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是美國和世界的敵人,但中共是。」

◎我們對一百名美國學者、前外交官和軍官以及商界領袖就美國對華政策的公開信提出七點回應。


更新:2019年7月8日13:41

由 Don Tse、明居正和 Larry Ong 撰寫

 

根據一封致川普和國會議員的公開信,美國一百多名學者、前外交官和軍界專家以及商界領袖,希望美國總統川普重新考慮美國對華政策,稱其可能會損害美國和全球的利益。

這封題為《中國不是敵人》的公開信,由前美國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蘇珊·桑頓(Susan Thornton)、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斯韋恩(Michael D. Swaine)、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和哈佛大學名譽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共同撰寫。該公開信的早期版本題為《讓中國成為美國的敵人適得其反》。公開信就「對中國、對美國對華手法中存在問題、對美國更有效政策基本要素」提出了七點主張。

我們同意,中國不是敵人,但是這句話+卻不適用於中國共產黨。四十年前中美關係「正常化」以來,中共顛覆性的行為就是非常明確的證明,如果對其不加遏制的話,中共將建立二十一世紀的「邪惡帝國」。與公開信所指「從根本上只會起到反效果」恰恰相反,川普政府對中共政權採取的針對性措施有效地遏制、甚至逆轉了中共對全球秩序的不斷侵蝕。

我們是長期研究中共、並且有在中國長時間生活經歷、具有豐富經驗的中國研究者。針對這封公開信,我們想提出七點回應意見。

1. 公開信沒有特別提及中國共產黨,更沒有中國和中共政權做出區分。這不是語義的問題,而可以說是美國對華政策最重要的區別。正如孔子所說,「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中共堅持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意識形態,不代表中華文明和中國人民。真正的中國文化以傳統和普世價值為基礎,與自由、民主和法治是相容的。這一點從最近香港的數百萬民眾和平遊行以及台灣的民主選舉中可以看出來。香港和台灣是1949年後沒有被中共統治,而有幸保存中華傳統文化的地區。相比之下,中共在中國大陸推行鬥爭、欺騙、腐敗和集權主義,甚至將其邪惡價值觀出口到國外。我們認為,今天的「文明衝突」不是中國和西方之間的衝突,而是共產黨與中華五千年文明之間的衝突。

川普政府似乎意識到中國和中共之間的差異,並在公開言論中謹慎地將二者區分。副總統邁克·彭斯在2018年10月有關中國的演講中清楚地表明了這一點,他回憶起中共建政前中美的友好關係,並對中共政權的惡行與活動加以批評。譬如他說:「中國共產黨正在獎勵或脅迫美國的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以及地方、州和聯邦官員。」

不區分中國和中共正是中共的策略,即有意地將兩個概念混為一談,以達到更有效的宣傳和影響作用。孔子學院就是中共將中國傳統文化作為特洛伊木馬進行對外宣傳的典型例證。中共還發現代表所有中國人民發言非常有用,當被指控犯有不法行為時經常聲稱「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打出民族主義牌可以讓中共轉移外部對自己的注意力,以阻止那些希望保持「政治正確」的外國政府干擾中共政權行惡。
目前我們尚不清楚公開信的共同作者是否明瞭中國與中共之間的區別,也不清楚這些共同作者是否意識到中共模糊中國和中共之區別是其策略。無論如何,中共對這封公開信非常滿意,對其進行大力宣傳。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他支持信中「理性、客觀的聲音和觀點」,並認為「客觀、理性、包容的聲音終將戰勝那些偏執、狂熱、零和的主張」。中國多家官媒、黨媒,包括《環球時報》、《中國日報》、中國新聞社和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也稱讚這封信顯示出「理性」。我們相信,如果共同作者在公開信中使用「中國共產黨」或「中共政權」而不是「中國」,中共就不太可能宣傳這封公開信並給予肯定了。

公開信表示,成功的美國對華政策必須建立在「對中國的看法、利益、目標和行為的現實評價」的基礎上。但我們認為,如果要做出切合實際的評價,共同作者第一步就是要區分中國和中共,否則「名不正,則言不順」。

2. 公開信不相信「中國並非鐵板一塊,其領導人也並非冥頑不化」。公開信還認為「美國的行動可以加強那些希望中國在世界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的中國領導人(在其內部的政治地位)」。

