大量採購大豆。

9月10日,川普發推文說他在前一天晚上要求約翰·博爾頓辭職。博爾頓不再擔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各種新聞報導稱,博爾頓因在處理中東問題上與川普有分歧而離開。

我們的分析

1. 白邦瑞說史蒂夫·班農,約翰·博爾頓和「他們外面的朋友」(可能是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成員,及那些將中共視為美國和世界的真正威脅的人)並不代表川普總統。

考慮到白邦瑞是川普非正式的中國事務顧問,可以合理地假設他的觀點至少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白宮的想法。如果白邦瑞9月16日在福克斯商業新聞上的言論與川普的觀點差異不太大,那麼中共已經在中美「滑鐵盧之戰」中處於上風。

2. 5月份,我們寫道,「中共正在利用川普對『史詩般的』協議的期待,為自己換取時間確保政權生存,並推進其統治世界的議程。」通過拖延戰術,即拖延貿易談判和協議的落實,中共將最終給予川普貿易戰的「空洞勝利」,並影響他2020年競選連任。

8月,我們寫道,中共「以進為退」戰略已經導致美國想方設法與中共達成妥協,以阻止在香港天安門式的鎮壓。妥協中可能包括川普政府將對華鷹派聲音邊緣化,遏制他們的「影響」,作為中共不鎮壓香港和推動貿易協議實質進展的交換條件。

白邦瑞9月16日的言論表明,我們上面描述的雙方交換條件可能已達成。這種交換條件不利於美國,有如下幾個原因:

首先,中共不願就川普的條款達成貿易協議,因為它會給共產黨政權帶來生存危機。事實上,中共寧願實行部分「關閉鎖國」(我們在2019年1月觀察到了中共為此作準備的跡象;看這裡這裡),只要能保住中共政權,那怕經濟衰退、數百萬人餓死,中共也不會進行威脅政權的結構性改革。然而,部分「關閉鎖國」肯定是中共最後的選擇。在此期間,中共仍然願意與美國繼續談判,作為長期對抗甚至戰勝川普總統的戰略措施,並避免採取極端措施以熬過與美國的長期「戰略競爭」。在上述背景下,美國應權衡與中國達成妥協的利弊。

其次,中共政權已經一次又一次地違背各種正式和非正式的協議。沒有理由相信它會完全遵守新的協議。中共高層「你死我活」的派系鬥爭,使得中共領導層履行協議變得更加複雜困難。

第三,如果在簽署貿易協議之前,川普內閣中的「中國鷹派」被北京方面強烈批評,那麼美國變得更加容易受到中共的影響,並將在與中國的長期「戰略競爭」中處於明顯的劣勢。這種情況對川普政府來說頗具諷刺意味,因為與中國達成臨時貿易協議,只是平衡競爭環境和減少貿易逆差,但阻礙了美國對中共惡行的遏制及令美國更加強大。

3. 中共為了控制民眾和削弱敵人,其經典策略是「煽動群眾鬥群眾」。例如,中共通常對群眾拉一批,打一批,進行分化。當不同的群體之間開始爭吵、社會分裂時,群眾將更易被中共影響,在對抗中共威脅上難以協調一致。

白邦瑞試圖澄清某些對華鷹派人物的觀點並不代表川普政府,以免造成一些中國官員的「誤解」。然而,鑑於中共的群眾鬥群眾策略,更大可能是,中國官員故意「誤解」川普政府,誘使其為了換取貿易談判更大進展、並最終簽署「不朽的協議」而將反共聲音邊緣化。但是,當美國就解決中共威脅需要達成共識時,這種做法只會加大美國社會在中國問題上的分歧。

4. 為了重新獲得貿易戰的主動權,川普政府可以考慮採取以下措施:

  • 開始全國對話,以達成對中國問題的共識。川普政府必須向美國人民明確解釋為什麼需要與中國打貿易戰、科技戰,當中美「戰略競爭」延伸到其它領域時,美國為什麼要升級貿易戰、科技戰,以及在面對中共威脅時,為什麼美國人民將不得不做出一些經濟上的犧牲並承擔其它成本。
  • 立即對所有中國產品徵收關稅,直到達成貿易協議。只有在中國履行貿易協議中的承諾後,關稅才逐步取消。如果中國違背承諾,美國可以單方面再次加徵關稅。
  • 實施創新的戰略,以降低對中共「極限施壓」所附帶的經濟、社會和政治成本,並避免「文明衝突」。

更多透視

對於川普政府來說,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是履行競選承諾。然而,對於中共來說,談判和簽署貿易協議只是其達到目的的手段,即確保川普總統在2020年不再獲得連任。

今年或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前,美國和中國可能會、也可能不會達成某種貿易協議。無論如何,中美貿易協定並不意味著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結束。企業、投資者和政府必須濾掉貿易談判中所謂「進展」或「倒退」的雜音,並為中美長期競爭做好準備。

英文版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
Filter by
Post Page
會員 地緣政治 香港反送中 政治
Sort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