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觀察:支持川普對華政策公開信強烈刺激中共

◎ 我們相信,中共對〈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的回應,顯示中共深刻的不安全感和恐懼感。


7月18日,《政治風險雜誌》發表了一封致美國總統川普的公開信,敦促他「堅持對華政策」。這封信是對《華盛頓郵報》7月3日發表的一封題為〈中國不是敵人〉公開信的回應。

〈中國不是敵人〉公開信批評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呼籲採取的政策與中美「接觸」時期基本一致。它由180多名美國學者、外交政策和軍事官員以及商界人士簽署。〈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則表達了對川普政府對華政策的支持,同時強烈批評中國共產黨和它控制下的中國。這封公開信由130名退伍軍人、前美國軍方和情報官員、學者、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和其他中國問題專家簽署。(披露:「透視中國」有3名專家簽署了〈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並於7月7日發文回應了〈中國不是敵人〉公開信。)

〈中國不是敵人〉公開信發佈後,中國官媒、黨媒對其進行報導並大加讚許。另一方面,主要的官媒和黨媒持續強烈批判〈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

7月19日至7月26日期間,中共主要中文官媒發表了至少19篇文章,直接或間接抨擊〈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這些文章發表在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中國日報》、中央電視台、《光明日報》和《求是》雜誌等媒體上。著名的「專欄評論員」,如新華社的「辛識平」(諧音接近「習近平」,暗示著「對習近平的新認識」)和《人民日報》的「鐘聲」(意指「中國之聲」或「警世鐘聲」)也對這封公開信發表了措辭強硬的評論[1]。7月22日至7月26日,中共喉舌更是密集發聲;期間,新華社在其主頁的重要欄目刊登了這些批判文章。

對〈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的主要批評包括:

  • 這些觀點在美國是「非主流」的。然而,那些批判文章又警告稱,「反華觀點」在美國「猖獗」、「有一定市場」。
  • 充滿「冷戰零和思維」。
  • 簽名者是「反華分子」;試圖「抹黑中國」;將中國定位為「敵人」;是「雜牌軍」;「觀點極端、偏執和偏見」;是「冷戰活化石」;「希望世界混亂」;「利用個人的政治身份撈取政治利益」。
  •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不同尋常地、罕見地批評公開信簽名者中有「法輪功邪教分子」。
  • 黨媒、官媒譴責「麥卡錫主義」和「種族主義」時,間接提到這封信。
  • 黨媒、官媒認為,實行「霸權主義」的是美國,而不是中國,並聲稱中國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此外,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7月24日發表《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旨在表明中國不想稱霸世界。

從上面可以看出,中共顯然非常重視〈堅持對華政策〉這封公開信。中共動用大範圍的宣傳資源來對這封信的觀點進行抨擊,強調黨所需的世界對中國的看法。從歷史上看,中共認為只有對其構成威脅的「敵人」,才會進行持續地、重點地宣傳攻勢。

我們認為,中共對〈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的回應,包括發表國防白皮書,都顯示中共深刻的不安全感和恐懼感。下面,我們來看一下公開信的內容、簽名人和出版時間,以解釋中共為什麼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

內容

中共認為公開信〈堅持對華政策〉對其有以下幾點嚴重威脅:

  • 這封信支持川普政府「對抗中國正在不斷進行的傷害美國及其盟友的行為」的戰略和政策。
  • 這封信明確區分了中國、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信中寫道:「我們堅定地支持中國人民,絕大多數的中國人民都希望過上和平的生活。但是,我們不支持中國的共產黨政府,也不支持危險的習近平集團的控制。」
  • 信中指出,中共「在意識形態和實踐中」拒絕遵守當今的國際秩序。
  • 信中指出,「中共唯一堅持不懈的原則是維持和擴大其權力。」
  • 這封信批評中國是一個「經常地和系統地壓制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政權,包括監禁新疆一百多萬公民、日益箝制香港的自治權」。
  • 信中指出,北京「要求中國人民和全世界接受其『奧威爾式胡言亂語』。」
  • 信中指出,中國「威脅要對自由民主的台灣發動戰爭」。
  • 信中指出,中共「腐蝕了它所觸及的一切」。
  • 公開信呼籲川普政府「重新平衡我們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加強與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的聯盟,最終打敗中國在全球壓制自由的野心。」

上述許多觀點都是基於西方和中國媒體、學術和其他研究領域發現的事實。有關中共行為(宣傳、腐敗、擴張主義、軍國主義)的觀點在中共的公開行為中是明顯的。

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這封信在曝光它的宣傳和惡行的同時,擊中了它的要害,如意識形態和人權。更重要的是,這封信清楚地區分了中共和中國人民;中共憎恨反共運動,特別是來自美國的反共運動。因此,中共採用一慣的宣傳策略回應公開信,例如避免辯論公開信批評中共的細節,否認所有的錯誤行為,辱罵(「冷戰活化石」、「零和思維」、「極端」),故意混淆公開信對中國與中共的區別,並加入更多的宣傳(「寫作組」專欄和國防白皮書)。

