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觀察:美國的華為禁令可能觸發中國黑天鵝

◎任正非搖擺的言論顯示華為已是「黔驢技窮」。


受美國禁令影響,華為公司生死攸關之時,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不斷公開發出混亂的信息。

有些時候,任正非表現出蔑視。在5月26日發表的彭博社採訪中,他說:「美國從未向我們購買產品。將來他若想買,我也未必會出售給他。這種情況沒有必要談。」任還表示,華為一直在設計自己的芯片,並正在開發自己的手機和服務器操作軟件。在同一次訪談中,任還說,唐納德·川普總統的推文是「很可笑,因為它們內容上自相矛盾」。他表示無法想像川普是位「談判大師」。而就在幾個月前,任正非稱讚川普是「偉大的總統」。

在另一些時候,任正非表現得很現實。5月21日在深圳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他表示華為將「始終需要美國芯片」,一改之前沒有美國芯片華為也「沒有問題」的誇口。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任表示華為在5G技術領先兩三年的優勢,將「肯定」受到當前美國禁令的影響。任說:「你可以在兩三年內回來採訪我們,看看我們是否仍然存在。如果我們不在了,請記得帶一朵花,放在我們的墳墓上。」

我們認為任正非搖擺的言論是黑天鵝事件的領先指標。

背景:

在美國於5月15日對華為實施禁令後,美國和其他地區的數家科技公司宣佈,將停止向華為提供服務,或停止與中國電信製造商開展業務(詳情請見此處)。

與此同時,美國繼續加大對中國施壓。5月27日,川普總統在與日本領導人安倍晉三舉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表示,中國「可能希望達成以前談判桌上那份他們試圖重新談判的協議,他們想要達成一個協議,我們還沒有準備好達成協議。」他補充說,美國對中國產品徵收的關稅「可能會非常非常輕鬆地大幅上升」。

在被問及川普的評論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聲稱,儘管在中美貿易談判上「有各種各樣的聲音」,但中共政府的立場「始終如一」。陸補充說:「中國一直認為,任何兩國之間的分歧當然應該通過友好協商和談判來解決。」

我們的分析:

2019年中國展望中,我們預計2019年將出現三大趨勢:

  • 2019年將是中美決戰之年,美國的對華政策將決定決戰的結果。
  • 中美關係仍然緊張,中國在國際社會日趨孤立,中共的對外擴張將處處碰壁。與此同時,美國將繼續重塑被中共劫持的世界秩序。
  • 中國會出現政治黑天鵝,並在經濟和社會領域同時出現灰犀牛。中共政權將面臨來自國內外的巨大挑戰。

華為目前的困境與我們預計的三大趨勢相吻合。下面,我們將分析美國的華為禁令可能觸發中國黑天鵝事件的三個原因。

1.華為已是「黔驢技窮」

雖然任正非在各種新聞發佈會和採訪中顯得自信和冷靜,但他的搖擺言論表明華為已是「黔驢技窮」。換句話說,任正非發出有關華為如何應對美國禁令以及川普的混亂信息,是他已絕望的表現。任正非的搖擺讓人聯想起中共在2018年失去貿易戰中的話語權

華為對美國零部件的依賴(該公司稱,在其700億美元的採購預算中,每7美元就有1美元花在從美國公司的採購中)表明,其發展和全球野心至少被推後幾年。最糟糕的情況是,華為面臨商業失敗。無論何種情況都不是中共願意看到的,特別是在中國經濟正在逐步惡化之時。

2.華為是中共的縮影

任正非和華為一再否認被中共政權控制。然而,對華為的行為和中國法律的分析表明,該公司不僅受到中共的控制,而且還是中共的一個縮影。

首先,中共政權的國家安全法要求所有中國公司要與當局合作。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最近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任正非聲稱華為不與中共當局合作「是虛假陳述」。

