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觀察:G20「輸家」習近平政治風險增加

◎除非習近平能夠解決黨內派系政治問題,否則中國和美國很難達成貿易協議。


在大阪的G20峰會上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會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後,雙方同意恢復貿易談判。

對於習近平來說,重啟貿易談判可能是他與川普會面的唯一「勝利」:

  • 雖然川普表示他不會對中國商品增加額外的關稅,但這只是「暫時性的」;
  • 川普表示,他將允許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售設備,「但須是不存在國家安全問題的。」白宮經濟顧問拉裡·庫德洛在6月30日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表示,華為依然在美國制裁的實體名單中,商務部將向美國公司授予一些臨時額外許可證,以允許它們向華為出售產品。他說:「這不是一般的特赦」;
  • 川普表示,他和習近平並未討論被拘留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
  • 川普表示,他和習近平同意將華為留到貿易談判的最後;
  • 川普說,「中國將從美國購買巨量的食品和農產品」。6月28日,中國購買了54.4萬噸美國大豆,價值近2億美元。
  • 根據中國政府6月2日發表的關於中美貿易磋商的白皮書,「雙方達成協議的前提是美國取消全部加征關稅,採購要符合實際,同時確保協議文本平衡,符合雙方共同利益。」雖然最終協議可能會解決白皮書中提出的問題,但在目前,美國沒有刪除額外的關稅,中國承諾未來購買巨量的美國糧食和農產品,並且川普政府在要求中國完全開放市場和進行威脅政權的其它結構性改革上沒有退讓,習近平和川普仍然同意繼續進行貿易談判。

在貿易談判暫停期間(5月初至6月底),中共政權也同時遭受了嚴重損失:

  • 5月10日,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
  • 5月15日,華為及其70家境外子公司和關聯公司被列入美國制裁實體名單;
  • 6月21日,5家中國超級計算企業被列入美國制裁實體名單;
  • 中國股市暴跌。從川普威脅要對所有中國商品加征額外關稅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4月30日)到他和習近平通電話當天(6月18日),上海和深圳證券交易所共蒸發了3.7萬億元(約5388.31億美元)。同期,上證指數下跌6.51%,深成指數下跌9.88%;
  • 外國資本、企業和供應鏈持續撤離中國,特別是大型零售公司家樂福和高島屋宣佈,在6月的最後一周退出大陸。

從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出,習近平是G20川習會的大輸家。

我們的分析

1.川習會的結果符合我們在「G20峰會早期簡報」中的分析:「川普–習近平G20會議的樂觀結果將是,雙方同意保持溝通管道暢通,並重啟貿易談判。川普給習近平短暫的『緩刑』讓其解決國內政治,以保後續貿易談判成功。川普可對後續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僅先加徵10%的關稅,或者延後加徵關稅。」(有關「緩刑」的時間和習近平國內政治的解讀,請訂購完整的報告。)

2.鑒於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關稅對美國經濟和金融市場的負面影響,川普總統可能不會對中國進一步徵收關稅。此外,川普政府可能尚未準備好應對向中共政權極限施壓的後果(見6月20日的分析)。

3.我們先前觀察到,5月5日川普公佈額外關稅後,中共政權對美國的措辭不斷強硬。我們認為,宣傳中的強硬言論部分歸因於中共的派系鬥爭;習近平的政敵和黨內「強硬派」不希望他成功地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派系鬥爭」可解釋6月26日新華社評論中的奇怪信息——警告那些在貿易戰「兩軍對壘」中,「手榴彈向後扔」、「投降」和「示弱」的人。

由於習近平在G20峰會上的「軟弱」表現,中共的派系鬥爭可能會升級。我們認為習近平的政治風險將在2019年下半年的未來幾周和幾個月呈指數增長。

習近平的政敵給他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設定了不可能的條款和條件。除非習近平在國內解決派系政治問題,否則中國和美國將很難達成貿易協議。

4.除派系政治外,延長貿易談判也符合中共的利益。然而,這次美國可能不會輕易讓中共的拖延戰術得逞。

下一步

1.習近平如果希望簽署一份美國可以接受的貿易協議,並避免對政權的致命製裁(至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將需要進行新一輪清洗。清洗可能會觸及政治局及其常委的現任和退休成員。

2.正如我們在「2019年中國展望」預期的那樣,我們認為,川普總統將在2019年下半年對中國商品徵收額外關稅。此外,美國可能會繼續保持對華為和其他中國科技公司的禁令,並在香港問題和人權問題上向中國政府施壓。

更多透視

中美關係的發展正如我們在特別報告「2019年:中美滑鐵盧決戰之年」中預測的那樣出現。我們相信「滑鐵盧之戰」將在2019年下半年發生,特別報告分析了誰有可能取得決戰的勝利。

習近平執政為美國提供了絕佳時機,可以從根本上解決中美問題。美國可以利用這一時機,向中共政權施加更大的壓力,同時針對特定的黨派施壓。美國也需要新穎的解決方案來避免「文明衝突」問題。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