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觀察:派系鬥爭或會觸發香港版天安門事件

◎對於習近平的政敵來說,利用香港打破派系鬥爭平衡的時機已經成熟。


最近香港當局擬議修改逃犯引渡法(又稱送中條例)引發民眾大規模抗議,警察和抗議者在市中心爆發衝突。我們相信,未來幾天,香港局勢的走向將取決於中共「你死我活」派系鬥爭的結果。

背景:

6月12日,香港警方向聚集在立法會外的抗議者發射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據香港媒體報導,至少有一人頭部中槍陷入昏迷。警方在新聞發佈會上聲稱,因為一些抗議者向他們投擲了磚塊、金屬欄柵和其它物體,他們別無選擇,只能使用警棍、胡椒噴霧、布袋彈、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Stephen Lo)宣佈6月12日的警民小規模衝突是暴動。在香港,暴動罪可判處10年徒刑,警方可採取防暴措施。

抗議者封鎖了通往中央政府辦公室和立法會的所有道路,並迫使立法者推遲就送中條例進行辯論。此前一天,香港立法會主席宣佈將加快速度,於6月20日對送中條例進行表決。

抗議者誓言要留守在抗議地點,直到親北京的港府撤回此項提案。在接受香港中文媒體採訪時,一名年輕的抗議者表達了一種普遍的想法:「反正怎麼示威都沒有用,我不如死了算,最好一槍打過來。」

據數家中文媒體報導,中南海領導層被香港事態的發展「徹底震驚」,不敢「掉以輕心」,已設立情報中心監控事件,政治局委員夜間在中心值班。此外,中南海領導人和黨內元老對於6月9日的抗議遊行吸引了103萬人參加極為關注。

我們的分析:

我們在前一篇文章中闡述了香港政府推動送中條例和中共派系鬥爭間的關聯。目前,對於習近平的政敵(例如江派和其他利益集團)來說,利用香港打破鬥爭平衡的時機已經成熟。

我們認為,江派可能會推動香港事件升級,迫使習近平領導層進行天安門式的血腥鎮壓。以下分析中共派系鬥爭如何能挑起抗議活動升級:

  • 中共很可能從2014年雨傘運動中汲取教訓,在過去五年中清理香港警察隊伍。例如,關鍵職位上富有同情心的警察可能會逐步被親北京的「強硬派」所取代。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發生6月12日的衝突迅速地被定性為「暴動」,警方使用暴力驅逐抗議者。
  • 1989年6月4日,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抗議者,在此前,抗議者和士兵已爆發衝突。據中文媒體報導,一些小規模衝突,包括焚燒車輛,是由偽裝成抗議者的安全部門特務引發的。因此,在香港臥底的中共特工很可能會偽裝成抗議者或警察,想方設法製造流血事件。一旦流血事件發生,中共政府就會藉此出動軍隊鎮壓。
  • 在6月12日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招待會上,一名記者提問,有媒體報導說有武裝力量已趕往香港,「大陸是否已經派兵到香港維穩?」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回應時聲稱這是「假信息」、「謠言惑眾」,但又表示,如果香港需要「穩維」,在深圳待命的部隊和安全部隊不會坐視不管。如果在深圳確實有安全部隊準備就緒,那麼就不能排除一些人可能潛入香港挑起事端的可能性。

如果習近平同意鎮壓,他將在兩個方面受到損害。在派系鬥爭方面,江派將獲得對習近平強大的影響力,因為習跟先前所有的中共領導人一樣手上將會沾血,就必須對「香港事件」及其後果承擔全部責任。江派就能夠阻止習近平清算他們嚴重的侵犯人權罪,迫使習近平放棄權威。同時,習近平將同江派一樣,會不惜一切代價保黨。這意味著中國的結構性改革永遠無法進行,也意味著中共政權永遠不會與川普政府達成貿易協議。中美貿易戰的升級和「新冷戰」最終將給習近平和中共政權帶來可怕的後果。

如果事態升級,面對是否在香港採取天安門式的鎮壓,習近平只有兩個選擇。第一種選擇是以保黨的名義下令鎮壓,那麼,他將承擔中共歷史上所有的罪惡。第二種選擇是不採取行動,化解香港目前的危局。這一選擇將大幅提高習近平的個人政治風險,但也可能迫使習近平出於自我保護而清除江派。(G20上的川普會,如果出現的話,或許能觀察到習近平作什麼選擇的線索。)

更多透視:

在最近的中共派系在香港的前哨戰中,香港民眾或許可以另僻捷徑。香港人可以採用創造性的、非暴力的解決方案,利用中共最懼怕的事情挑戰中共,並使中共無法進行天安門式的血腥鎮壓。要瞭解有關解決方案的更多信息,請聯繫我們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