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觀察:中美在香港問題上出現關鍵時刻

◎ 美國和世界如何回應中共在未來幾天或幾週內有關香港的言論和行動,將決定香港是否會發生另一次「天安門事件」。


中共最近發表了對香港有嚴重影響的官方聲明。

7月23日,新華社發佈了前中共總理李鵬的訃告。在評價李在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中的作用時,訃告寫道,他「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數同志一道,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穩定了國內局勢,在這場關係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重大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7月24日,在中共國防白皮書的新聞發佈會上,國防部發言人吳謙表示,「我們密切關注香港形勢的發展,特別是在21日發生了示威遊行及暴力事件,以及激進分子衝擊中聯辦的事件。」在回答有關解放軍如何應對香港抗議活動升級的問題時,吳謙引用了香港駐軍法,並表示已經「有明確規定」。吳謙的言論表明解放軍有可能干預香港。

7月29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即香港事務最高權力機構,發佈了自6月抗議活動開始以來的第一份聲明。發言人楊光對抗議者行為進行歪曲和批評,還鼓勵香港人要「旗幟鮮明地反對和抵制暴力」(「旗幟鮮明」是 1989年天安門鎮壓前的4月26日社論的用詞),並對軍事行動的可能性做出模糊的回應。楊光的言論數次表明中共準備使用暴力來鎮壓香港的抗議活動。

與此同時,彭博新聞7月30日報導說,白宮正在密切注視「聚集在中港邊境的解放軍或武裝警察」。

總的來說,上述官方聲明和新聞發出以下信息:中共正在準備並將毫不猶豫地用暴力和軍事力量來「制止動亂」,平息威脅著「黨的前途命運」的 「反革命暴亂」。

基於我們對中共本性、思想以及其派系鬥爭的研究,我們認為,如果目前的趨勢持續或升級,共產黨就不可避免地使用暴力和流血來鎮壓香港的抗議。這意味著香港關鍵時刻已經到來。美國和世界如何回應中共在未來幾天或幾週內有關香港的言論和行動,將決定香港是否會發生另一次「天安門事件」。

我們的分析

中共以利益驅動、意識形態、偏執、生存與稱霸為視角看世界。觀察者必須站在中共的角度來瞭解其目前的想法並預測其未來的舉動。中共可能通過操控香港警察部隊、在香港部署便衣警察部隊、以及出動解放軍等方法,來鎮壓香港的抗議活動。下面,我們將分析中共為何採用暴力的因素。

失去民心

為了生存,中共必須專制稱霸。因此,控制民眾是共產黨的首要任務。為了控制民眾,中共依靠宣傳和軍隊,也就是毛澤東所說的「黨的槍桿子和筆桿子」。在正常情況下,中共利用宣傳對民眾洗腦,開展統一戰線工作,腐化或強迫民眾不反對黨的統治。當中共認為宣傳和統一戰線工作失效、失去人心時,就轉向出動軍隊暴力鎮壓民眾,如「殺雞儆猴」般地恐嚇民眾。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是中共本能行動中最引人注目的例子。

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香港的局勢進展強烈表明它已經失去了香港的民心和民意:

1. 自6月初以來,連續數週有數百萬港人走上街頭抗議擬議中的引渡法案。抗議者還要求香港政府撤回引渡法案,解決與抗議活動有關的幾個問題,包括取消對6月12日抗議活動的暴動定性,以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市民和學生進行罷工、罷課抗議香港政府,併計劃採取更多的行動。中共懼怕持續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因為這種抗議活動預示著即將到來的顏色革命。

2. 除了一些個別情況,大部分示威活動都是和平地進行的,抗議者表現出高度的公民意識(在離開前拾走垃圾,在各方面都表現出善意等)。抗議活動以分散的方式組織,沒有明顯的抗議領袖。中共最害怕公民意識、分散組織和和平抗議,因為對大多數民眾來說這種抗議活動是可以接受的,並且不會給中共留下任何藉口來鎮壓。為了打壓抗議活動,中共一定會尋找辦法使抗議變得暴力和混亂(利用黑社會和暴徒,鼓勵警察暴力濫權等),這樣才能證明政府的嚴厲干預是正當的。雖然中共毫無疑問試圖激化抗議活動和抗議者,但迄今為止尚未完全達到目的。

3. 根據對香港新聞報導、社交媒體帖子、網上論壇和實地信息的研究,我們觀察到香港市民在很大程度上支持「前線」 的年輕抗議者。由於年輕抗議者拒絕接受公眾捐款,以防被親共的建制派坐實「收錢做事」的污名,很多的香港市民和商家以非現金的方式給他們贊助,例如提供免費的餐券、抗議防護用具和接送服務。香港市民也對抗議者在地鐵交通高峰時間段採取不合作運動所造成的延誤表示理解。持續的、一致的公眾支持,與2014年的雨傘運動形成對比,當時年輕的示威者在一段時間後失去了一些市民的支持,抗議活動最終出現裂痕。

