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觀察:中美「滑鐵盧之戰」即將來臨

◎根據我們的評估,目前的中美關係發展表明中美兩國的「滑鐵盧之戰」即將來臨。


我們在6月6日的分析文章中,列舉了中共為在中美「新冷戰」中求生可能採取的幾種對抗策略。其中之一涉及中共與俄羅斯、伊朗和朝鮮合作「製造外國危機,轉移美國對中國的注意力。」

自我們的文章發表以來,涉及中美和上述三個政權的地緣政治活動不斷發生:

俄國

6月5日 –  6月7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問俄羅斯並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習近平稱普京是「最好的朋友」,普京將中俄關係描述為「全球夥伴關係和戰略合作」。

6月7日:俄羅斯驅逐艦「維諾格拉多夫海軍上將」號和美國導彈巡洋艦「錢瑟勒斯維爾」號在中國東海險些碰撞。

6月15日:習近平與普京參加塔吉克斯坦峰會期間,一起慶祝了習的66歲生日。

伊朗

6月12日:中東阿曼灣的兩艘油輪遭到爆炸襲擊。

6月13日:美國國務卿龐培奧說,伊郎應對油輪的襲擊事件負責。

6月14日:習近平在吉爾吉斯斯坦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期間,會見了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根據中國外交部發表的聲明,習近平表示,無論地區和國際發展如何,他都將「從戰略和長遠的角度來看待與伊朗的關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也表示,「中東海灣地區發生戰爭,是我們大家都不想看到的」。

6月15日:在習近平、普京和其他亞洲領導人參加的塔吉克斯坦會議上,伊朗總統魯哈尼說,除非伊核協議的其他簽署方顯示出「積極的信號」,否則伊朗將進一步淡出該協議。

6月17日:代理美國國防部長帕特里克·沙納漢宣布向中東部署約1000名美軍,理由是擔心「伊朗部隊及其代理武裝組織對美國人員安全及在中東地區的利益採取敵對行為」。

同一天,伊朗表示,它將在10天內突破其濃縮鈾庫存的上限。伊朗原子能組織發言人別魯茲·卡馬萬迪(Behrouz Kamalvandi) 說:「今天,倒計時從10點開始。」

6月19日:伊朗告訴歐洲國家, 只給他們時間至7月7日來挽救2015伊朗協議,不再讓伊朗受美國制裁。

6月20日:美國與伊朗分別證實,一架美軍無人機於霍爾木茲海峽(霍爾木茲海峽)的國際領空,被伊朗地對空飛彈擊落。

北朝鮮

6月17日:中國官方媒體宣布,習近平將於6月20日至6月21日訪問朝鮮,並將在平壤會見朝鮮領導人金正恩。

同一天,中國地震局報導,中朝邊境附近的「疑似爆炸」引發了一場小地震。

美國

6月18日: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說,與習近平進行了「非常好的電話會談」,並將在大阪的G20進行「加時會談」。中國官方媒體稱,習近平應約接聽了川普的電話。

在佛羅里達州的連任集會上,川普表示習近平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不過川普說,美國和中國「要么達成好的、公平的協議,否則我們就不會有協議,那也沒關係。」

同一天,川普提名陸軍部長馬克·埃斯佩爾擔任新的代理國防部長。在美國2017年的戰略轉變之前,埃斯佩爾一直專注於中國,一些中國觀察家認為他比前任代理國防部長對中國更加強硬。

我們的分析

1.中共是具有鮮明意識形態的政黨,以統治世界為最終目標。同時,美國已決定不能以犧牲國家安全為代價與中國接觸。

我們認為,中美冷戰是不可避免的,將是一場零和競爭。 根據我們的評估,目前的中美關係發展表明中美兩國的「滑鐵盧之戰」即將來臨。

(有關更多信息,請參閱我們的特別報告「2019年:中美滑鐵盧決戰之年」 。)

