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觀察:港澳辦新聞發佈會預示香港局勢走向

◎ 中共似乎已做出「戰術調整」,從公開的高壓轉為使用恐怖手段來 「穩定」香港局勢。


在提高了在香港進行軍事干預的可能性一周後,北京悄悄地淡化了出動解放軍的前景,並在官方輿論中挑動群眾鬥群眾——共產黨經典的策略。

根據我們對中國共產黨的長期研究,我們認為中共已經做出「戰術調整」,從公開的高壓轉為使用不直接干預的恐怖手段來「穩定」香港局勢。 然而,當中共失去香港警方和安全部隊的支持時,其最新策略可能會適得其反。

背景:

8月6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就香港局勢發展召開第二次新聞發佈會。港澳辦發言人楊光重申北京支持港府對民眾抗議的處理,並就如何制止暴力和混亂提出「建議」。此外,他全面地解釋了解放軍在中共政權中的作用:

「玩火者必自焚」

在新聞發佈會上,楊光強調港澳辦支持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港府以及香港警方。 他把正在發生的「暴力和混亂」歸咎於「極少數暴力犯罪分子和他們背後的黑手」,並警告說「玩火者必自焚」。

楊指責「反華勢力」是「幕後策劃者」,他們「慫恿」抗議者「搞亂香港」。楊還稱,上述分子混淆是非、顛倒黑白,竭力鼓吹「公民抗命」甚至「暴力才能解決問題」的謬論。楊指責西方政客的「不負責任的言論」,並表示外國干涉香港事務「絕不允許」。

楊光聲稱抗議活動「嚴重影響了香港的經濟和人民的生活」,香港第二季度的GDP比前一年僅增長了0.6%。

解讀: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對民眾抗議的言論既是中共式慣用的謠言,又是中共的「政治正確」。

首先,在香港人進行兩次一兩百萬人參加的群眾遊行之後,親北京的港府想迫切通過有爭議的引渡法案,香港的一些抗議者才開始訴諸暴力。換句話說,暴力和混亂的出現,是出於抗議者面對有北京撐腰的港府時的絕望,也是出於對警方及黑社會暴力行為的憤怒。中共支持香港政府和警方,而不譴責黑社會對抗議者的攻擊,是香港暴力和混亂升級的主要原因。這種情況下,楊光對於「幕後策劃者」和「外國干涉」的指控是本末倒置、轉移目標。

其次,香港大規模的遊行6月才開始,嚴重的衝突是從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之後,港府一意孤行推行引渡條例二讀,市民才不得不上街阻止,而且大多數抗議是在週末進行。不可能是影響整個第二季的經濟主要原因。事實上,中共暗示可能的軍事干預以及6月29日這一周香港將實施戒嚴的謠言,必定會引發香港和大陸的資本外逃,最終迫使中共當局放棄人民幣匯率7.0關口。人民幣貶值和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導致大陸和香港股市大跌。我們再次看到,不是抗議者對香港經濟造成了傷害,而是中共的威脅和強硬立場。如果中共沒有支持修訂引渡條例,那麼香港政府就不太可能繼續推動,今天香港也不會有抗議活動。

最後,中共的特點是永遠不承認錯誤和失敗,永遠指責外部勢力。中共擔心如果做出讓步,無論多麼小,都可能使示威者「得寸進尺」,要求更多,最終威脅政權的穩定。

「止暴制亂 恢復秩序」

楊光在談到「下一步怎麼辦」時稱,「就是一句話,『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他呼籲香港人面對這種嚴峻形勢,「堅定站出來守護美好的家園」。

楊警告示威者和所謂的幕後黑手:「切莫誤判形勢,把克制當軟弱。」

解讀:楊光呼籲香港特殊群體,即親北京的黑社會和親共團體,「堅定站出來守護美好的家園」。楊的呼籲、對港府和港警的支持,表明中共將采取惯用的煽動策略——群眾鬥群眾,來解決香港的民眾抗議。

有跡象表明,中共的煽動策略已在香港實施。我們在對7月1日香港立法機構闖入事件的分析中,指出了一些可疑的事態發展,不能排除中共的煽動痕跡。 我們還注意到中共與7月21日元朗黑社會襲擊事件的關聯。8月5日,香港媒體拍攝到有香港警員用普通話,而不是用粵語,告訴同事「同志們,那邊」。這證實了我們7月31日的分析,即中共操控香港警察並部署大陸便衣警察來鎮壓香港的民眾抗議。

根據我們的觀察,有跡象顯示,中共計劃在8月11日週末以「停止暴力和恢復秩序」的名義,動員香港和大陸黑社會以及親共團體和協會攻擊抗議者。目的是為了恐嚇抗議者不敢再進行示威遊行:

