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觀察:中共對香港「以進為退」將「斬林滅火」

◎中共「以進為退」的目標是,平息香港抗議,將精力集中在其它緊迫的議題上,如中美貿易戰和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


更新:2019年8月26日 01:25

鑑於最近幾天和幾週的一些事態發展,中共處理香港抗議活動的方案更加清晰。

我們分析一下,中共希望如何理想地解決香港問題,這種設想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和香港警察部隊的影響,以及對中美「滑鐵盧之戰」的影響。

進」

最近幾週,幾乎全世界都確信,中共將派解放軍或武警進入香港鎮壓抗議活動。一些事態發展加強了這一看法:

1)6月開始大規模遊行和抗議活動後不久,解放軍或武警車輛開往深圳的照片在社交媒體上流傳。

2)7月,有傳言說北京準備在香港實施戒嚴令。

3)7月底和8月,中共港澳辦使用強硬言論描述抗議者的暴力事件(「恐怖主義的苗頭」)和整個抗議運動(「顏色革命」)。

4)8月初,解放軍駐港部隊發佈了一段防暴演習視頻。

5)8月中旬,多家新聞媒體報導說,數千武警在深圳集結。部隊及其車輛被安置在深圳灣體育中心內進行訓練。國際媒體刊登軍事車輛和部隊的衛星照片和普通照片。中共國家媒體發出武警車輛在深圳穿行的視頻。

6)8月中旬,解放軍東部戰區陸軍微信公眾號發文稱,從深圳出發抵達香港只需「10分鐘」。

7)8月中旬,中共國家媒體在一篇文章和一幅漫畫中將香港示威者描述為「蟑螂」。國家媒體還在推特上購買廣告,負面描繪香港的抗議活動和抗議者。

8)8月13日,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在推特上寫道:「我們的情報部門告訴我們,中國政府正在向香港邊境調動軍隊。每個人都應該保持冷靜和安全!」

9)8月14日,台灣媒體報導稱,如果香港政府無法恢復香港的秩序,北京將宣佈香港為中國直轄市。此媒體還列舉了北京在打破「一國兩制」模式後重組香港政府、金融、警察和教育系統的方式。

10)8月15日,海外華文媒體報導,大約20輛解放軍駐港部隊的軍用卡車在香港中央商務區穿行。

根據我們對香港局勢的分析和對中共的長期研究,我們認為中共針對香港抗議採取的是「以進為退」策略。「進」的部分是讓全世界相信,中共將出兵香港進行另一次天安門式鎮壓行動。「退」的部分包括假裝「滿足」香港抗議者的訴求,希望以此來平息公眾的憤怒,恢復正常秩序。中共「以進為退」的目標是平息香港抗議,將精力集中在其它緊迫的議題上,如中美貿易戰和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

人們需要站在中共的位置才能理解為什麼它要採用「以進為退」策略。一方面,中共若出兵香港,雖然可以讓經歷數月動盪的香港「穩定」下來,也趁機加強了對香港的控制。但另一方面,出兵香港卻弊大於利:

1)許多中共高層和外國公司在香港擁有廣泛的利益。出兵香港將迫使外資逃離香港和大陸,而當美國和世界達成共識,認為香港不再自治時,中共權貴家族將損失巨大。

2)在中國經濟迅速惡化、金融風險瀕臨爆雷的危險時期,出兵香港可能會引發美國聯合國際社會對中國施壓和制裁。

3)中共希望在10月1日建政70週年之際向中國大陸和全世界展示「形勢大好」。若香港持續不斷的出現抗議活動就會攪擾了中共的美夢,給它的慶祝活動投下陰影。

4)中共希望集中力量影響和干預2020年1月的台灣總統大選。

5)中共還計劃在未來十年內,在「一國兩制」框架下,以和平方式統一台灣。出兵香港實際上將使中共對台灣多年來的宣傳和滲透失效,並可能使武統成為2030年之前統一台灣的唯一選項。