4. 雖然目前的訴求針對港府,但中共知道抗議活動拖延的時間越長,中共對香港的統治就越有可能受到挑戰。香港抗議者已經開始在機場和大陸遊客經常光顧的地區舉行示威活動,向遊客傳遞抗議運動的信息。此外,香港警方也會因為每週應對抗議而過度疲勞,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會逐漸失效。

中共不會讓香港局勢拖延並影響大陸。如果中共認定在香港已經失去民心,那麼進行血腥鎮壓僅僅是個時間問題。

經濟

大規模的抗議和罷工影響了香港的經濟及其國際貿易中心的地位。隨著大陸經濟的迅速惡化以及有許多中共精英的經濟利益在香港,中共仍會堅持不進行軍事干預,以保住香港的國際貿易中心地位。但如果中共認為香港抗議者超出其「底線」,它將毫不猶豫地犧牲在香港的經濟利益,採取更加暴力的手段,防止香港抗議引發大陸的顏色革命。

「外國勢力」

中共懼怕意識形態鬥爭,並懼怕對其侵犯人權的行為施加壓力,這兩點皆構成對中共政權生存的威脅。從中共的角度來看,美國最近的事態發展似乎證實其對川普政府已經開打人權牌並與中共進行意識形態對抗的擔憂:

1. 在7月8日這一周,香港媒體大亨黎智英與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和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會晤。黎智英的《蘋果日報》以其民主立場而聞名。當被問及黎智英和美國高級官員的會晤時,中共外交部表示「堅決反對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

2. 在7月15日這一周,美國國務院舉行了第二屆推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作為部長級會議的一部分,唐納德·川普總統在橢圓形辦公室接見了來自世界各地的27位迫害宗教受害者,其中包括一位在新疆拘留的著名維吾爾族學者的女兒和一位法輪功學員。副總統邁克·彭斯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也在強烈譴責中共打壓宗教自由。

在7月19日的分析中,我們寫道:「我們認為,川普政府目前僅僅將手指放在了人權『核』按鈕上。然而,根據我們對中共的長期研究,中共現在很可能認為美國已經按下了『核』按鈕。」

7月29日,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貝克發表推文,指7月20日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第20週年,並指出「中共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布朗貝克的推文恰好發表於中美最新一輪貿易談判的前夜。我們認為,中共不太可能將此視為巧合,而是將其作為川普政府已經扔出人權「核彈」的進一步佐證。

3. 7月18日,《政治風險雜誌》發表了一封致美國總統川普的公開信,敦促他「堅持對華政策」。這封公開信由130名退伍軍人、前美國軍方和情報官員、學者、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和其他中國問題專家簽署。(披露:「透視中國」有3名專家簽署了〈堅持對華政策〉公開信)中國黨媒、官媒在7月22日這一周強烈抨擊這封信。

在7月26日的分析中,我們寫到,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這封信「代表了反共統一戰線的形成,中共對外宣傳工作的失效,與美國和自由世界在意識形態上的對抗即將到來,最終令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4. 7月2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聲稱美國官員支持香港的暴力抗議活動。她說:「美國應該清楚一點,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中國絕不會容忍任何外國勢力插手香港事務。我們奉勸美國趁早收回他們在香港伸出的黑手。」

5. 7月26日,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艾略特·恩格爾發表聲明說,「對香港警方使用暴力應對香港和平抗議以及元朗地鐵站襲擊記者行為」深表關注。恩格爾呼籲香港政府維護法治,並表示警方的暴力已經「玷污了香港在政府治理和公平司法方面的國際聲譽。」

恩格爾繼續表示:「此外,北京對『激進抗議者』 使用越來越激烈的宣傳描述,說他們是忘恩負義的搗亂者,是因為受到『外國干涉』。這些進一步揭示了中共繼續試圖削弱香港原本獨有的自由和權利。」

中共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發言人批評恩格爾,並要求「外國政客」「立即停止詆毀『一國兩制』、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錯誤言行,立即停止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

6. 7月29日,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採訪時說:「在優先事項方面,每天早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瀏覽中方局勢。因此,我花時間談論所有的來自中國的廣泛問題,這些問題既為美國提供了真正的機會,又為美國帶來了風險。」 中共可能會將此解讀為將與美國發生更大的衝突。