其次,華為從中共當局獲得大量補貼,幾乎可以肯定華為是中共科技「國家戰略」和全球擴張計劃的核心支柱。我們曾多次寫過關於中共「生存與稱霸」的文章。中共的計劃,如5G、半導體和「中國製造2025」都是「國家戰略」,旨在維護政權生存,最終實現稱霸世界。作為支撐中共「生存與稱霸」的核心支柱,華為不可能只是簡單的電信製造商。[有關我們分析中共在歐洲推動5G,請看這裡。有關我們分析中共的經濟擴張計劃,請看這裡。若要獲取中國半導體行業發展報告(2017)副本,請聯繫我們。]

最後,華為的行為模式完全符合中共的「假惡鬥」黨文化。在CNBC上,邁克·蓬佩奧表示,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並沒有告訴美國人民真相,也不告訴全世界。」5月25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深度文章,題為「華為崛起之路伴隨著剽竊與不正當競爭指控」。最後,華為通過以低於其競爭對手的價格出售其手機和設備,與中國及海外的電信公司「競爭」。華為還在中國臨近的欠發達國家使用不道德的策略來建立壟斷(見下一節)。

因此,美國對華為的「打擊」(列入出口黑名單、逮捕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等)無異於對中共的「打擊」。事實上,由於美國發出華為禁令,中共政權已經在經濟上、政治上(派系鬥爭升級)和宣傳上(任正非的搖擺言論)遭受了損失。

3.對抗華為「癌症」,美國召集全球反共運動

在5月20日這一周,一篇題為《一位浙大校友談華為》的文章在中國互聯網上廣為流傳。該作者自稱曾在電信行業工作「大半輩子」。他將華為視為一種「癌症」,無論華為「走到哪裡那裡就寸草不生」。作者舉例說,華為在中東的業務涉及所謂的「負合同」(就是不僅不收客戶的錢,反而倒給運營商錢)來建立壟斷,並使這些國家依賴華為系統。假設作者所描述的內容是準確的,那麼一個國家或企業即使發現華為的行為令人反感,大多數不太成熟的私營企業和欠發達國家都會發現,很難抵制華為的進入或與之對抗。

鑑於華為是中共的一個縮影,全球對美國華為禁令的響應極具象徵意義,也是中共政府的巨大擔憂。在一個層面上,數天內,幾個非美國公司就暫停與華為的業務這一事實,暗示了中國公司不受歡迎,並表明在忍受華為(和中國)多年的不當行為後,人們願意跟隨美國的領導對抗華為。推廣至更大範圍,如果美國政府採取類似於華為禁令的大膽行動,美國很可能會在挑戰中共違反國際秩序、遏制其全球野心方面獲得廣泛支持。

經過一段時間對華為持續施壓,美國和其他國家可能會發現中共政權和華為並不像中共的宣傳所稱的那樣強大和具有實力。

下一步:

1.我們認為,在美國長期的壓力下(制裁、訴訟、公關活動等),華為將遭受重創。即使有國家支持,華為也很難繼續發展,最終將面臨商業失敗。癱瘓的華為將反過來影響中共政權的運作(「維穩」工作、軍事通訊等),進一步削弱中國經濟,並嚴重威脅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和政權的生存。

2.美國華為禁令可以清除「中國奇蹟」神話,阻礙中共全球5G的擴張。這些領域的逆轉將撕裂中共的宣傳(不再是「厲害了,我的國。」),並影響政權在國內外的信心。

3.美國的華為禁令無疑是對中共的致命打擊。川普政府可以繼續「打擊」中共其它的死穴,例如人權和台灣問題。

4.為了反擊,中共會訴諸民族主義,指責美國是「種族主義」,並煽動「文明衝突」。我們在前一篇文章中探討了這種反擊的結果。

更多透視:

中國的政治黑天鵝事件即將來臨。企業、投資者和政府必須為後共產主義中國製定應急方案,以規避風險,抓住機遇。

 

英文版

 

[wpdreams_rpp i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