6)中共「你死我活」的派系鬥爭是決定北京如何處理香港抗議的重要因素。我們之前寫道,習近平的政敵希望習近平下令在香港進行天安門式的鎮壓,因為這將迫使習近平在派系鬥爭中妥協(見這裡這裡);在考慮制服香港的解決方案時,不讓政敵得利也是習近平優先考量的因素之一。最近有關北戴河會議期間,中共高層如何處理香港問題的信息,似乎證實了我們的分析;據報導,習近平決定「目前不向香港派遣軍隊」。

退

雖然北京可能已經排除了在香港進行軍事鎮壓的可能性,但作為中共慣用的心理戰的一部分,威脅鎮壓有其作用。中共的心理戰主要是為了恐嚇香港人,因懼怕另一場天安門式大屠殺而結束抗議活動。中共的心理戰也針對國際社會;正如我們在8月17日的時事週報中所寫的那樣,「那些擔心在香港鎮壓的人或者會試圖向抗議者施加壓力,或者試圖與中共達成妥協,以防止鎮壓發生。」

中共過去幾週利用「出兵」心理戰給人的印像是,它正在「以進」向抗議者施壓,好像沒有任何迴旋餘地。然而,最近幾天的事態變化表明,中共「以進」的真正目的是「為退」:

1)8月17日,香港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前親北京立法會議員湯家驊表示,他的智囊團和政治團體「民主之路」提出建立「真相和解委員會」,來回應民眾訴求。目前,香港抗議者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香港警方過度使用武力的情況。

2)8月18日下午,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大型的「流水式」集會。組織方估計,抗議者數量達到170萬。抗議者在散出過程中,在市區進行了和平的遊行。一些抗議者在晚上晚些時候破壞政府大樓,並向警察瞄準激光束。 不過,警察罕有地沒有使用暴力驅散抗議者和阻止遊行。

3)8月19日,香港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在電台節目中表示,雖然抗議者的「一些行為」非常接近顛覆,但「顏色革命」還沒有來到香港,尚未有人企圖推翻中國政府或香港政府。在提到7月份有抗議者在中聯辦損污國徽事件時,她說「有人做很多事侮辱國旗、國徽,挑戰中央主權,但這些都是小動作,不會真正影響香港安危。」

梁愛詩對北京抗議活動的態度放軟非常重要,因為她是北京首席顧問,也是香港親北京政黨民建聯的創始成員。

4)香港時間8月20日上午7點30分,《南華早報》發表了對香港監警會主席梁定邦的採訪。梁定邦說,他不排除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來調查警方對抗議者過度使用武力。他說:「不要關上門,但要非常小心。」梁還表示,他建議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提供政治解決方案,並描述抗議者要求港府正式撤回有爭議的引渡法案「十分合理」。

上午10時30分,民主派香港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一名62歲鐘姓男子的兩名兒子舉行記者招待會,鐘姓男子在6月26日遭到香港警方的酷刑。鐘於6月25日醉酒後襲警被捕,並被送往北區醫院的精神病房。在新聞發佈會上,林先生和鍾先生的兒子們舉起了鍾先生遭受酷刑的照片,並播放了一段醫院監控錄像。早些時候,警方駁回了酷刑指控,理由是缺乏證據。目前尚不清楚為何鍾先生遭受酷刑的監控錄像在此時浮出水面。

8月20日上午,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舉行新聞發佈會,承諾構建「與各界人士進行對話的平台。」她還承諾調查在近期的警民對抗期間民眾針對警察濫用暴力的投訴。

表面看港警酷刑新聞發佈會、監警會主席談論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林鄭月娥言論三者之間似乎沒有直接聯繫。然而,這三件事有一個共同點——涉及香港警察的暴力行為以及調查投訴的必要性。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共正在為調查香港警方間接放風,這是抗議者的一個關鍵訴求,希望以此能夠平息民憤。

5)8月20日,親北京議員兼商人田北辰告訴彭博電視台,「未來10天是一個黃金窗口。」如果香港「想在9月份避免中央政府作出干預,那麼現在就是林鄭月娥考慮部分解決抗議者五大訴求的最佳時機。」