作為分析中共派系政治的領先團隊[1],我們同意中共政權絕不是鐵板一塊,其領導人的觀點也並非一成不變的。但是,我們認為「美國的行動可以加強那些希望中國在世界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的中國領導人(在其內部的政治地位)」這一主張過於樂觀。

根據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意識形態,中共的最終目標是稱霸世界。只要中共掌權,它就會不斷努力實現這一目標。具有改革意識的中共領導人如果對政權生存構成威脅,往往不可能長期執政。即使具有改革思想的官員獲得最高權力,他們也不願進行削弱黨及其權威的改革。因此,我們認為中共領導人幾乎不可能從內部改變黨和政權,追求這樣的戰略對美國來說是不明智的。

然而,美國可以創造一種環境,允許具有改革意識的領導人在不損害其權威的情況下拋棄共產黨。這可以通過川普政府目前的中國戰略和創新的解決方案來實現,以化解中共對「文明衝突」的指責,並避免全球經濟動盪。一個穩定的後共產主義中國更容易接受自由主義改革,這可預見未來的中美關係將變得公平、密切和繁榮。根據我們對中共派系政治的研究,我們認為成功實施這一戰略的機遇已經來臨。

3. 公開信主張美國應與其盟友和夥伴合作:

  • 「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繁榮的世界,讓中國有機會參與」;
  • 「保持戰略威懾,強調防禦能力,區域阻絕能力,彈性反應能力,以及化解對美國(及其盟國)領土攻擊的能力」;
  • 與中國建立「與其他國家建立持久聯盟,支持經濟和安全目標」;
  • 避免削弱與盟國的關係,導致孤立華盛頓而不是北京。

換句話說,這封信鼓勵川普政府繼續採用美國自1979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化」以來一直採用的「接觸」戰略。在過去四十年,「接觸」戰略並沒有改變中共的行為,令其走向更加自由化。如果說有改變的話,中共政府正在對內加強意識形態灌輸和人權迫害,對外進行經濟和軍事擴張。目前看不出來繼續遷就中共,如何有助於美國和世界與這具有霸權野心的專制政權相處。

我們同意美國應該與其盟國和夥伴在中國問題上合作。但我們並不反對美國在必要時採取單邊行動。作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有能力獨自對抗中共政權,有效地迫使其改變行為。正在展開的貿易戰和科技戰已經充分證明了這一點。事實上,美國獨自對抗中共政權的成功將鼓舞美國的盟友、夥伴與其他國家,一起共同對抗中共及其欺淩行為。我們認為,只有對中共政權採取強硬立場,才會增加國際對美國的支持。

單邊主義為美國提供必要的對抗中共的靈活性,因為中共是一個高度危險的實體,其為生存和稱霸會不擇手段。中共可能試圖通過外交手段分化美國的聯盟,同時利用其「紅色駭客帝國」打造出一個所謂的全球「共識」。

不過,那些了解中共革命歷史的人則會對中共推動的「多邊主義」持有高度的保留意見。在上個世紀,中共兩次利用「國共合作」,避免被國民黨消滅,並暗中壯大力量,最終發動內戰奪取政權。在當今世界,如果對中共不加遏制,中共必將利用更多的機會擠入「開放和繁榮的世界」,按照它的意願塑造全球秩序。

4. 公開信認為,北京不是「經濟上的敵人,也不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方面的威脅,以致於到達需要全面對抗的程度」。此外,「擔心北京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袖的擔心被誇大了」,並且「不清楚北京本身是否認為這個目標是必要的或可行的」。

我們在前面已經提及了中共的高度危險性。對於美國而言,不把中共視為一種現存的威脅,並在各個領域進行對抗,是純粹的不負責任。即使我們認為中共政權目前還不夠強大,無法認真挑戰美國(我們認為情況並非如此),但如果允許其像在過去的四十年裡那樣行事,幾乎肯定它會在數年內變得足夠強大。如果中共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那麼認為中共不會加速其軍事擴張、追求全球霸權就是天真。在當今高度互聯的世界,中共政權如果能夠控制科技領先的公司,那麼中共甚至可以不需要軍事力量來統治全球。如谷歌和臉書等美國科技巨頭公司為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已經試圖製作審查版產品。如果這些公司進入中國,它們將被要求設立黨支部,從而受到中共的控制。