2.在川普政府於2017年12月發佈國家安全戰略後,我們寫道,唐納德·川普總統正在與中共政權「進行戰略性的競爭」,並且「最終目標是要取得超越雷根總統的最重要的外交政策成就」。

從那時起,美國採取了一些行動,逐步驗證了我們的分析:

  • 川普在2017年和2018年聯合國大會上公開批評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
  • 對中國發動貿易戰;
  • 在達成「緩刑」協議之前,對中興通訊發佈商業禁令;
  • 強制執行華為禁令,並尋求從加拿大引渡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
  • 發佈印度-太平洋戰略報告,將中國列為「修正主義國家」;
  • 與台灣建立更緊密的聯繫;
  • 加強美國海軍和海岸警衛隊在南中國海和台灣海峽的巡邏;
  • 批評中共侵犯人權和宗教自由,與宗教團體合作收集中共犯罪者罪證;
  • 批評香港政府和中共推動有爭議的香港逃犯引渡條例修訂案;
  • 美國立法者主張關閉美國大學中的孔子學院,至少有10所大學的孔子學院已關閉;
  • 美國情報機構警告中國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威脅;
  • 美國情報機構審查在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部門工作的中國人;
  • 中國學者、研究人員和博士候選人被拒發簽證或面臨漫長的移民過程。
  • 川普任命數名對華鷹派做內閣;
  •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有關的中國演講顯示,美國對華政策在意識形態上有明顯的轉變,並且預兆「新冷戰」的開始。

上述舉措直接針對中共的關鍵部位,危及中共政權。

3.根據我們的研究,中共政權正面臨著「政治動盪、經濟危機、糧食短缺、社會動盪和美國強大壓力」。特別是「你死我活」的習江派系鬥爭在持續加劇。

在川普5月提高關稅利率後,中共宣傳聲稱要進行「長征」,但我們認為,中共政權無法承受與美國的長期冷戰,特別是如果川普政府實施最大的壓力。事實上,如果美國決定「全押」,我們認為在未來一兩年內中共發生政權崩潰的概率非常高。如果美國採納創新的戰略,中國甚至可以在2019年下半年看到巨大的變化。

根據中共的邪惡本性,中共無疑會以世界作為人質,逼美國放棄對其政權施壓,讓其繼續執政。在早期的分析中,我們列出了中共在與美國的對抗中,可能使用的一些常規的和「超限戰」戰略和戰術。

4.川普政府迄今沒有對中共政權施加最大壓力。我們認為,這有三個可能的原因。

首先,川普可能再給習近平一次機會,讓其證明在十九大集權後,能夠對中共政權進行改革,並從根本上解決中美關係中長期存在的問題。

其次,川普政府可能對下列問題,還沒有制定出理想的解決方案。

  • 兩國在經濟、金融、技術和科學方面「脫鉤」;
  • 中國可能拋售美國國債和股票;
  • 全面的貿易戰導致全球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
  • 技術戰;
  • 貨幣戰;
  • 文明衝突;
  • 全球供應鏈問題;
  • 全球糧食和能源問題;
  • 全球移民、難民和人道主義危機;
  • 印度洋 – 太平洋地區的軍事摩擦,包括代理人戰爭;
  • 熱戰,包括核戰風險。

第三,川普政府可能會擔憂非常高效的最大壓力所產生的後果。 其後果包括:

  • 中共使用超限戰會撕裂美國社會;
  • 文明衝突對美國和中國社會的影響;
  • 面對感染仇恨美國「毒素」的後共產主義中國;
  • 上述後共產主義中國的中美關係。

更多透視

中美冷戰將迫使企業、投資者和政府最終選擇一方以盡可能降低損失。歷史一直善待自由和普世價值的捍衛者,而不是威權主義和暴政。

美國政府需要全面、低成本、高效的解決方案,補充現有的戰略,以解決本文開頭列出的所有問題。 透視中國有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