  • 香港社交媒體流傳「香港皇冠大廈管理處」於8月1日發佈的通告,通告稱接到警署的通知,8月11日(週日)北角一帶會出現亂像,提醒各住戶不要上街。
  • 據香港媒體報導,香港北角的福建社團有數十人上街襲擊示威者,致數人被砍傷。之後,數百年輕示威者趕到擊退和追打兇徒,並包圍福建社團總部砸破玻璃,至少兩名兇徒被示威者制服和打破頭。警察到場後放走兇徒,卻驅散示威者。據新聞報導,受傷的兇徒送往醫院後被發現是來自大陸。在此之前,社交媒體就廣傳荃灣、屯門、元朗多地的黑社會每人收3千港元出來毆打和砍殺示威者。
  • 8月7日,社交媒體傳出,香港福建社團在大陸招募村民,準備到香港「北角地區進行報復」。這一事態發展引起了北角居民的警覺。
  • 8月7日,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深圳舉行的香港局勢會議上發表講話。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省級政協常委、所謂的「愛國愛港」社團領袖、駐港中資企業負責人等參加會議。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會議上再次強調,中央力挺港府、特首林鄭月娥和警隊,絕不向反對派妥協退讓,呼籲「愛國愛港陣營團結一致、堅決鬥爭」,「廣大港人積極行動起來,敢於向暴力說不。」他還希望,「愛國愛港力量要發揮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中流砥柱作用。」

王志民稱,「現在這場鬥爭已經是一場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保衛戰』,已經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他鼓勵與會者帶頭打破「『萬馬齊喑』的可怕沉默」。

我們認為,王和張的言論表明中共正在發動親共力量打壓抗議者。同時,表露出建制派內部出現分裂,也沒有中央政府想像得那麼「積極」地支持。

目前不會出兵鎮壓

當記者詢問中央政府是否會派遣解放軍或安全部隊進入香港「維持穩定」時,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回答說:

  • 解放軍是「维护祖国每一寸神圣领土安全的无比可靠、无比强大的力量」;
  • 解放軍「既是威武之師,也是文明之師」;
  • 解放軍聽黨指揮,依法辦事;
  • 在「中央政府和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持下」,香港特區政府和警隊「完全有能力懲治暴力犯罪,恢復社會秩序和安定」;
  • 中央政府絕不會放任香港出現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者安全的動亂。

解讀:對比之前國防部前發言人吳謙(7月24日)、楊光(7月29日)、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7月31日)有關駐港解放軍是否出兵維穩的言論,這次楊光的講話明顯降溫。

之前,他們的言論是故意突出解放軍出兵的可能性和法律依據,這可以認為是一種隱晦的威脅。相比之下,楊8月6日的言論強調了北京的克制,關注的是解放軍受到中央和法律的約束(「既是威武之師,也是文明之師」),同時強調香港政府和警方「完全有能力」處理香港的事務。我們認為中共正在降低軍事干預的威脅,以安撫內地和香港的企業和投資者,並避免出現人民幣貶值觸發美國的強硬反應。

總而言之,中共目前似乎相信香港政府和親北京勢力足以壓制抗議者,還沒有必要出動部隊。然而,不派出軍隊並不意味著中共不會訴諸暴力和其它流血手段來平息抗議。

下一步

1.中共準備利用暴力和流血壓制香港的抗議行動,但似乎不太傾向於出動軍隊鎮壓或實施戒嚴。因此,中共可能會繼續依賴煽動策略,希望香港警方/黑社會/大陸公安便衣製造「白色恐怖」阻嚇抗議。中共很可能希望抗議活動會在9月年輕學子返校時平息。

2. 中共的煽動策略有兩個明顯的弊端。

首先,煽動策略需要時間才能見效,中共沒有足夠的時間來解決香港的危局。抗議活動在香港持續的時間越長,對香港經濟及內地經濟的負面影響就越大。8月5日人民幣跌破7.0大關,對金融、經濟和地緣政治造成巨大影響,是對中共處理香港事務的第一次重大警告。香港持續的抗議活動和暴力事件也會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和對中共的譴責。

其次,中共在香港已經失去了民心,接下來的抗議活動也會令港警動搖。許多香港警察在香港出生、長大。他們上班時打壓一起長大的同伴,下班時面對親朋好友的指責,會變得沮喪。精神、情緒和身體上的疲勞最終會造成傷害,迫使部分警察會考慮是否繼續工作來捍衛北京,或者辭職與香港民眾站在一起。我們相信會出現香港警員辭職或消極執行任務的現象。如果有秘密的大陸便衣警察進駐香港,那麼當警察隊伍出現明顯的分裂時,他們就會暴露出來。

3. 目前中共在香港問題上陷入兩難境地。一方面,黨的左傾和「政治正確」阻止了退讓。另一方面,中共不可能在不犧牲香港的情況下出動軍隊,而挑動和煽動手段並不能保證成功。與此同時,中共動用黑社會流氓手段,讓更多的市民相信,在香港相對法治情況下,中共都可以破壞法治,若通過引渡條例草案,香港的人權自由更加無法保證,那麼抗議運動就更具合理性了。抗議持續時間越長,中共就越處於危險之中。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