生存和稱霸是中共同一枚硬幣的兩個面

為了生存,黨必須占主導地位。擔心中共政權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主並不誇張。中共在第十九屆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報告中明確表明其稱霸的野心。報告中說,中共政權計劃到2050年成為「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領先的國家」。

5. 公開信認為,雖然北京「試圖削弱西方民主規範在全球秩序中的作用」,但它「並沒有試圖推翻中國本身幾十年來從中受益的全球秩序中的經濟和其他組成部分」。信中補充說,美國應該鼓勵「中國加入新的或修改後的全球體制,讓新興國家有更大的發言權」。

目前尚不清楚,為什麼這封信的共同作者明知道北京正在削弱西方民主規範的作用,卻不說美國是否應對此採取行動。難道這是想讓中共集權主義規範在全球秩序中發揮更大作用嗎?

「中共沒有試圖推翻全球秩序的經濟和其他組成部分」這一觀點並不符合現實。例如:中共政權的「一帶一路」倡議、債務陷阱外交、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不公平貿易、偷竊智慧財產,以及挖走台灣盟友等,都是其顛覆現有世界秩序的顯而易見的例子。

我們認為,作者主張的美國應該鼓勵中共政權加入「新的或修改後的全球體制」並給予「更大的發言權」這個建議非常奇怪。美國為什麼要有意地幫助中共政權獲得更多能力破壞當前的世界秩序呢?這個建議不就猶如邀請一名強盜進入家裡,並允許他盜竊越來越多的東西,卻寄望強盜有一天自己會改邪歸正嗎?

6. 公開信表示,對中共政權「在本世紀中葉成為世界級軍事強國的目標」做出回應的最佳方式是「不是展開一場以進攻性、深度打擊武器為核心、以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目標為核心的無止境的軍備競賽,即重新確立美國在中國邊境的全方位主導地位」。

為此,我們不妨重溫美國里根總統1983年3月8日的演講:「因此,在你們討論凍結核武庫提議時,我要提醒你們謹防傲慢的誘惑,那是一種洋洋自得地宣稱自己淩駕於一切之上、並對雙方各打五十大板的誘惑。它無視一個邪惡帝國的歷史和勃勃野心,逕自宣佈軍備競賽不過是一場巨大的誤會,由此而使自己遊離於對與錯、善與惡之外。」

我們堅信,當前的中美衝突不僅僅是貿易戰或是技術戰,而是意識形態之戰、價值觀之戰和道德之戰。

7. 我們認為,川普政府對抗中共政權的戰略,為中國將要出現的巨大的正面變化創造了條件。然而,川普政府可能會不施加最大壓力,以讓習近平有機會證明他可以進行結構性改革。此外,川普政府可能還沒有理想的解決方案,來減輕施加最大壓力後所造成的衝擊。正如公開信指出的那樣,「美國不可能在不損害自身利益的情況下顯著減緩中國的崛起。」

我們相信中共不會允許習近平進行美國要求的結構性改革。但美國可以採用創新的解決方案,例如打人權牌並展現對真正的中國文化的認知,與當前的戰略一起剛柔並濟以迫使習近平拋棄中共政權。

Don Tse, 是「透視中國」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研究員
明居正,是「透視中國」的高級研究員
Larry Ong,是「透視中國」的高級分析員

附註

[1]據我們所知,在對中共政權的人事安排或局勢發展方面,目前還沒有任何個人或團體比「透視中國」做出了更好的預測。例如,我們的成績包括:

  • 高準確率預測中共十九大和2018年兩會的人事安排;
  • 準確預測習近平不會安排接班人;
  • 準確預測陳敏爾和胡春華不會成為政治局常委;
  • 準確預測王岐山被任命為國家副主席;
  • 準確預測四名國家副總理的人選、分工及排名。

在創建「透視中國」之前,我們的專家團隊準確預測習近平會進行反腐運動,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及其他多名中共高官會落馬等。

英文版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
Filter by
Post Page
推薦文章 地緣政治 會員 中共影響運動 風險與機遇 政治
Sort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