蓬佩奧還呼籲中國「做出正確的事情,尊重涉及香港的協議。」作為回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責蓬佩奧的這些言論。她聲稱:「蓬佩奧先生顯然是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恐怕他還是把自己當作了CIA的負責人。他可能會認為香港近期的暴力活動是合理的,因為這畢竟是美方的一個『作品』。」

中共可能認為美國的態度變化與香港的抗議活動之間存在聯繫。「外國干涉」的概念給共產黨政權帶來了兩難處境。一方面,外國對中共行為的關注迫使其在採取進一步行動之前三思。另一方面,中共的生存本能迫使它對任何威脅其統治的事情進行暴力鎮壓。從歷史上看,中共在關鍵時刻傾向於生存本能選擇。

中共派系鬥爭

我們此前曾談到在香港問題上,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派系之間鬥爭的動態。根據我們的評估,江派可以從流血事件中獲益更多。

從江派的角度來看,如果習近平命令對香港的抗議活動進行暴力或軍事鎮壓,就是將自己與他們綁在了一起。這是因為血腥鎮壓會引發國際批評和壓力,習近平將被迫團結黨內各派對抗「外國勢力」。以黨內團結為名,習近平不得不停止反腐敗運動,盡量減少內部阻力。然而,派系鬥爭中的停戰只是暫時的。江派將習的手綁在香港之後,仍然會繼續打擊習的權威,最終將他趕下台。

從習營的角度來看,目前沒有必要在香港實施暴力或軍事鎮壓,因為這樣做會對緩解外部壓力和解決內部問題起到反作用。自6月下旬G20會議以來,習近平領導層已採取行動,表明它仍在努力進行必要的結構性改革,以達成與美國的貿易協定,降低中美緊張關係。這樣將使習近平領導層能夠集中精力應對國內的一系列問題,如拯救中國經濟、解決失業問題、解決糧食危機、應對豬流感和降低農作物蟲害等。然而,香港若發生流血事件,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將立即停止,國內困境加劇。

雖然習營可能並不想在香港實施暴力鎮壓,但如果習近平認為香港的局面失控,威脅到他或者中共的統治,流血的選項仍然是擺在桌面上的。

更多透視

1. 我們認為,川普政府可能因為希望能夠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仍沒有向中共極限施壓。然而,由於中共對美國近期人權和意識形態方面的舉動的解讀,以及中共官員「寧左勿右」的慣性思維,我們堅信,中美間的激烈對抗將要到來。

2. 香港的關鍵時刻已經到來。從近八個星期的持續抗議來看,我們相信香港人民會繼續抗議,直至他們的訴求得到滿足。這使港人與中共發生衝突,面臨被解放軍鎮壓的風險。

川普政府有兩種可能的選擇:聲明美國對香港抗議活動的立場,或等到解放軍進駐之後才發出譴責。

後一種選擇幾乎看不到任何好處,還有許多缺陷。由於現在不批評中共對香港自由的踐踏,川普政府可以繼續中美貿易談判,希望最終達成協議。如果達成協議,川普政府將有更大的迴旋餘地來懲罰中共,並維護香港作為國際貿易中心的地位。但是,如果在貿易協議達成之前,中共採取暴力鎮壓(軍事或其他方式)結束香港的抗議活動,那麼川普政府將因未能阻止另一起天安門事件而備受指責。就像天安門事件一樣,中共將下令其宣傳機器進行大規模的粉飾和虛假宣傳,以搶奪國內外的話語權。在抗議運動被血腥鎮壓後,香港人也不太容易再次聚集。美國和世界肯定會批評中共並實施制裁,但卻因為太遲干預而使香港失去了自由。為了在國際制裁中生存下去,中共可能會部分關閉鎖國,並在大陸採取嚴厲鎮壓來控制民眾。中共的歷史表明,只要它能夠繼續執政,它就會毫不猶豫地犧牲數百萬中國人的性命。

在中共決定以流血事件結束抗議活動之前,川普政府正式發聲支持香港將利大於弊。首先,鑑於中共對美國近期採取的行動的解讀,目前達成中美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很小。在現階段對中共在香港的行為進行批評,不太可能改變貿易談判的黯淡前景。對元朗襲擊事件提出嚴厲批評,威脅制裁針對主張暴力鎮壓的中國或香港官員,將加徵關稅擴至香港地區,重新評估香港的自治地位,等等,這些舉動都將迫使中共在決定出動軍隊之前,非常謹慎地權衡利弊。如果其他國家跟隨美國譴責中共對香港的行徑,中共可能會更加謹慎。與此同時,香港人民會得到鼓舞繼續抗爭。香港的持續抗議和美國壓力的增加將迫使習近平迅速決定是要拯救中共還是要拯救中國。

3. 企業和投資者必須為香港最壞的情況和中美貿易談判的崩潰做好準備。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