這些宣傳策略旨在「掩蓋」中文媒體對公開信的正面看法,同時對內進行意識形態宣傳。換句話說,中共預期將與美國進行意識形態上的冷戰對抗,因此要對大陸民眾進行大量洗腦宣傳,在反共大勢中搶奪話語權。因為中共非常害怕與美國和自由世界的意識形態對抗中失敗;一旦失去對中國人民思想的控制,民心也會隨之而去,中共政權將危在旦夕。

因此中共在其強烈反應的宣傳中自我暴露:為什麼中共會非常關註一封由「極端的」、「偏執的」「雜牌軍」簽署的「非主流」信件。

簽名者

7月26日的「辛識平」文章,題為「從聯署人看所謂公開信的荒謬」,提供了中共為何如此關注公開信的線索。

這篇文章首先抨擊公開信的執筆人,詹姆斯·E·法內爾,一位退休的美國海軍上尉和前美國太平洋艦隊情報和信息部門主任,「製造聳人聽聞的『中國威脅論』」。然後,這封信注意到具有美國軍事背景的簽名者,說他們中的大多數已退休。文章又批評了「所謂『智庫』和民間機構」的簽名者,稱他們發表的著作「無不顯示對中國的強烈敵意」和「散發著冷戰時代的陳腐味道」。最後再批「聯署名單中竟然還夾雜著一些邪教分子」;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亦在7月22日批評公開信時,將法輪功學員稱作「邪教分子」。

根據對中共的長期研究,我們認為有必要「曝光」信件簽名者的背景,因為他們各自的背景令中共恐懼:

  • 美國軍方和情報人員:雖然簽署公開信的大部分美國軍事和情報人員已退休,但中共自然猜測他們仍有能力影響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中共還注意到,美國軍事和情報人員參與了實際的行動,對中共的顛覆性軍事和影響行動非常熟悉。
  • 著名的中國評論家、記者、學者和智囊團研究人員:像美國軍事和情報人員一樣,這個群體中的人們對中共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充分瞭解中共的宣傳、軍國主義和擴張主義,以及中共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
  • 中國持不同政見者:這個群體中的一些成員積極參與組織海外的民主運動。一些成員還在美國國會、媒體和其它公共論壇上譴責中共的侵犯人權和其他顛覆行為。
  • 法輪功:中共特別關注法輪功,因為中共在1999年發動鎮壓後,並沒有摧毀法輪功,反而促使法輪功學員成為堅定的反共者。迄今為止,法輪功學員出版並傳播了對中共高度批評的書籍,在民間發起了「退黨」運動,建立了多語種新聞媒體,不斷報導中共侵害人權和其他顛覆活動,並成立了一個商業上成功的中國傳統舞蹈團,並在一些節目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經濟學人》雜誌2018年8月的一篇文章援引一位學者的話說,「中國打擊法輪功的運動很可能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消耗戰。」

中共統一戰線工作旨在滲透和控制非共產主義團體,同時在敵人的陣營中製造混亂。中共將此策略視為統一戰線「法寶」。因為中共極為懼怕反共的個人和團體聯合起來,共同推翻中共統治。從中共的角度來看,〈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代表了反共統一戰線的形成,中共對外宣傳工作的失效,與美國和自由世界在意識形態上的對抗即將到來,最終令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發表時間

中共多數會注意到,〈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於7月18日發表,同日美國國務院也召開第二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會議期間,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和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強烈批評中共侵犯人權行為,蓬佩奧還將中共的人權危機形容為「世紀的污點」。

我們之前曾寫道:「中共謀求生存和稱霸,並且會天然地偏執惡意揣測政敵和地緣政治敵人的意圖。」中共不會認為公開信的發表和宗教自由會議的召開在時間上僅僅是巧合。根據事實推斷,中共很可能會認為美國同時打意識形態戰和人權戰,跟中共爭奪人民群眾——這是中共的噩夢。如果中共相信情況確實如此,那麼它對由「雜牌軍」簽署的「非主流」公開信持續的密集批判是符合邏輯的。

結論

我們認為,中共對〈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的激烈反應可能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中共成功地將這封信描述為代表美國的危險的、「非主流」的「反華」聲音。另一方面,許多中國大陸人習慣於反著理解中共的宣傳,可能會更加好奇地「翻牆」,自己尋找英文版原文。來自中共的大量批評也可能引起西方主流媒體的關注,這些媒體在這封公開信發佈時並沒有報導。

附註
[1]「專欄作家」,例如,「辛識平」和「鐘聲」,是寫作組或者宣傳團隊的集體筆名,負責引導主流思想。寫作組最早在文革中出現。

英文版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
Filter by
Post Page
推薦文章 地緣政治 會員
Sort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