田的言論顯示,中央和香港商界正向林鄭月娥施壓,迅速解決香港的困局。

「以進為退」對香港的影響

中共永遠不會承認錯誤或做出讓步;如果中共確實承認某事,那麼實際情況幾乎肯定比承認的要糟糕得多。

如果中共認為有必要在錯誤上改變立場或做出讓步時,那麼它會耍些花招,讓人認為中共始終強硬並堅持自己的「底線」。如上一節所示,中共似乎正在利用代理人向香港抗議者發出信息,港府將滿足抗議者要求調查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和撤銷引渡法案的訴求。中共正在尋找方法,在加強對香港的管控、不做出實質性讓步的同時,給香港普選和「更大的自由」。

滿足抗議者要求林鄭下台的訴求對中共來說顯得棘手。但是,中共完全有能力利用有爭議和激烈的方法來實現其目標。在8月15日的文章中,我們寫道:「由於中共試圖安撫抗議者,又不想給人一種讓步的印象時,林鄭月娥和在香港的『地下黨』就有可能被『拋棄』(突然的健康問題導致無法盡職或死亡等)。」我們相信,林鄭月娥將通過各種渠道和利益集團,感受到來自中共越來越大的壓力,迫其解決香港抗議。我們也相信,除非林鄭月娥公開辭職,否則,中共為在香港問題上保住臉面,她很有可能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被「犧牲」。

最後,中共正在運用「以進為退」策略進行賭博。中共可能會認為,當香港政府做出姿態並採取行動,給人「真誠地聆聽和解決」抗議者的五項訴求的印象時,香港的事態可能會平息下來。事實上,香港政府充其量只會做出林鄭月娥7月8日聲明的引渡法案「壽終正寢」般的虛假讓步。

「以進為退」對中美關係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以進為退」的策略似乎在某種程度上緩解了美國對中國日益增加的壓力。

正如「以進」部分所見,中共成功地給人印像:如果需要的話,它會派兵到香港進行天安門式鎮壓。從最近的川普政府對香港抗議的言論來看,包括川普總統有關中共在邊境調動軍隊,以及他和副總統邁克·彭斯試圖將簽署貿易協議與香港局勢掛鉤,川普政府似乎上了中共虛張聲勢的當,正在尋找方法與中共妥協,阻止鎮壓的發生。川普在8月13日突然將對部分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從9月推遲到12月,這可能並非巧合。當天他發佈了有關中共在邊境調動軍隊的文章,同一天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紐約會見了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秘書長兼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川普的最高級別中國顧問突然開始指責美國「超級鷹派」試圖破壞中美貿易協議,以及蓬佩奧可能參加2020年參議院選舉的傳言再次出現,這些似乎都不是巧合。

在中美關係中,中共的首要任務是生存和破壞川普總統任期。為了實現這些目標,中共將試圖通過拖延戰術和其他更加邪惡的措施,利用川普對貿易協議的執著來打擊他。同時,中共將設法使美國的鷹派聲音邊緣化,阻止他們影響川普政府。不難想像,中共最近可能提供以下交換條件:作為不鎮壓香港的交換,川普政府要遏製或忽視那些希望在香港出現「顏色革命」、在大陸出現政權更迭的所謂「超級鷹派」。通過壓制美國「超級鷹派」,習近平領導層可以反過來說服中共「強硬派」,說美國不想改變政權,只想要貿易協議。如果習近平能夠壓制「強硬派」,那麼中美貿易協定就可以達成。

從川普政府的角度來看,同意上述交換條件對美國來說似乎是一場勝利,並且是一個簡單的交易。但在更廣的前景看,中共將在中美「滑鐵盧之戰」中贏得關鍵戰役——除非川普政府突然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並且逆轉進程。

結論

中共為了生存和稱霸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做出看似不可能的妥協和讓步。但是,中共也不想丟掉面子。為了滿足這兩個條件,中共願意犧牲它的棋子。因此,香港抗議者的訴求可能會得到「滿足」,但為了保住中共的面子,香港特首和警察部隊很有可能會被「犧牲」。

中共在香港的「以進為退」策略也讓它有機會對美國翻盤。展望未來,川普政府面臨越來越大的政治風險,除非他能看穿中共的策略並扭轉方向。

我們上面的分析是基於中共解決香港抗議的理想設想。鑑於香港抗議運動和川普政府的不可預測性,我們認為中共實現這種理想情形的可能性很低。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