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觀察:黑天鵝領先指標出現在習近平意大利之行

◎在意大利,習近平發出將推動改革的堅定決心。


在意大利期間,3月22日,習近平會見了意大利眾議院議長羅伯托·菲科。根據中國喉舌新華社報導,當菲科問習近平「當選中國國家主席時,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習近平回答說:「我將無我,不負人民」。雖然對習的回答有很多解讀,但我們更傾向於將其解讀為「為了人民的利益,我願犧牲自己」。

隨後,新華社聚焦習近平對菲科的這句回答。

3月24日,新華社發表了一篇題為「習近平: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文章,突出了菲科與習近平的對話。

3月26日,新華社評論員「辛識平」發表專欄文章解釋習近平答覆的含義。「辛識平」的欄目往往代表習近平的觀點和意見。漢語中「辛識平」諧音是「新識(習近)平」)。

3月27日,新華社在其中文網站主頁上發佈了習近平「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重磅微視頻」。這段5分鐘的視頻中有蒙太奇圖片、簡單的2D動畫以及長達數秒的讚美習近平片段。視頻以習近平就職國家主席向國家憲法宣誓效忠結束。

同日,《中國日報》中文版在其網站上發表文章,將習近平的「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翻譯成英文。在提供幾種可能的翻譯之前,文章回顧了「無我」這個詞的歷史。

大局:

習近平在國內外危機四伏中前往歐洲。2019年前兩月官方公佈的經濟數據很糟糕,證實了我們對中國經濟正在惡化並呈螺旋式下降的評估。此外,最近的跡象表明,中共的派系鬥爭正在繼續升級

與此同時,中國和美國仍在試圖達成貿易協議,但目前似乎在強制執行問題上陷入僵局。北京正處在一個對中國越來越持有懷疑態度的國際環境中。

我們的分析:

1.我們之前分析過中共如何使用「秘密語言」來釋放政治信息。央級官媒對習近平這句「我將無我,不負人民」進行了刻意和持續的關注,表明習近平正試圖釋放一些重要的信號。

2.習近平的「我將無我,不負人民」很難準確地翻譯成英文,因為其中文就有多種解讀。問題的關鍵是「無我」這個詞,一般出現在佛教或道教中,在共產黨的詞典中不存在。當中共領導人試圖宣揚他們以及這個黨為人民無私地奉獻時,通常會使用更易理解的短語,如「大公無私」、「為人民服務」等。顯然,習近平正試圖與過去的領導人有所不同。

此前,像溫家寶和朱鎔基在推動改革時也宣稱為人民而自我犧牲。1991年朱上任副總理時,他的一句「準備了100口棺材,99口留給貪官,一個留給自己」風行一時。然而,儘管他們豪言萬丈,朱和溫都沒有成功地推進改革。

基於我們對中共派係政治的研究,結合當前的地緣政治背景,我們認為習近平的「我將無我,不負人民」,與溫家寶、朱鎔基為改革犧牲自己的說法一脈相承。鑑於「你死我活」派系鬥爭的高風險,我們認為較準確地解讀習的回答是「為了人民的利益,我願犧牲自己」。

3.習近平可能通過宣傳對菲科問話的回答,向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釋放他對中美貿易談判的意圖。

一段時間以來,官方媒體一直在為習近平在貿易和其它問題上向美國作出讓步做輿論準備。聚焦習的「我將無我,不負人民」屬於同一類宣傳。通過宣傳習近平願意為人民犧牲自己,中共可以更容易地解釋,那些有爭議的讓步是出自於為了人民的利益。

與此同時,「我將無我,不負人民」與習近平所說的改革已進入「深水區」,要「啃硬骨頭」相呼應。這標誌著習近平向他的政敵發出信號,如果他們拒絕改革,就將他們拿下。

最後,在官方媒體上,至少有一篇文章似乎在向川普政府保證,在結構改革問題上,習近平不僅僅做出口頭承諾。3月27日,《中國日報》發表了一份關於翻譯「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指南。在此前一天,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和美國財政部長史努夫·姆努欽赴京進行最新一輪貿易談判。而在此前兩天,萊特希澤在接受美國NPR採訪時表示,「中國有人認為改革是個好主意」,而且這些人「來自非常高的級別」。[1]

4.根據我們的研究,我們不認為習近平在利用「我將無我,不負人民」這句話進行空泛的宣傳。與前任總理溫家寶和朱鎔基不同,我們認為習近平現在有足夠的政治實力來推動改革。

然而,習近平能夠推進改革的程度取決於派系鬥爭,同時也面臨著很高的政治風險。目前我們對習近平能否改革成功持不樂觀態度。

(關於習近平改革的定制諮詢和研究課題,以及改革對中國的影響,請聯繫我們。)

更多透視:

中共高層政治是當今中國幾乎所有問題的根源,而高層政治的核心是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

在中共派系鬥爭的背景下進行解讀,習近平對意大利羅伯托·菲科的回答是中國黑天鵝事件的領先指標。企業、投資者和政府想把握先機,避免受到黑天鵝事件的衝擊,必須追蹤這些領先指標並密切關注中共派係政治的動態。

注解:

[1]根據關於中國高層政治的主流敘述,一些觀察家可能傾向於認為,萊特希澤談到的「非常高級別的改革者」指的是中國副總理劉鶴。其他觀察家可能會認為只有「強硬派」留在習近平領導層中。

我們不知道萊特希澤的「中國高層改革者」指的是誰,但我們知道,2018年12月1日,當川普和習近平在阿根廷共進晚宴時,萊特希澤也在座。

很明顯的一點是,劉鶴沒有政治實力或能力來主導改革。在中共等級制度中,劉鶴身處中央政治局,級別低於中央政治局常委和習近平總書記。在派係政治方面,劉鶴不是太子黨,也沒有軍方勢力,在習近平上台前似乎不屬於任何主要派系。事實上,劉鶴能進入中央政治局完全依靠習近平。如果習近平不願改革,劉將不會擁有他目前的政治地位。

作為習近平的特使,劉鶴正在與美國貿易官員進行談判。他也是習近平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經濟改革、以及2016年的去槓桿化運動的主要官員。很難想像習近平這樣的強硬派,為什麼把改革交給劉鶴這樣的改革者,並且把應屬國家總理李克強的權責交給他。

英文版